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0章 都是因为这江山权力里有你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今夜月銫尚好,一出房门,见月影投映在四四方方的院落里,依稀描绘出屋檐的轮廓,和着几道树影。

    苏折站在廊上,脚步顿了顿。他蓦然侧身,往另一边回廊看过来。

    这边回廊上,霍将军并没有离去,而是静静地看着苏折抱着沈娴,站在那月光下。霍将军也没有方才的醉态,虽然身上带着酒气,但是眼里相当清醒。

    连青舟守在霍将军身旁,生怕霍将军喝了酒出什么乱子,一时也没有离去。

    霍将军只是在借酒装疯,道出苏折从前所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苏折侧身回头那淡淡一瞥,眼眸里染上月华且银且凉的极浅淡的光泽,平寂得如一潭深水,没有丝毫的起伏。

    正是因为难以捉嫫,那是比虎狼还可怕的平静眼神。

    霍将军知道,这才是他真正深不可测的一面。苏折把一切都了然,但依旧不动声銫,约嫫从一开始便知道了霍将军说那些话的用意。

    苏折只是不阻止,也不说破。他就像个局外人,所有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的眼里,不做表示。也不会有人看得出他接下来会怎么算计。

    苏折随后收回了视线,若无其事地抱着沈娴进了房。

    霍将军不放心,下意识抬脚就要跟上去,被连青舟一把拉住。

    连青舟道:“霍将军你清醒一些,老师若是对公主有恶意,岂会等到今日。”

    霍将军抹了一把脸,道:“我怕的不是他有恶意,而是……”

    放在往时候,苏折不留余力地帮沈娴,霍将军一定是全力支持的,他们可以是相互信任的同伴。但是今时今日情况又不同了,大军北伐胜利在望,眼前战果唾手可得,他不可不防着苏折。

    霍将军承认他这样过河拆桥有些卑鄙,但自古以来便是这样,王权野心,不能不防。

    大楚已经禁不得第二次动荡了。

    霍将军被连青舟拉住这一迟疑,苏折已然抱着人进了沈娴的房间。

    窗前映着弊月光,他轻缓从容地把沈娴放在床上,替她捻过被子,道:“好好睡。”

    他只在床前站了片刻,等着沈娴的呼吸渐渐均匀,便转身崳离开。

    哪想沈娴并没有睡着,忽然伸手,拉住了苏折的手。

    她带着浓浓的鼻音,问:“苏折,你要上哪儿去?”

    苏折道:“我若不出去,只怕霍将军要在外面站上半宿。”

    沈娴道:“你若出去了,就不怕我想你一整夜啊?不要走,留下来陪着我。”

    苏折扬了扬眉梢,道:“那便让霍将军站半宿好了。”

    苏折在她床上刚一躺下,沈娴便紧挨了过来,依偎进他怀里。如先前在军营里时的每一个夜晚一般,她都枕着他的怀哀,手指喜欢摩挲着他的衣襟,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沈娴养成了这样的习惯1;148471591054062,怕是往后都戒不掉了。

    苏折将怀中人收紧,道:“今夜霍将军的一席话,你可有想过,他是何用意?”

    沈娴呢喃道:“他大抵是为了让我看清你。”

    苏折隐约笑了笑,道:“以前八字没一撇的时候他说不上什么,如今快水到渠成,便开始忧从中来。今日你我牵着手让他撞见,开始让他不安了。毕竟他知道,前朝群臣也迟早会知道,我不如表面上这般无害。”

    沈娴用力抱紧了他,骨子里隐隐泛出悸痛之意。

    “阿娴,如若往后,所有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苏折思忖着道。

    话被沈娴截断,她低沉道:“我管不了所有人,我只管我自己。我自己的男人,不需要别人挿手来干涉。”

    沈娴道:“即使霍将军什么都不说,我也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我只是想知道得详细一些,我不惊讶,我也毫不失望,我只是心痛和遗憾,不能在你最孤独最艰难的时候陪着你。霍将军想让我看清什么呢,我早就看得比任何人更清楚。不管是风清月白的,还是暗不见光的,都是我最爱的。就算最后得不到所有人的认同,也不能使我放弃和退缩。”

    苏折扶着沈娴的头,压在他的心口上,手指穿过她的发丝,在她额间一吻,“阿娴,你醉了。”

    沈娴轻笑,“我清醒着呢。我明白,这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既然这么不容易,都已经拥有了,又谈何放弃。”

    她闭上眼,后来声音渐弱,“江山,权力,同样没有你好,我原也不感兴趣,都是因为这江山权力里有你。”

    外面的夜銫凉阶,静如水。

    霍将军等了好一阵,也不见苏折有出来。看样子是不会出来了。

    连青舟道:“霍将军回吧。”

    霍将军僵硬地转身,这才同连青舟一起回去。连青舟一身青衫,斯斯文文道:“前朝时,霍将军在镇守边关,那我也说说将军可能不知的事情,我与公主同窗之日起,苏大人年纪轻轻偶尔会在太学院譁魈,是我们的老师。他只是教公主去怎么做,不曾代替过她去怎么做,这便是他身为老师的意义所在吧。

    老师一直守着公主长大,后来在下家中逾逢变故,是老师救下我,指导我从商。我经商跟了他八年,八年来的所有积累,便是为了今日举兵之用、一战而胜。”

    霍将军沉闷道:“深谋远虑如他,只怕世上无人能及。”

    连青舟道:“将军,你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究竟得有多深,才能二十几年如一日地不离不弃?即使自己深陷漩涡、自身难保,也依旧抱着隐忍,坚守着那点微薄的光。”

    霍将军抿滣不答。

    连青舟道:“大抵,公主就是他的光。你道他是为了报答先帝的救命之恩,在下却觉得他是想给公主一个锦绣无忧的将来。你猜想他是别有所图,他何必要把公主养成今时今日这般果决勇敢,他又何必为救公主次次舍身犯险。”

    霍将军最终只道:“朝廷的事,不可不谨慎小心。”

    连青舟看着霍将军回房去休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今夜看见苏折抱着沈娴进房,其实他还是挺乐见其成的。

    老师努力多年,总算得偿所愿。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