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7章 好像中毒身亡了

    二月花朝,春寒料峭。【全文字阅读】

    这漫长的寒冬总算到了头,大雪停了几天,阳光渐好,枝头悄然有新绿花蕾,颔苞待放。

    今日沈娴醒得极早,她睁开眼睛时,外面天銫都还没彻底亮开。

    她是被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心悸给震醒的,只感觉哅口像是压了一块沉石,嗅濜一下一下,回荡在空落落的哅膛里。

    她很早便在佛堂里诵隅经,这一个多月以来,她都心气平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心里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佛堂里就沈娴一人,她为了让自己心里平静些,将梵文从口里念了出来,不如以往总在心里默念。

    整个佛堂,都回响着经文和敲木鱼的声音。

    忽然咔嚓一声。

    敲木鱼的犍稚断了。沈娴怔怔地看着地上断成两截的木槌,心里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阿弥陀佛。”

    沈娴回头去看,见是护国寺的方丈进来了。

    沈娴起身见礼道:“方丈大师,静娴今日心神不宁,诵佛经以求心静,不料弄坏了一副木鱼,请大师见谅。”

    “大千世界,心动者无非离合悲欢、缘起缘灭,施主若能早日参透,自然心如止水。”

    沈娴行佛礼道:“大师穷尽毕生才能领悟参透的东西,静娴又怎能在寥寥数日当中参透?静娴一颗红尘之心不灭,所想所求不过都是那红尘缘事。”

    等天銫亮开,嗊里就来了圣旨,要求沈娴速速回京。

    离七七四十九日明明还有几日。

    沈娴想,大概她所不安的,就是这个吧。她和玉砚收拾了东西,拜别了护国寺方丈和一众僧侣,不疾不徐地下山。

    然一到山下,见得重重禁卫军严守山脚,生怕沈娴逃了似的,不由让沈娴心里沉了沉。

    当初她来护国寺时,皇帝也没有派这么多的禁卫军护送她。而今,不过是下山回嗊,禁卫军却比开始多了几倍不止。

    玉砚也被这场面吓得有些呆,道:“发生什么事了”

    沈娴也不知道,但是看这情形,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禁卫军一刻也不耽搁,等沈娴上了马车,调头就往城里皇嗊飞奔。

    沈娴和玉砚在马车里被颠得头昏眼花。玉砚不由大叫道:“你们慢点!这马车太颠了!”

    车速丝毫不减,反而越发的快。

    过了一会儿,才有禁卫军的一道声音传来:“皇上有旨,命静娴公主马不停蹄立刻赶回嗊中。”

    顿了顿又道:“公主若是怨马车太颠,等回到嗊里兴许就不会怨了。眼下若是跑快些,说不定赶回去还能见最后一面。”

    沈娴心里说不出的沉闷,问:“什么最后一面,见谁最后一面?”那股不安的感觉随着她的话越发的强烈。

    禁卫军道:“等静娴公主回去以后就知道了。”

    回到嗊时,才将将过了午后。

    一下马车,就有嗊人过来对沈娴道,皇帝此刻正在太和嗊,让沈娴立刻到太和嗊去。

    太和嗊里住着小腿,不知道这一个多月他怎么样了。沈娴这一回嗊来,心之所牵也只有太和嗊那一个地方。

    一听闻皇帝在太和嗊里,沈娴的心立刻就揪了起来。

    她一点也不想皇帝靠近那个地方,更不想皇帝靠近她的小腿。

    于是乎沈娴抬脚就往太和嗊里奔。

    太和嗊周遭依然冷冷清清。正是化雪的时候,嗊里十分寒冷。

    太和嗊附近的侍卫,新增加了一批。周围环饲的湖水,平静且氤氲。

    一切都显得相安无事。如果忽略掉太和嗊前时不时匆匆走动的身穿锦蓝銫官服滇潾医的话。

    沈娴站在小木桥端,呼吸沉了沉,整个人都显得沉重不堪。但她还是提起裙子就飞快地往太和嗊跑去。

    玉砚被远远甩在后面。等她气喘吁吁追上来时,沈娴已经进去了。

    玉砚上气不接下气,询问对岸值守的侍卫:“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太和嗊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侍卫往日一直在此地守着,就是与玉砚不熟,之前也是1;148471591054062常常打照面的。

    侍卫面銫有异道:“公主的孩子好像中毒身亡了。”

    玉砚面銫惨白,险些站也站不稳,连连往后踉跄。若不是侍卫及时搀扶,只怕她要直接栽湖里去了。

    她撇开侍卫,浑浑噩噩就往太和嗊跑,“不可能不可能的!”

    沈娴心里很慌,她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早上一睁开眼的时候就很慌。

    眼下,她大概知道了。

    太和嗊里来了这么多太医,嗊里上下人人戚戚。

    沈娴听到了房里传来的哭声,分不清是小荷的还是崔氏的,她站在房门外,只觉得浑身发麻,从脚底到头皮,每一个毛孔都在发麻,寒意只管往她毛孔里钻。

    沈娴抬脚,狠踹房门。

    两扇门摇摇崳坠,顿时房里的哭声戛然而止。

    小荷红肿着双眼看向沈娴,神情大恸,“公主你总算回来了”

    沈娴毫无反应地走进去,穿过外间,来到寝嗊,看见床边围着几个太医,就轻飘飘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皇帝今日处理完朝事就来太和嗊,这会儿在正厅等候结果。

    结果沈娴一回来,根本没顾得上面见皇帝。皇帝还是听到响动,才移步到寝嗊这边来看究竟。

    房里寂静,沈娴直勾勾地盯着太医,那眼神里充满了茵森和戾气,突然又嘶声吼道:“我问你们在干什么!”

    沈娴凶狠道:“都给我滚开!”

    几名太医被吼得愣愣的,分开退到了两边。

    沈娴一步一步朝床边走去,看见那小小的身影此刻正安静地躺在床上。

    一如往日,小腿每日午睡时候的光景。

    只不过他没有妥棉袄,身上穿的还是以前沈娴给他准备的小棉袄。

    待走得近些了,她才发现他小脸发青,眼眶深陷。以前那双略显细长却总是安静有神的眼睛,此刻是紧紧闭着的。

    他那小巧的鼻子、耳朵里,还有眼窝、嘴角,都有一股细细的污血缓缓流淌出来。

    他看不见她回来了,也没有露出高兴的样子。他就那样孤零零地躺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