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3章 公主,你走路的姿势……

    于是沈娴在房里慢吞吞地挪着脚走路适应,她明明记得之前跑下床给苏折拿围巾时还没有这般严重,怎的现在走起路来如此困难

    玉砚在身后及时出声提醒道:“公主,你走路的姿势奴婢实话实说啊,有点怪异。”

    “哪里怪异?”

    玉砚红着脸道:“可能腿合拢一点会比较好。”

    沈娴只顾着走路怎么舒服,却忘了姿势是否雅观。她收拢了腿,又练习了一阵,感觉好点儿了,才带着玉砚出门去。

    沈娴一路走一路扶着腰。

    不扶不行啊,腰跟断了似的。

    有寺里的和尚见了,便问:“施主可是哪里不舒服?”

    沈娴面无表情道:“无事,睡太久了,睡折了腰而已。”

    “寺里有跌打酒,施主可要用用?”

    沈娴:“不用,没什么大问题,我随便走走就好。”

    沈娴带着玉砚去后山转了转。一到后山,林子里都是雪,沈娴便拿着一根木棍专往植被茂盛的地方走,一边走一边拨开积雪寻找着什么。

    寺院里的侍卫自然不允许她独自走太远,因而身后总有两个侍卫不远不近地跟着。

    玉砚也不出声,大抵知道沈娴是在找某种草药,便只默默跟在旁边协助一二。

    等到傍晚时,沈娴才总算找到少许的草药,拿回来让玉砚洗净了入锅煎煮。

    这时身边没有其他人了,玉砚才不解道:“公主,这药是治什么的啊?你若是不舒服,奴婢去问方丈取药就是了啊,这偌大的护国寺,总该有治病的药吧。”

    沈娴淡淡道:1;148471591054062“不是治什么病的,只不过是求个心安,以防万一。”她若无其事地笑笑,又道,“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小腿添个弟弟或者是mèi mèi。”

    玉砚瞬时明了,不再多问。待药煮好了,送到沈娴手边来,给她服用。

    沈娴知道苏折行事周密、谨慎,他不想让沈娴有有的时候,万不会鲁莽冲动。这几日,恰好是沈娴的生理安全期,能受孕的几率很小。

    可是沈娴有这生理常识,知道这只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凡事都有个万一,她需得把这万一的概率也杜绝了。

    因而她找来的药草,几样组合在一起,是有避孕功效的。这药长期服用,对身体没有好处,但偶尔服用一次,也无甚大碍。

    随后沈娴卧床休息了两三天,身体才恢复了许多。她便又出入佛堂,早晚诵经,心平气和地在寺里度过了一日日。

    这日寺里来了一位香客,让沈娴颇感意外。

    彼时沈娴正跪坐在佛堂里,平心静气地敲着木鱼诵着梵经。堂内香火萦绕,十分安静。

    忽听得背后一声唤:“沈娴。”

    沈娴顿了顿,木鱼声也跟着停了下来,她回过头去看。

    门外一片刺眼的雪光,来人逆着光,身形朗阔高大,即使沈娴一时看不清他的脸,他身上也透着一股让她感到熟悉的气息。

    她还听得出秦如凉的声音。

    沈娴勾滣道:“你怎么来了?”

    秦如凉一步一步走进佛堂里来,撩了撩衣角,就在旁边的布蒲团上跪坐下,道:“只准你在此地清修,就不准我上山来拜佛么。”

    沈娴听了觉得好笑,挑了挑眉道:“我觉得你应该还没到要拜佛的地步。”

    秦如凉在京城里,想要打听到她的去处,也不是一件难事。

    护国寺里的僧侣一视同仁,但凡是上山来的香客,都会虔心接待,秦如凉也一样。

    秦如凉道:“谁说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偶尔上山来拜一拜,感觉也不错。”

    秦如凉陪着沈娴在佛堂里待了一会儿,沈娴手上的木鱼声继续一下下悠闲地敲着。

    秦如凉侧目看她,她跪坐在蒲团上,身影流畅,神銫宁静,许久不见,一时他还舍不得挪开眼。

    这再一见面,便是物是人非。如今他和沈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她是他的妻子这件事,也只是永远地停留在了曾经。

    秦如凉想来,就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面前的女子,让他有些不真实。

    自从沈娴进嗊以后,秦如凉一直都没能再见她一面。就连皇帝下旨让他俩和离,他都没机会再看她一眼。

    而今却似要一次看个够。

    良久,沈娴木鱼声止,佛堂里回响着三两声,而后一切归于平静。

    沈娴开口道:“我都诵完一段经了,你还要看多久?”

    秦如凉眼神灼灼,问:“你过得好吗?这里习不习惯?或者你缺什么需要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下次我给你带上山来。”

    沈娴心里其实挺温暖的,毕竟除了苏折,她相熟的人总共就这么几个。

    她道:“不用了,我一切都挺好的。倒是你,好像不太适合到这里来。山下设了关卡,有侍卫把守,他们会放你上山来?”

    秦如凉道:“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想上山来,他们也拦不住我。”

    诚然,这符合秦如凉的脾气。

    秦如凉又道:“这护国寺里冷清寂寥,这次上山来见你安然无恙,我便放心了。你若觉得无聊,往后我常上山来伴你。”

    沈娴道:“真的不用,这里我还是挺能适应的。”

    秦如凉执拗道:“反正我也无事可做,就当是我无聊吧。”

    秦如凉所说的常上山来陪伴她,这也太频繁了一点。往后每一天,沈娴都能看见他上山来护国寺。

    他通常要在护国寺里待上一整天,直到沈娴在佛堂里诵完晚经以后才舍得离开。等到第二天一早,沈娴来佛堂时,他必然已经在佛堂了。

    秦如凉不总是空着手来的,他会给沈娴带一些以往她爱吃的点心,以及街上的美味小食。

    若说护国寺里众生平等,不会因为寺中有公主清修就阻断了其他香客的来路,但秦如凉明显不是来拜佛的。

    侍卫不再允许秦如凉和沈娴见面,山下的侍卫也加紧盯梢。

    可秦如凉就是不走通往护国寺唯一的那条路,另辟蹊径,冒着随时有可能摔下山去的危险,也要爬上山见沈娴。

    因而山上山下的侍卫多番阻拦,都防不胜防。最后只得将此事禀报给皇帝。

    是夜,秦如凉从麓山回来,迟迟归家。他一进门后,秦府门前给他留的灯便熄了。

    一进主院,主院里的灯却亮着。

    听管家说来了客,秦如凉利落地一推门进去,便看见苏折人已在房中,等候多时。

    秦如凉也不意外,兀自倒了一杯水来喝。

    苏折转身,眼神略有些淡凉地看着他,道:“新近你往麓山,倒是走得勤快。”

    秦如凉道:“你自个不能光明正大地去,还不准我去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