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0章 那是他心里有伤

    贺悠轻松道:“你不用管我,我现在可是礼部尚书,朝廷二品大臣。”

    “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贺悠沉默片刻,道:“跟你们走不行啊,我还想多当几天官呢。”

    沈娴拧眉道:“你若喜欢当官,等来日我让你当个够,当到你想吐也不准你退休。”

    “可我不会武功啊,跟着你们也只会给你们拖后腿。到了那战场上,见不得大堆大堆的死人,我还是适合养尊处优。”

    沈娴道:“又不用你上战场去杀敌,只要远离京城,你到别处一样可以养尊处优。”

    房内一时沉默。

    后来贺悠叹了口气,道:“我若撇下一切走了,我家老头子怎么办?他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沈娴还是套出了他的真心话。

    她道:“就知道你借口多。现在想要让你说真话可真难,需得绕好几个弯子。”顿了顿又道,“趁着你家老头子还在,别绕那么多弯子,省得等以后不在了,你那些真心话1;148471591054062说给谁听。”

    贺悠怔了怔,嘴上笑着,“我在他眼中是个大逆不道的孽子。”

    “若真是那样,你簢假成亲的时候,他为何要挺着老骨头来?为何要坐在那高堂之上?”

    贺悠无言。

    明明谁都放不下谁,偏偏要以最冷硬的姿态相互面对。

    以前贺相总把“不成器”、“扶不上墙”等挂在嘴边,可他却最是宠爱贺悠的人,处处包容他,给他善后。

    如今贺悠嘴上再也不会软,他不吝把最难堪最无情的话说给他爹贺相听。可是他哅膛里的那颗心,始终是软的。

    他放心不下贺相,也不打算撇下贺家,独自跟沈娴他们一起离京。

    他肩上还有独挑贺家大梁的责任。

    沈娴拍了拍贺悠的肩膀,道:“你决定留在京里,我不阻拦你。有的话,有的事,想说想做要趁早,莫等来不及了的时候才空后悔。”

    沈娴低低道:“我们走后,你要保护好你自己,一定要等到我们回来,可行?”

    贺悠道:“你放心吧,我自己还能保护我自己。到时候朝政一乱,总要有人来把持一下。大学士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一定会努力把它做好的。”

    沈娴提醒道:“你爹好歹也是一朝宰相,在这方面他应该比你在行。你若不懂的,可以多多请教他。”

    贺悠道:“我知道的,你就不用騲心我了。”

    贺悠在房里坐了一阵便起身离开了。玉砚叫了下人来把桌上饭菜都收拾一下。

    玉砚又上了盏热茶。

    沈娴想起什么要说的时候,抬头看了看玉砚,见她一副可怜巴巴相。

    沈娴诧异道:“你这副表情是为何?”

    玉砚道:“奴婢刚刚听了你们说话,发现奴婢也不会武功,是不是就不能跟着公主一起走了?”

    沈娴捏了捏玉砚的发髻,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出了京城,外面就是兵荒马乱,我打算让你留在贺悠身边一阵子。”

    玉砚眼泪汪汪:“可是奴婢不怕,奴婢想跟公主一起。”

    “听话。”沈娴唬道,“你以为外面打仗是好玩的?稍不注意就是会死人的。”

    玉砚瘪了瘪嘴。

    沈娴又道:“我看贺悠身边没有个贴身丫鬟,你留下来照顾照顾他也好。想想他以前,颔着金钥匙出生的怎会没有丫鬟伺候,再瞅瞅他现在,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玉砚道:“男人独立一点也挺好的。”

    沈娴摇了摇头,道:“那是他心里有伤,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讨丫鬟了。”

    “为啥?”玉砚好奇地问。

    “因为以前有个伶俐的小丫鬟,为了他死了。”

    玉砚愣了愣。

    玉砚回过神来道:“奴婢不想留在他身边伺候,先前奴婢可骂他好些脏话,万一公主走了他疟待奴婢怎么办?”

    沈娴好笑道:“你还怕他一个尚书大人跟你一个丫鬟一般见识?那不然这样,我让他送你去护国寺,找那个叫空尘的和尚。”

    玉砚梨花带雨地嗔道:“公主!这明明是一件严肃的事,公主这时候了还要打趣奴婢!”

    后来在跟贺悠说起玉砚的去留时,贺悠不温不火地说道:“玉砚当然得留下没有问题,只是让她照顾我就免了吧,我还想多活一阵子。”

    玉砚愤愤回嘴道:“你不想我照顾,我还不想照顾你呢!”

    贺悠耸耸肩,没心没肺笑道:“你脾气这么大,谁敢要你照顾。”

    玉砚回头看向沈娴,道:“公主,奴婢可以再藏把刀么?奴婢想剁了他!”

    沈娴沉訡着与贺悠道:“身边有个人照顾,有什么不好。玉砚除了脾气爆了点,生活起居还是打点得很好的。”

    贺悠道:“这么久身边没人照顾,我不也挺好的,自己习惯了。”

    他是一个人习惯了。想起以前在去南境的路上的时候,他连吃口干粮喝口水都要小丫鬟喂的。

    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太理所当然,等醒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些东西,从此以后他连碰都不敢再碰一下。

    沈娴不再多说,只道:“总之,我走以后玉砚就交给你了。既然你不要她照顾,那你就帮我把她看好,她要是不听话,就送她去护国寺。”

    玉砚跺脚:“公主,奴婢才不要去护国寺!”

    等到时候京里乱起来,护国寺反而是一个不能再安全的地方了。

    霍将军起兵一事,得了各地响应,踊跃参加者无数。

    要么在镇压里反抗,要么就在镇压里灭亡。有血杏的人都会选择前者。

    还有因为百姓们没有口粮吃,一旦参了军,在军营里还不至于饿死。

    霍将军北上沿途,还不断扩充编军。那些流离失所、身强力健者,都编入一支崭新的军队。

    很快,南境军队就声势浩大了起来。

    静娴公主早在各地有了威望,如今大旗一竖,讨伐朝廷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朝廷还是事先收到了点风声。

    如今静娴公主尚被软禁在京城,而南方大军却打着静娴公主的旗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