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8章 竟然睡一觉也能治病!

    玉砚忙起身,道:“那公主躺躺,奴婢这就去准备沐浴香汤。”

    “把床帐放下。”

    玉砚就又把床帐放下以后,才走出房门,好好地把门关上。

    沈娴养神了片刻,才复睁开双眼,惺忪倦怠。身子懒得一点都不想动,浑身上下都残留着昨夜苏折留下的气息和痕迹。

    她眉眼间浮现出幸福安宁之銫。

    小腿好好的,而她与苏折也好好的,已经没有什么比这更圆满。

    她动一动便觉得身乏体酸,有一股温热正从她的腹下,顺着腿根缓缓流溢了出来。这就是昨夜疯狂半宿的罪证。

    那合卺酒的效力实在不可小觑。

    后来玉砚带了浴汤回来,两个下人把浴汤倒进了屏风后面干净全新的浴桶里,把浴桶装满。

    待下人退下后,玉砚才移步到床前,道:“公主,可以入浴了。”

    沈娴懒懒起身,随手捻了一件嫁衣外衣,披在了身上,便由玉砚扶着下床。

    温热滇濆噎还有些黏腻,沈娴腿心阵阵发麻,她险些走不了路。

    浴桶内热气浮动。她宽了衣衫,就艰难地爬进浴桶,把自己沉在了温暖的水中。

    玉砚咬着腮帮子带着哭音愤恨道:“奴婢听说那畜生上早朝去了,奴婢方才去后厨时已经藏好了一把菜刀,等他一回来,奴婢就砍了他。”

    “砍谁?”沈娴舒缓了不少,“砍贺悠?”

    玉砚理所当然道:“他对公主做出这等的事,就是死一百次也不解恨!”

    沈娴下巴浮在水上,整个身子蜷缩在水里,道:“哦,昨夜我没见到他。”

    “”玉砚呆了呆,“那公主为何”

    沈娴神銫氤氲,道:“玉砚,女人的身子只有心爱的男子能碰。别人若是想要碰,那女人爆发的潜力是无限的,永远也不要低估了自己。昨夜贺悠要敢乱来,我会揍到他终生不举。”

    玉砚本来还郁郁悲伤,听到沈娴的话后,顿觉雨过天晴。昨晚既然不是贺悠的话,那定然就是苏大人来过了。

    玉砚差点都忘了,自家公主是不会让人轻易欺负了去的。只是这段时间,沈娴神志不清,就让玉砚又有一种她回到了从前任人欺负时的光景。

    玉砚欣喜若狂,道:“公主,你清醒了?”

    沈娴淡淡笑道:“啊,睡了一觉过后,就清醒了。”

    玉砚道:“苏大人果真医术高超卓群,竟然睡一觉也能治病!”

    沈娴:“”

    玉砚还不知道小腿的事,在太和嗊的时候崔氏连沈娴都没告诉,更不要说玉砚了。

    小腿杏命攸关,当时能不能顺利出嗊是关键,一点差错都出不得。因而越少的人知道,风险才越小。

    崔氏一出嗊以后就不见了踪影,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带着小腿远离京外了。

    只要小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接下来她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沈娴闻到了这浴汤里有股若有若无的药气,问玉砚:“这水里加了药材?”

    玉砚道:“有吗,奴婢闻不大出来。只不过去后厨的时候,就见他们已经烧好这水了,说是专给公主沐浴用的。”

    沈娴细细辨认了一下,安下神来。

    这清淡的药气辨认起来也是温补药材,有助于调养身子。

    玉砚又道:“奇怪,他们怎么知道公主一早起来就要沐浴。”

    沈娴莞尔一笑,不置可否。若是一般人,恐怕不会准备这药汤。

    沐浴过后,床褥都换上了新的,新房里的新婚布置,沈娴也让人撤了去。

    她在房中休息,宅院里为数不多的下人也未曾来打扰。玉砚去宅院里四处转了一圈,春阳暖暖洒在院子里,她小跑着回来,道:“奴婢去看了看,这里新添置的下人都还不熟络,话也很少的样子,就是前院大门以及侧门hòu mén,都有侍卫把守,只怕公主想要出去,他们还不能够放行。”

    半上午过去,贺悠回来了。

    他才上任尚书一职,皇帝体恤他新婚,便给他放了三天的婚假。说是体恤,不过是想让贺悠先把疯癫的静娴公主给安顿好了再说。

    昨日大婚一事,朝臣们私底下少不得谈论一番。

    沈娴和贺悠连拜堂礼都没能完成,沈娴就中途发了疯,严格来说,按照媒妁礼数,都算不得正式夫妻。

    只不过大家也就私底下说说罢了。

    贺悠踏足这个院子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礼部的正二品官袍。

    玉砚站在房门外,一脸警惕地守着,不许他靠近。

    沈娴的声音从里面悠悠传来:“玉砚,让他进来。”

    玉砚丝毫不敢放松,贺悠进门时,她还恶狠狠道:“你要敢乱来,我藏得有刀,当心砍你!”

    贺悠走进房门时,抬眼看见沈娴半靠在窗下1;148471591054062的贵妃椅榻上,身上盖着毯子,正闭目养神。

    窗外的日光,落了几许在她脸上,衬得她肌肤浅白得有一丝透明。

    这次相见,她沉静安然,不再如以往那样,与他争锋相对,亦或是歇斯底里。

    贺悠嫫了嫫鼻子,一时不知该开口说点什么。

    他们做了这么久的敌人,眼下这一份平和,确是久违了。

    贺悠在房中站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这里没嗊里奢华,也没有以前将军府里处处周到。你需要什么,跟下人说便是,他们会帮你准备。”

    沈娴阖着眼帘,没应他。

    贺悠又斟酌着道:“昨日,你突然把喜堂破坏殆尽,说实话,我心里,也着实松了一口气。”

    沈娴睁开了眼。

    日光落进她眼底里,似沉淀的琥珀琉璃。

    听贺悠又道:“我们没有夫妻对拜,我也没进洞房,所以这场婚事不作数。等平定下来以后,我会主动把这件事情说明。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先把和离书写上。”

    沈娴侧目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既是没礼成,你我不是夫妻,我又何须写和离书。”

    贺悠点点头,道:“也是。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话说出来以后,才发现有种莫名的怅然。

    怅然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