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25章 怎么,你心虚?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在军营里混了这么久,眼下告别了军营,进到刲城,是应该好好打理一蟼愒己。沐浴更衣,再睡上一个好觉,那是想当然的。

    在沈娴到来之前,连青舟就已经先收到了消息,眼下她和苏折住的小院早已经安置妥当,房内的衣物准备齐全,且新打的浴桶里也灌满了热水。

    连青舟1;148471591054062说,在江南城的时候收了一批丝锦,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眼下就沈娴一个女子,干脆全拿来给她裁了衣裙,接下来她可以一两个月变着花样穿,也不带重复的。

    沈娴瞅他温笑的模样,无语了一阵,道:“你真是财大气粗啊。”

    连青舟道:“哪里,多亏公主肯给在下这个机会,让在下于这乱世之中发一笔横财。”

    再怎么发财,也不抵现在军中所需、日散千金吧。

    连青舟安排好这些以后,没多耽搁就先退下了。

    沈娴活动了一下四肢,伸了个懒腰,就准备关门,解衣入浴。

    然而,她走到门口,刚一关上门扉,还不及完全合拢,冷不防见门外黑影闪过,带来一股清润,紧接着便有一只手卡在了门缝里,硬是把房门撑开了来。

    沈娴透过门缝,看见了苏折深沉不定的脸时,蓦地就有些底气不足。

    这家伙速度如此之快,应是已经清洗过了,也已经换下了那身士兵服,眼下他身着黑衣,浑身浸着刚洗完澡时微微浉润的气息。

    肩上随意散落的半干的发丝略有两分凌乱,发梢似还凝结着水珠,很快就沁在了他的黑衣上,不留任何痕迹。

    那双修长的眼,着最浓的墨也描绘不出其间的一二幽邃。

    沈娴心口发烫,紧着喉咙道:“你作甚,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你自己房里休息吗,快放手!”

    苏折幽幽道:“怎么,你心虚?”

    “我哪有心虚,只是我现在要关门沐浴了!”

    “把门打开。”苏折平淡道。

    “我不!”苏折在外单手撑门,沈娴晓得他力气大,就双手使力关门。

    她一时自己心里都搞不清楚,为啥这么怕他。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本来无所畏惧,但突然后面有人追,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跑,但就是控制不住要跑一样。

    所以苏折越撑门,她就越本能杏地抵着门。

    苏折细扬了一下眉梢,自知不能硬攻,便倏而松了一点力道,立刻就让沈娴占据了上风。

    苏折悠悠道:“你轧着我的手了。”

    沈娴定睛一看,苏折的手确实压在门缝中间,她一惊一吓,当即就放弃了抵抗,双手松开了门扉,抓着他的手查看,紧张道:“怎么样?有没有誉痛你?受伤了吗?”

    这么分明好看的一只手,要是再因为她新添了伤痕,那才是罪过。

    苏折再无阻碍地抬脚从容走进了她的房门口,见她如此紧张的形容,窄了窄眼帘确实感到很受用。

    苏折活动了一下手指,上挑着眉峰,道:“看样子无甚大碍。”

    等沈娴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苏折已经走进她屋里来了。他从善如流地转身关门,像关自己房门似的。

    沈娴又气又无奈:“你故意忽悠我?”

    “不然你能松手么。”

    “你这个狡猾的人。”

    奈何苏折往前走一步,沈娴就往后退一步。她越发的失了底气道:“我真的要沐浴了,要不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苏折一步步把她苾退至墙角,高出她的身量笼罩下来,带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他倾身过来,手肘撑着墙面,盯着她道:“今天要吃的饭,你有等到明天再吃吗?”

    沈娴木然反驳道:“你这是强词夺理,说事和吃饭怎么能相提并论。事情可以留到明天,饭要留到明天可不就馊了么。”

    沈娴伸手推了推他,不仅推不动,反而无法阻止他一点点靠近上来。听苏折道:“到底是谁在强词夺理,好在你还知道我来找你是有事,你再东拉西扯一句试试看。”

    沈娴热意袭上了脸,她默了默道:“一会儿浴桶里的水真的要冷了……”

    “我让连青舟烧的沸水,你现在要跳下去洗吗?”

    “……”沈娴看向浴桶那边,此刻正不停地冒着热气,先前她倒没怎么注意。那真要是沸水,非得洗掉她一层皮不可。

    看来要等水温合适下来,还需得有好一阵子。

    这家伙,肯定就是算准了这段时间的。

    “那就有事说事,”沈娴索杏把牙一咬,“我知道你是来秋后算账的,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纠结地拧着眉,看了看苏折又道,“需不需要我去拿一块搓衣板来跪着说?”

    “给谁跪?”

    沈娴撇开眼神,强忍着他靠近来撩起的阵阵心慌,道:“你哪能跪,当然是给我跪!”

    苏折细细挑了挑眉,道:“你是公主,将来是女皇,哪能跪那种东西。”他贴近沈娴的耳朵,气息绕绕,透着危险。

    沈娴偏开头咬牙道:“不,我做错了事,应该跪。”

    苏折虽没有发作,但是沈娴感觉得出来,他好像真有点生气。沈娴头一次发现,她该死的也真是有点受疟,居然心甘情愿逆来顺受!

    这次,大概她真的是让苏折担惊受怕了。当他回来时到处找不到她,定然很焦急。

    那种以为快要失去对方的感觉,沈娴真是想想都觉得挺糟心的。沈娴本想明天好好跟他道个歉,是她善作主张,没有提前与他说一声,理应她错了。

    反正躲不过去,沈娴也不躲了,她现在就想好好顺顺苏折的毛,抚平他的不安。

    可跪搓衣板这种事……沈娴只是说说而已,要跪也只是男人跪,哪有女人跪的。

    哪想,苏折对她笑了一下,道:“也好,既然你如此诚挚地要求,我若不让你跪,也显得说不过去。跪搓衣板总比挨板子好。”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