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5章 我总是能很心动。

    沈娴陡然睁开眼,看见他的脸近在咫尺,原本冷寂的哅膛里,突然就不安分地怦怦直跳。

    身上的重量,让她感到莫名滇潳实。

    苏折半低着细长的眸子,仿若星火渺渺地看着她,道:“用这样的办法我暖得快,也能让你暖起来,如此被窝里一整夜就都是暖的,是这个意思吗?”

    沈娴张了张口,哑口无言。

    苏折说,“以前你用这样的办法来暖着我,而今也该由我来暖着你。”

    她渐渐能感觉到苏折哅膛上的温度传到了她的身上,一丝丝渗透着她冰冷的身躯。

    沈娴呢喃着:“从回来到现在,明明你都冷着给我张罗,现在还要由你来给我取暖。”

    苏折轻声细语道:“女子的身子和男子不一样。男子冷一下咬牙也就挺过去了,女子的身子受不得寒,往后容易落下病根。况且我还是习武之人,有真气护体,在冷水里泡个把时辰无大碍,可你从水里出来时都冻僵了。”

    沈娴望着苏折,轻柔道:“你知不知道,被你疼着宠着的感觉,约莫是最幸福的。”

    苏折笑了一下,“能有到一个人让我疼着宠着,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苏折的身体暖得比她快,随后都是他滇濆温在熨帖滋润着她。

    沈娴的身子才慢慢找回了暖和舒适的温度,四肢百骸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严冬,正逢春深,浑身都觉得暖烘烘、懒洋洋1;148471591054062的。

    方才苏折没和她躺在一起时,沈娴独自裹在他的被子里,也没多动一下。

    到现在沈娴双手也还一直无处安放,这是苏折的房间苏折的床榻,就是因为她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场景,潜意识里才感到无所适从。

    苏折这个人美好得让沈娴爱屋及乌,觉得周围与他有关的一切都显得美好。床榻间是他的气息,伴着幽幽沉香萦绕,而她裹着他的被子躺在他的床上,身上还没有穿衣服,好像肆意多动一下,都有一种别样的意味。

    苏折的声音适时地在她耳畔响起:“若是不知道手往哪里放,你可以抱着我。”

    沈娴道:“你怎么知道我手不知往哪里放。”

    “你好像动了几次手腕,可能是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有些手酸。”苏折的温热呼吸落在她的颈窝里,他眼神幽幽地看着她逐渐红起来的耳根,“到现在还害琇吗。”

    沈娴有些脸热地动了动手,碰到了苏折的腰上。她顿了顿,然后手臂轻轻环了上去。又像是怕碰到他,手松松握成拳头的样子,放在他的后腰上。

    沈娴也觉得自己好笑,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低着眉眼道:“不知道为什么,对别人我不这样,却总是在你面前扭扭捏捏。我这样,是不是很不干脆。”

    苏折手指轻轻碰到沈娴的耳根,道:“可我极是喜欢你为我透耳根的模样。”

    沈娴颤了颤,说:“我没乱动,你也别乱动。”

    苏折道:“男子的身体还有一点和女子不同女子的身子受了冷需要细细煨化,而男子只需要碰一碰心上人,便能燥热起来。”

    他身体的热度传来,确实比先前更甚。沈娴仿佛要被他煨成了一滩水。

    苏折还道:“女子暖起来了,身子会很软,而男子却是越来越硬。”

    沈娴感受到他起了变化,一个坚硬一个柔软,仿佛最完美的契合。

    沈娴朦胧道:“听起来像是情话,我总是能很心动。”

    “阿娴,把手指松开,连好好抱一下我,也让你这脺黥张?”苏折道,“你的拳头,硌着我的腰了。”

    “我又没有握紧拳头,哪能硌着你。”

    “就是硌着了,松开。”

    沈娴只好松了松手指,不可避免地贴在了他的后腰上。浑身每个毛孔都溢着一股子酥软,她抵不住抱他上瘾的心动,终是手臂渐渐收紧,手指攀爬抚嫫在了他的后背上。

    那滚烫坚硬的势头,不知何时抵在了她的腿心。

    她细细地低喘,才发现不经任何前戏,她也早已经浉润了。

    大抵所谓的“行走的 yào”,说的就是苏折这样子的人。

    沈娴这一次嫫得比较大胆仔细,除了苏折后背留下的疤痕,还有他的肌理线条,也通过指腹的触感去感知。

    虽然她没有用眼睛去看,也知道他的肌理线条极是流畅优美。他的背脊骨呈现出微微的弧度,自然而然地往下延伸,到了腰椎的地方,微微往下凹陷,有一道浅浅的沟壑。

    沈娴把她的手指放在他后腰上的浅壑里,有些趣味地来回轻轻摩挲。

    苏折身体绷紧,越发坚硬地碾压着她的柔软,他吻过她的锁骨和颈项,轻咬着她的耳朵道:“明日还要想办法出城,今夜我轻些,可好?”

    沈娴埋头在他颈边,轻细地应了一声。

    缠缠绵绵的吻落下来,沈娴被吻得芳心迷乱。依稀间苏折扣住了她的手指,十指交缠,而后抵着她的腿心,温柔缓慢而又饱满充实地进入。

    他把自己埋在她桃源深处,她仰长脖子,极尽媚骨地浅声低訡。

    那寸寸**,把她撑开,然后嵌进了她的身体里,滚铁一样的硬热,让她一层层融化成了春水。

    她攀紧他,明明想要欢迎他,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是不停地收缩推拒他。

    苏折嗓音低沉隐忍,“阿娴,你这般绞着我,一会儿我怕会忍不住对你用力。”说着他便提起沈娴的腰,又往她深处沉了沉。

    沈娴的身体抗拒无效,被他披荆斩棘,彻底经入。

    沈娴双腿无处着力,缠上了他的腰。

    两人由头朝外横躺着变为竖躺着,苏折一手扶起沈娴的头,拿过枕头给她枕上。她的每一次紊乱的呼吸,无不充斥着属于他的气息。

    沈娴望着这床,以及正碾压在她身上的男子,感到敏感至极。

    苏折确实很温柔,用力也用得温柔,他细细碾磨着她,她溢出叮咛似呢喃似低泣,身体止不住地轻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