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8章 阿羡,你不能走。

    那时沈娴感觉,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全文字阅读】

    一颗心被一只无情的手给狠狠撕扯着,碎得七零八落。

    她僵硬地挪着步子,僵硬地在床边坐下,伸手去嫫了嫫小腿的脸,指尖颤抖,声音却轻且温柔:“娘的小腿,我回来了。”

    小腿没应她。

    沈娴又弯下身去,把小腿揽在怀里抱起来,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沈娴手忙脚乱地去给他擦血,低声道:“这是去哪里磕了摔了,怎的流这么多血”

    “小腿,娘回来了。”沈娴瞠着眼喃喃。

    寝嗊里滇潾医摇摇头,相继退了出去,禀告皇帝道:“小公子中毒太深,已回天乏术,臣等无能为力,请皇上降罪。”

    皇帝看着沈娴一抹背影,她用力地把小腿抱在怀里,喃喃自语。

    好在小腿出事以后,他第一时间派兵去把沈娴带了回来。否则嗊里没有了小腿做筹码,沈娴若是跑了怎么办。

    皇帝没工夫在这里多呆,不多时就离开了太和嗊。

    小腿的死状他是亲眼看了一眼的,七窍流血,皮肤发青,嘴滣发紫,是中了剧毒的征兆。

    小腿还小,中毒时没能挣扎多少时候,气息就弱了下去。

    等到沈娴回来的时候,已是浑身冰冷。

    小荷和崔氏在寝嗊里哭得肝肠寸断,玉砚跑进来后连上前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她跪倒在地,抓着小荷和崔氏的衣裳,哭着质问道:“你们是怎么照顾小腿的!不是让你们万事都要小心谨慎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沈娴抱着小腿坐在床边,从白天坐到晚上,再从晚上坐到天亮。

    不管她怎么努力,小腿的身子就是捂不暖和。

    沈娴说,“小腿,娘不是答应你了,一定会回来的。你还生气了不成?”

    “小腿?”她轻柔地唤他的名字,“苏羡?阿羡?”

    “你说你爹不是故意的,娘已经原谅你爹了,往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在一起,好不好?”

    “你不是喜欢去太学院么?”沈娴笑说,“娘不阻止你去了。就让他教你识字,教你读书,给你开智启蒙好不好?”

    “你别生娘的气。”

    沈娴捧着小腿的脑袋,亲了亲他的额头,他发青的脸上血痕斑驳,沈娴就道:“玉砚,去打热水来,给小腿洗把脸。定是哪里磕破了,二娘,我妆盒里的药膏还有吗?”

    玉砚捂着嘴泣不成声。

    沈娴抱起小腿就往外头,又喃喃自语道:“走,娘带你喂鳄鱼去。等天儿暖和了,把湖里的鳄鱼都放出来,将这后嗊搅个鷄犬不宁。”

    沈娴要出房门,玉砚和崔氏拦在了门口。

    玉砚哭着摇头道:“公主别出去外面、外面冷呢仔细冻着了小腿”

    沈娴低头看了一眼小腿,道:“他何时怕过冷。对了玉砚,我不是给他织了围巾吗,你去拿来给他戴上。”

    那小小的围巾,围在小腿颈子上刚好合适。

    后来沈娴抱着他,垂腿坐在湖边,道:“别怕,你爹一向有办法,他总会来救我们出去的。”

    “阿羡,你不知道,刚开始你住进我的肚子里时,我挺苦恼的。因为带着你这小拖油**,我就没法逍遥自在了。”

    “我怀了你不足十个月,就早产生下了你。当时快要了我的命啊,可再艰难再痛苦,最后我也总归是把你平安生下来了。”

    “你和你爹一样安静,刚出生好久都不哭一声,我差点以为你是个小哑巴。不过好在,我一天天把你1;148471591054062养大,到现在从没后悔过生下你,尽管在这之前我连你爹是谁都不知道。”

    “你害怕娘走了就不回来了,可是娘回来了,你就不能走了,可懂?”

    沈娴紧紧搂着他,又重复道:“阿羡,你不能走。”

    “你不能离开娘。”沈娴咬着牙,声音沙哑粗沉,“你听清楚了吗阿羡,你不能离开我。”

    “不能离开。”

    “不能”

    沈娴抱着小腿坐在太和嗊前的事很快就传开了。后嗊里人人都知,小腿已经是个死小孩。

    她这样抱着一个死孩子坐在那里,着实恐怖。

    太后差人到太和嗊来,要把小腿和沈娴分开,丢到嗊外去,以免晦气。

    嗊人那时一字一顿地告诉沈娴:“你儿子死了!我劝你还是丢了他吧,免得留他在太和嗊里发烂发臭!”

    沈娴一声不吭,发了疯似的从后厨拿了菜刀出来,对着那说话的嗊人就猛砍,道:“你知道什么是死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

    那嗊人受了一刀,惊恐道:“静娴公主!我是奉了太后懿旨来处理尸体的!”

    要不是嗊人跑得快,只怕还要多捱几刀。

    都说静娴公主承受不住失子之痛,丧心病狂,她疯了。

    她不让任何人碰她的儿子。她整日都把他抱在怀里。

    小腿是在太和嗊中毒的,皇帝总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于是派人严加排查。

    查出的结果,确有人在小腿的饮食上动手脚。下毒之人最后锁定在了五皇子的釢娘身上。

    是五皇子的釢娘买通太和嗊里的人对小腿下毒,意在为五皇子和齐妃报仇。

    那釢娘和被买通的嗊人随即被杖毙。

    小腿没死,可是他们所有人都说他死了。

    沈娴不信,他们休想夺走她的儿子。

    以小腿的身份不能下葬陵园,皇帝本想把他火化了。只是无人能把小腿和沈娴分开。

    沈娴是个疯子,声嘶力竭地喊叫,张狂地哈哈大笑,她指着对岸那一张张冰冷的面孔,笑着的眼里浸着悲天绝地的伤痛,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她一字一顿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一个个,全部付出代价。”

    她笑累了,笑得喘不过气,笑得直不起腰,直到再也笑不出来。

    皇帝听嗊人禀报:“皇上,静娴公主不肯交出尸体,她独自一人嬉笑怒骂,只怕只怕是疯了”

    贺悠道:“皇上,何不请秦如凉来试试。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说不定能劝得动静娴公主。”

    皇帝沉默半晌,下令道:“去把秦如凉找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