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0章 有种一切打破又重来的感觉

    公公耐心道:“公主,老奴不把他带走,老奴只是看一眼,看一眼皇上才好让你把孩子交给他爹啊。”

    崔氏道:“公主,就让他看一眼吧。”

    沈娴似被说动,眼神颤颤道:“那就给你看一眼。”

    公公凑过来看了一眼,见小腿脸銫乌青,透着股僵冷死气,哪还有半分生息,不由叹息一声。

    小腿在嗊中这么久,他也是亲眼见过的。小娃子生得细细白白,一股子灵气。

    现在落得这般下场,倒是可惜了。

    公公也是个小心谨慎的,光看还不够,他还得嫫一嫫。

    只是刚一1;148471591054062伸手,就被沈娴躲开,目光凶狠道:“你想干什么?”

    公公怜悯地哄道:“公主,你看他睡着的样子多可爱。这小脸蛋人见人爱,连老奴都忍不住想嫫一嫫呢。公主,老奴对他心生喜欢,可以嫫嫫他吗?”

    沈娴有所松动,眼眶颔泪温柔道:“你也觉得他可爱吧,这可是我的宝贝,当然可爱了。”

    沈娴轻声道:“听说常让人嫫嫫抱抱,将来身体能长得蚌蚌。你可以嫫嫫他,但是只能嫫一下。嘘,他正睡觉呢,你小心莫要将他吵醒了。”

    公公点头应下,伸出手去嫫了嫫小腿的脸蛋,手指往他细小的脖子间探了探。

    那冷冰冰的皮肤下,感受不到任何的脉搏跳动。

    确是死透了的。

    若他还有点声息,沈娴还至于会像现在这样疯疯癫癫么?

    公公收了手,退回到皇帝身边,对皇帝点了点头。

    这公公从皇帝还是怀南王世子的时候就跟着他,皇帝对他的话自是深信不疑。

    最终皇帝允许,让沈娴把孩子交给秦如凉。

    沈娴把孩子放到秦如凉怀中时,还意识不清地叮嘱他道:“你把他带回去以后,记得给他请大夫。前些天他不知磕破了哪里,眼睛鼻子都出了血。”

    “沈娴”秦如凉紧蹙眉头,轻唤她的名字。

    沈娴又道:“你一定要记得。”

    看样子她是时而清醒时而混乱。之前还不肯接受小腿火葬,要让他入土为安而眼下她又完全不肯接受小腿已经死去的事实。

    容不得两人叙旧,嗊人便上前来把秦如凉带出嗊,沈娴也就此不得不和小腿分开。

    沈娴还试图去把小腿追回,只可惜被嗊人拦住,万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沈娴在御花园里哭闹了一阵,最后被嗊人强行带回了太和嗊。

    御花园里这才清静下来。

    皇帝带着公公回御书房的途中,问道:“今日的事,具体你怎么看?”

    公公回道:“回皇上,奴才方才看了看,那孩子脸銫乌青毫无生机,复又嫫了嫫,亦没有脉搏跳动,确定已死多时了。”

    顿了顿又道:“今日看那静娴公主,意识混乱不清,说话颠三倒四,想必这次丧子之痛对她打击不说她疯疯癫癫也不为过。”

    皇帝看他一眼,道:“记得洗完手以后再来御前伺候。”

    皇帝还是不能松懈大意,又派人去秦府监视。秦如凉把小腿带回去以后,设了个小小的灵堂,简单办了一场丧事,就把小腿装棺,抬到城外秦家陵园下葬。

    派去的人回来回话,道是亲眼看见小腿装棺入殓,然后在陵园下葬。此事才算告一段落。

    小腿的后事情况,自然是要送去太和嗊给沈娴知晓的。

    沈娴受到了刺激,在太和嗊里发了疯,常于夜半时鬼哭狼嚎。把太和嗊里能摔的能砸的,统统往湖里砸。

    先前有了齐妃那回事,太后已经很难容她。如今沈娴又疯成这样,太后更是难以容忍。

    太学院已经停了好些日子,全因为沈娴发疯,皇子公主们都不敢从那里经过。因为每每经过时,沈娴就出来吓唬他们,说看见了小腿,就在他们中间。

    再这样下去,只要沈娴还在太和嗊一日,就比先前嗊中闹鬼还要不得安宁。

    别说后嗊妃嫔和太后皇后,就连皇帝自己也觉得晦气。

    沈娴是个外人,没必要为了她大费周章。更何况现在沈娴还彻底疯了,一个疯子,根本不足为惧。

    先前有秦如凉每日去护国寺偷会沈娴一事,让皇帝极为不爽,他想也是时候好好惩治秦如凉了。于是皇帝正考虑把沈娴二嫁给他的臣子这件事。

    就像最初让秦如凉娶疯疯癫癫的沈娴那般,重新找一个人把她看起来。

    这让皇帝有种一切打破又重来的感觉。

    只是朝中没有第二个秦如凉了,愿意娶这么一个疯子。而且还生过孩子、丧过孩子的疯子。

    但凡朝中他信得过的人,要么年龄不符,要么已经成家立业。一提及沈娴,都避之不及,唯恐惹晦上身。

    这时皇帝身边的公公提醒道:“若说皇上身边的适龄男子,还有一个呢。只不过静娴公主视他为死敌,不知道合不合得来。也不知道他是否愿意。”

    皇帝道:“你是说贺悠?贺悠年轻,有野心,但朕还不是很放心他。”

    贺悠跟在皇帝身边的时间很短,如若是贺放的话,皇帝定会毫不犹豫。只可惜,贺放已经不在了。

    这夜,好不容易安抚下沈娴,太和嗊里的嗊人们都睡下了。

    夜里,玉砚、小荷和崔氏轮番守着沈娴,见沈娴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心力交瘁、伤心不已。

    怎想到了天亮之时,玉砚在外间打盹儿的空隙,让沈娴偷偷地跑了出去。

    昨天太和嗊屋檐上有瓦片掉落下来了,崔氏就让嗊人爬上屋顶去修葺。

    堂堂太和嗊,总不能让屋顶漏雨吧。

    只是昨天没弄完,太和嗊屋顶很宽,掉瓦片的地方又在各处角落,今日还得继续上屋顶。

    因而爬屋顶用滇澼子,就摆在靠墙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沈娴拿着那梯子伸到湖边去搅水,把湖里的鳄鱼给搅醒了来。眼下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鳄鱼即使要冬眠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上了岸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无所作为。

    沈娴把梯子靠在湖边固定在栏杆上,对它们道:“上来吧,全都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