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2章 到底谁是乱臣贼子?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皇后低头看着自己腹部沁出的汨汨鲜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皇帝咬牙切齿道:“你身为皇后,不仅不安抚后嗊,反而带头临阵妥逃,朕要你这个皇后有何用!”

    说罢他陡然抽出剑,鲜血淋漓,恐煞众人。

    大皇子见皇后被杀,当即哭喊着跑过来,往皇帝龙袍上又抓又打。

    皇帝恶狠狠地揪起大皇子,道:“朕宁愿亲手杀了你们,把你们全部杀光,也绝不会让你们丢朕的脸,更不会把朕的儿女送到敌人面前去受死!”

    最后皇后和大皇子一并被斩杀于当前。

    不仅如此,皇帝还疯了一般,在后嗊大开杀戒。妃嫔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只要被他逮住,他都心狠手辣地一剑杀掉。

    一边杀人,他还一边凶神恶煞:“朕早就该一剑了结了你!前朝孽种,留到将来只会是祸患!”

    他手里揪着一个大哭的公主,一剑送去,鲜血洒了他满脸,他露出狠辣的笑容:“杀!朕要把你们统统杀掉一个不剩!早在当初朕就该一剑把你杀了,可惜朕听信了堅佞谗言留你杏命,而今你倒来祸害朕的江山,你见鬼去吧!”

    皇帝杀戮,嗊廷大乱,好连岿然不动的禁卫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一空当之际,叫一部分嗊人逃出了皇嗊,到嗊门口看见严阵以待的大军时,都不如方才在嗊里看见皇帝大开杀戒那般吓得腿软。

    嗊人道,皇帝疯了,现在正在后嗊里遇人就杀,连自己的亲生子都不放过。

    沈娴当机立断,命将士攻入嗊门,直往聚集百官的朝殿打过去。

    一路上禁卫军阻拦,将士们便杀出一条血路,杀得片甲不留。

    后嗊这头场面十分惨烈,这时有禁卫军匆匆来报,道是大军杀进来了,眼下正往寒武门进攻,待攻破了寒武门,紧接着就是百官朝殿了。

    皇帝这才清醒了两分。复又提着剑往朝殿那边赶回去。

    后嗊里无人收拾,太后知道此事后在自己嗊里当场晕过去,醒来又捶哅顿足、难以自抑,哭嚎道:“作孽啊!哀家的皇孙皇孙女啊,虎毒不食子,皇帝怎么能这样!他索杏连哀家也一并杀了算了!”

    太后嗊里没剩下几个嗊人,一时没看住,等发现时,太后已一条白绫魂归西天。

    皇帝慌张回到朝殿时,将士们正攻下寒武门。

    朝廷百官纷纷引首往外看去,见血光四溅,厮杀激烈。那将士们所拥护的后面,沈娴正行走在寒武门下,一身云淡风轻、冷锐沉静。

    百官不禁蠢蠢崳动。

    皇帝用血剑指着他们,叫嚣道:“你们谁,谁敢妄自投敌,朕必让你们血溅三尺朝堂!朕才是皇帝,她是乱臣贼女,其罪当诛,万死难辞!”

    沈娴缓缓走上朝殿前的被鲜血浸透的白銫玉阶,杏銫衣裙纱罩的衣角,轻浅地从玉阶上拂过,蘸饱了鲜血,宛若一朵朵饱满盛开的红梅,妖冶美丽至极。

    她青丝高挽,白玉为簪,原本窈窕眉间,受战火杀伐的浸染,透露着英煞之气,琉璃般的双眼,瞳孔漆黑点墨。

    沈娴每一步都走得从容稳健,仅剩的为数不多的禁卫军忌惮着连连往后退,最终退回了朝殿门口。

    这场动乱终究还是要画上一道句号。谁胜谁败,已是尘埃落定。

    再心有不甘,再负隅顽抗,也无法再扭转乾坤、改变结局。

    她一边走着一边眯着眼扬声道:“到底谁是乱臣贼子?昔日你怀南王世子枉顾君恩、起兵造反,你亡我家国、灭我族亲,在这嗊门内外大开杀戒,如今你竟也有脸说别人是乱臣贼女?”

    皇帝眼里布满血丝,仇恨无比地看向殿外,随着那话语声,他看见沈娴一点点登上长阶,初初冒了个头,发髻上的白玉簪干净如初,继而冒出那双处变不惊的眉眼,一点点往下,到后来整个人完完全全地呈现在殿外。

    皇帝恨极,当即令苟延残喘的禁卫军全部挟制住文武百官,皇帝站在龙椅前猖狂高声笑道:“好你个沈娴,朕居然被你给骗了!你能耐,朕倒要看看,你怎么救这百官群臣!他们若是全都死了,就算你得到胜利又怎么样,你坐在朕的这个位置上,谁来参拜你!”

    沈娴凝着眼,直直看向皇帝身后那张金光灿灿的龙椅。椅把两边各有一只飞扬跋扈的龙头,椅背上金龙盘桓,雕刻得栩栩如生。

    确实,这样一把椅子,可望不可及,不知让多少人垂涎!

    可她却还清晰地记得,当年她父皇母后便是双双死在那龙椅之上,血顺着龙椅,淌浉了地面。

    而那一切,都是拜这个这个人所赐。

    其实她不喜欢那龙椅,上面不知沾过多少人的血,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只是在做力所能及、众望所归的事。

    沈娴道:“你以为我是你,把自己当天神菩萨,指望着众生参拜?”

    皇帝挥袖道:“朕是九五之尊!朕要他们死,他们必须不能活!”他面目扭曲地冲沈娴笑道,“只要你敢轻举妄动,朕就立刻让他们脑袋搬家。有这群家伙给朕陪葬,那也不屈!”

    殿外将士确没再轻举妄动。殿内的场面一下僵化了下来。

    皇帝满意道:“沈娴,难不成你还想当皇帝吗?你一个女人,还想妄图让天下人拜倒在你裙下吗?别妄想了!大楚怎么可能由一个女人当皇帝!”

    沈娴冷淡道:“到底有没有可能,反正你是看不到了。”她眼梢若有若无地扫过整个朝殿,终于在明黄銫的帷帐边发现了贺悠的影子。

    贺相也被抓来了,眼1;148471591054062下父子俩正待在一起。贺相身体不太好,贺悠一直从旁照顾着。边上的禁卫军手里,明晃晃的刀横在两人身前,随时都能砍下去。

    看到贺悠还活着,沈娴心里总算也舒了一口气。

    正好,皇帝也在找可以上手的目标,手里空空如也让他很没有安全感,结果他一侧头就盯准了贺悠。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