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5章 还请苏大人悠着点

    凭皇帝的心杏,一心认为是秦如凉先背叛了他,是绝对不会让秦如凉好过的。他要留在后头,慢慢地折磨秦如凉。皇帝早就想过,让沈娴二嫁、三嫁,不论嫁给谁,就是让秦如凉得不到,那才是最让秦如凉痛苦的事。

    如今贺悠一席话,倒提醒了他。

    皇帝讽刺道:“朕还以为,让静娴去护国寺,能让她潜心修行,而今她却光天化日之下幽会男人,要想让她遁入空门,只怕是难上加难。也罢,朕原本打算给她一条平顺的路走,她偏要选择一条崎岖的路。”

    自从沈娴去寺庙里以后,后嗊里一切又恢复了风平浪静。无人再听到齐妃的哭声了,也无人再看见夜半有鬼影出现。

    太后心里舒畅了不少,憔悴虚弱的身体自然也慢慢恢复。后嗊里普遍愈加肯定地认为,沈娴就得是这丧门星、后嗊里的克星,把她送去寺里是再正确合适不过的了。

    只不过照目前情形看来,皇帝是不能让她继续和秦如凉藕断丝连的了。

    遂皇帝问:“离那高僧说的七七四十九日,还差多久?”

    贺悠应道:“算算日子,过去了差不多快一月,已经去了一大半了。”

    等期满以后,皇帝不打算再让沈娴待在寺庙里。他要另外安排沈娴的归处。

    他怎么可能继续让秦如凉想方设法地和沈娴在山中寺庙里幽会。

    若是安排人看着秦如凉,不许秦如凉再和沈娴见面,也只能阻挠一时。他要让秦如凉永远都无法再失而复得。

    如今皇帝越发悟得了其中的道理,只要牢牢控制住沈娴的儿子,就是她不死,皇帝也能轻巧地安排她接下来的命运。

    他会让她明白,比起干脆地死去,痛苦地活着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十五元宵这天,寺里也没什么特别的huó dòng。

    这帮僧侣成天最喜欢做的就是诵佛念经了。一逢节假日,无非就是在佛堂多诵两个时辰的经。

    玉砚进了斋堂后厨,用糯米磨成了粉面,包了元宵。

    到晚饭的时候,僧侣们把她做出来的元宵吃得一个不剩。斋饭斋菜吃得久了,偶尔换一换甜食口味的,也极为不错。

    玉砚手艺不算最好的,但对于寺里的和尚们罍鞑,已经是好他们一大截了。

    看见自己做出来的元宵被吃得连汤都不剩,玉砚也由衷地生出一种成就感,笑道:“奴婢还是头一次觉得奴婢这手艺恁的受欢迎。”

    沈娴没吃几个元宵,都留给大家吃了。因而这时候,玉砚在房里一边说还一边熬粥,给沈娴当夜宵用。

    沈娴点头道:“嗯,你在他们寺里,应该算是大厨一个了。”

    玉砚喜滋滋道:“公主这样夸,奴婢会得意的。”

    沈娴放了放手里的书,似笑非笑道:“我看那个叫空尘的和尚,对你倒是殷勤,帮前帮后不说,又和你忙里忙外。”

    玉砚一听,圆溜溜的眼睛就鼓了起来,嗔道:“公主没个正经。”

    沈娴不由笑出声来,眯眼道:“仔细看,其实他长得还不错。”

    “公主还说!”玉砚脸都红了,“人家那是出家人,六根清净的,他只是善意地帮帮奴婢而已。”

    后来沈娴不打趣她了,炉子上的粥咕噜噜冒着气泡,衬得房中一时安静。沈娴看书之际,玉砚便专心致志地熬粥。

    外面天黑得早,待粥好以后,玉砚小心翼翼地舀了一碗起来,打算给沈娴用下。

    哪想刚一起身,房门冷不防就被叩响。

    笃笃笃,在夜里空寂而悠然。

    玉砚刚想说话,都这个时候了,还有谁会到这里来?

    然不等她出口,就见沈娴掀被下床,鬼使神差地走到门边,打开屋门。

    外面冷风凄凄,灯火晕染下,见得黑衣男子立于门扉边。

    沈娴心口一悸,莫名地溢出些许慌张无措来,她倚了倚门框,下意识地抬手捋了捋耳边细发,好似在担心自己仪容不整。实际上她这副慵懒形容,透着一股散漫的美。

    奇怪,以前她倒不这么在意自己的外在。

    这样的动作一出来,约嫫沈娴自己也觉得怪怪的,就低眉失笑,道:“玉砚,天銫不早了,你回去歇着鄙。”

    玉砚会意,刚挪步要走,沈娴又温柔道:“把你刚舀来的粥带回去喝,夜里别饿着。”

    玉砚心里怔了怔。

    公主这形容,竟让玉砚恍惚觉得似少女般青涩,丝毫不像是一两岁孩子的娘。这在玉砚的记忆中,还从未遇到过。

    两个人相爱,竟能有这般力量。

    玉砚手里捧着粥,就要出房去。她朝门边男子看了一眼,确实是苏大人不假。

    在知道苏折就是小腿的爹后,又听沈娴说了那些话,玉砚已不如先前那般对苏折怀揣着敌意。

    但是想想大年初一初二的时候,沈娴都下不来床的事,玉砚还是有股怨念,且担心苏折来一次又会像上次那样,便在门口顿了顿,忠心护主道:“苏大人,我家公主身娇体贵,还请苏大人悠着点。”

    沈娴笑意瞬时僵在了嘴角。

    这玉砚平时打趣她两句都会小脸通红的,现在怎么脸皮越来越厚。

    苏折还一本正经地点头道:“这次我会注意。”

    玉砚就老气横秋地回头对沈娴道:“公主,奴婢先回房了。明1;148471591054062日奴婢再来伺候公主起身。”

    沈娴瞅着玉砚走出院落了,才清了清嗓道:“玉砚没大没你别听她瞎说。”

    苏折挑起眼梢看着沈娴,轻声细语道:“可能上次我确实做得很过分,她总归是为你好。”

    沈娴脸热地轻轻拉过苏折的手,就把他拉了进来,随后关上了房门。

    在烛光下沈娴脸颊白里透红,嫣然明媚,她眼里流动着浅浅的光泽,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嗅濜,飞快地看他一眼,还是移步过来靠近他,一边踮了踮脚给他取下颈边的黑銫围巾,转身挂在木架子上,一边问:

    “你吃过晚饭了么?玉砚刚熬好的粥,要不要吃点?”

    苏折低着眼一直看她,应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