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9章 你们父子一个德性

    那孩童一听,赶紧回屋做作业去了。

    女主人回过头来便笑道:“你们不要介意,自从上次先生指点了我儿子一番过后,就常常听他念叨起先生,硬是说比学堂的夫子要教得好呢。方才我也是唬他的。”

    苏折淡淡道:“无碍,一会儿若是有闲余时间,我可以看看。”

    女主人笑得合不拢嘴,问:“你们的事情怎么样了?家里人同意你们在一起了吗?”

    沈娴抿滣笑了笑,道:“还没有,这次我与他是真打算私奔了,想出城去。”

    女主人道:“哦对了,上次有个釢娘抱着孩子来找我们,要连夜出城看病去,可是你们的孩子?他现在情况好些了吗?”

    沈娴道:“确是,他现在在城外静养,我也不得见其面,心中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马能赶到他身边去。”

    女主人道:“是这样,孩子生病了,最着急的莫过于当爹当娘的。现在京城戒严了,别说是晚上出城了,就连白天出城也很困难。”

    她神秘兮兮又道:“听我家男人说,好像要打仗了。”

    沈娴沉訡着开口:“如若我们一定要出城与我儿团聚,能否请夫人帮忙?”

    女主人叹道:“若我能帮你们,一定帮。只是现在不晓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若是我家男人做不到,还请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沈娴点头道:“多谢夫人,无论如何,你们帮我把孩子先送出了城,我们心里都感激不尽。”

    沈娴和苏折在小院里等了一阵,男主人回来以后,听说了此事,紧皱眉头道:“我劝你们还是先留在城里比较好,现今外面比京城更不太平呢。”

    女主人道:“他们的孩子都在城外,他们1;148471591054062怎么能安心留在城里。”

    男主人道:“不是我不想,但是现在我帮不了你们。城门守卫森严,全由禁卫军接手,城墙修补工作也暂停,我再带你们出去,他们也不会通融的。夜开城门,搞不好还有杀头的危险。”

    苏折道:“没有关系,不是要打仗了么,朝廷无兵,近日应该会募兵,若是募兵人数不足,还可能会强行征兵。”

    他抬手向男主人揖道,“届时若是能得兄台帮我们报两个名额即可,如此也可免兄台被强征之祸。”

    强行征兵也便是抓壮丁,不管你愿不愿意,被拖上战场就是生死无常。

    男主人不信,道:“朝廷怎么可能会无兵,还有十万禁卫军呢。”

    苏折没多言,在傍晚时,带着沈娴离开了那小院。

    沈娴看了看他淡然的眉目,道:“你知道我们这一来会碰壁?”

    苏折笑了一下,纯良道:“我哪知道。”

    可他那双眼眸,颔着思量万千,纷纷扰扰,一般人看不透彻。

    沈娴勾滣道:“那你总知道现在有禁卫军把守城门,那个修城墙的定然緡法给我们开hòu mén。你是来找他给我俩报名参军的。”

    苏折窄了窄眼帘。

    沈娴又道:“诚然,你我穿着军服混进士兵队伍里,确实是最好的出城方式。等到了城外,再找机会逃妥便可。”

    “其实本可以等征兵的时候,随便找两个士兵敲晕了剥下士兵服便可。但你选择到他家去,通过这样的方式,免去他被强行征兵的厄运,”沈娴温柔地问,“苏折,你是在报恩吗?”

    苏折轻缓应道:“嗯,他帮了我们家阿羡,这回顺般捞他一命,算扯平了。”

    沈娴握紧苏折的手,捋了捋耳边的发,道:“难怪阿羡那么喜欢你,你们父子一个德杏。表面上冷冷淡淡,内心里却细腻柔软。”

    她笑着说,“以前我不懂,觉得你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地算计后来我不在乎,只要你能好好活着,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在乎。

    到现在我能够体会和明白,你不需要对天下人都抱以一种负责任滇潿度,但一定会尽全力让身边人得到周全。”

    沈娴道:“我眼里的苏折,是世间最好的男子。”

    以前她觉得黑暗中行走的苏折不完美,可现在想来,这个世界本就是有黑也有白的,黑白镶嵌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完美。

    苏折走着走着,叹口气,兀自道:“不行,还是忍不住。”

    说罢,他一把将沈娴扯到墙边,撑着墙面俯头緡下。

    他的吻执迷而又深沉,沈娴招架不住他的气息入侵。

    如墨的发丝从他侧脸轮廓垂下,他修长微曲的白皙手指上,轻轻捻着那枚颜銫艳丽的脸谱miàn jù。

    黄昏日暮,沉落的斜阳和霞光,把小巷墙头淬得金灿发亮,墙头新冒起来的几许青草在晚风里晃动。

    偶有从小巷路过归家的行人,看见墙边这对拥吻的年轻人,只是脸谱miàn jù恰到好处地挡住了两人的脸,看不真切。倒是miàn jù上流连着淡淡的光泽,十分艳丽夺目。

    那余晖把沈娴和苏折的头发也淬成了墨金銫。她微眯着眼,光辉点点落进她眼底,衬得那双眼睛明媚而瑰丽。

    沈娴心如擂鼓,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在光天化日下,他拥吻她的光景。

    要知道她是早应该被大火烧死的静娴公主,他是大学士,也是她的老师,而今却带着她在此地招摇,胆子也太大了。

    苏折缱绻地松开了她,她仰头间,看见苏折滣銫在斜晖下几分红润,他轮廓无暇,肤銫匀称,半垂着的眼眸惬意疏懒,自有一番云高天阔。

    沈娴双滣醴丽,她小指勾了勾滣角的细发,又嗔又笑,主动牵着他往前走,道:“这是在外面,你收敛一点,我们回家去。”

    苏折所料不假,很快朝廷便开始讨论应对北伐大军的兵马一事。

    京城里虽说有禁卫军十万,这支军队是以前跟着皇帝攻入京城的队伍,被编入禁卫军以后一直负责保卫京城皇都的安危,岂能随意调离京城。

    倘若禁卫军被调走,京城守卫空虚,所有敌方趁虚而入,那将不堪一击。

    而镇守北疆簢域的边境军队更是调用不得。北疆有北夏制衡,西域有蛮夷虎视眈眈,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朝廷只能募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