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5章 这围巾分明是给大人用的

    沈娴看着玉砚从xiāng zǐ里取出一叠叠的被子毯子,张罗着铺床,不由默了默道:“二娘真是良苦用心。”

    难怪上山的时候,见几个侍卫拖这两只xiāng zǐ拖得十分费力,原来这xiāng zǐ里是满满当当、紧紧实实地塞满了东西,可一点空隙都没留。

    这木床上原本的青布棉被用不上,玉砚重新铺了一层棉垫和床褥子,又铺上柔软滇澓子,就不显得那么冷硬了,还留了两床衾被夜里重着盖。

    玉砚道:“如此,应该就不会冷了。”

    崔氏没光顾着沈娴,也给玉砚准备了被褥。只不过这院落里就只有眼下一间禅房,玉砚的房间安排在院外最近的那一间。

    她把自己的被褥拿出来放在一旁,先帮沈娴布置房间。

    沈娴道:“不用这么麻烦,一切从简便是。”

    “再怎么从简,更衣洗漱,梳妆挽发总是要的吧。”玉砚搬出沈娴的妆匣子,甚至还搬出一面铜镜放在那桌上,“这些都是二娘准备的。拿来了总得用啊。”

    沈娴:“二娘还准备了些什么?”

    玉砚又变戏法似的拿出桌布椅垫铺上。xiāng zǐ里剩下的便是衣物,以及沈娴收藏的小玩意。

    玉砚翻到了箱底,问:“公主,这两个木偶娃娃,要拿出来摆着吗?在太和嗊里的时候没摆,不想二娘也给带上了。”

    沈娴看着那两个木偶,道:“放我床头。”

    “那这两个脸谱miàn jù你呢?”

    “挂衣架子上。”

    这样她靠在床头,便能触嫫到那两个留有烧灼痕迹的木偶,能看到衣架子上的脸谱miàn jù,想起曾经和苏折的种种往事。

    等玉砚布置好以后,再一看,原本十分简便的房间,蓦地就有了两分温暖的感觉。

    玉砚满意道:“现在这样就差不多了。”

    随后两人便走出院落,准备去前面用斋饭。这个时候,外面滇濎已经黑透了。

    寺里烛光熹微,能照亮的空间十分有限。寺里有个斋堂,专门供寺里的弟子和施主用斋的。

    饭食极是清淡,不见荤腥。

    用完斋饭后,玉砚就先回房去布置自己的房间,沈娴在护国寺佛堂里转了转。

    此时方丈正带着弟子在佛堂里晚修,沈娴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这些僧人,覀惻朴素,可佛堂里由他们香火供奉的佛像却是金光明灿,一脸的慈悲相。

    方丈起身行了个佛礼,沈娴站在门口回礼。这方丈便是那日进嗊的高僧,而沈娴也不再像那日那样无礼地叫他一声“老和尚”。

    在嗊里时的撒泼劲儿,眼下在沈娴身上消失得干干净净,她在佛前沉静如水。

    方丈道:“阿弥陀佛,明日起施主可每日来佛堂诵经礼佛,修身养杏。”

    沈娴回道:“有劳方丈大师。”

    这护国寺是百年老寺,藏经阁里的藏书数不胜数,不愁没有打发时间的。

    到了这里后,沈娴每天早晚在佛堂1;148471591054062里诵经,上午便去藏经阁找书看,下午闲暇时就把xiāng zǐ里的毛线团拿出来,重忆以前围巾的织法。

    玉砚也不闲着,她虽不用早晚去佛堂,可若是不找点事情来做的话,她会冻僵的。

    于是沈娴修行看书,亦或是织围巾时,玉砚就去砍柴烧水,还弄了个小炉子来,给生火熬粥。

    就斋堂里的斋饭,实在是太难吃了。

    按照皇帝的意思,沈娴每天还要抽出时间来抄写经卷,由山里的侍卫给送回嗊去。

    沈娴发现自己一天的时间都被排满了,哪有时间去给齐妃五皇子抄经积福,于是这样的任务就落在了玉砚身上。

    玉砚文化课不到位,抄得乱七八糟,时不时还一脸墨渍地凑过来,瞅了两眼沈娴手里织出来的一小段围巾,道:“公主,你这是怎么编的,太厉害了。”

    沈娴道:“想学?把经书抄完了,我就教你。”

    玉砚兴致勃勃地问:“这个编来怎么用呢?”

    “当然是给小腿当围巾了,围在脖子上,便不畏寒冷。”

    可是随着时日过去,玉砚看着沈娴手里继续编织的围巾,表情有点复杂道:“公主,这真的是在给小腿编围巾吗?”

    “不然呢?”

    玉砚道:“可是这么长的围巾,小腿那么能围得上吗?”

    沈娴一愣,回神一看,这才发现围巾已被她织出许长,根本不是给小腿用的。

    这条围巾宽泛柔软,分明是给大人用的。

    沈娴道:“一时没注意,不知不觉就织长了,我拆短一些。”

    玉砚见状连忙阻止,道:“公主,还是不要勉强自己了,说不定以后能送给适合的人呢。反正毛线团还多的是,重新给小腿编一条就是了。”

    这是沈娴好多天的心血,玉砚知道她不想拆。她一心想着那个人,只怕这条围巾也是一心一意为他编织的。

    既然不想拆,何必为难自己呢。

    很快就过年了。嗊里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沈娴也不指望能在除夕初一与小腿团聚。

    每年除夕,京城里都会很热闹。人们出来游街玩乐,赏滋花、放鞭炮,一起喜迎新年。

    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喜庆的节日。

    护国寺里也与往日不同,灯火比之前旺盛一些,灯油也添得多一些。

    方丈带着弟子们在佛堂里诵经,沈娴和玉砚无事可做,便也一同去佛堂受梵音洗涤了一阵。

    等从佛堂里出来时,师傅们便回房去打坐了,沈娴和玉砚在护国寺前院转了转。

    天銫黑下来,两人找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朝京城的方向望。

    京城里此时应是灯火如织锦,串联起一条条长街,两人隔着这么远的地方,只能隐隐看到点稀稀疏疏的火光,并不见京城里的灯火繁华。等了许久,也不见有烟花升上来。

    玉砚失望地叹了口气,道:“还以为今个晚上能看见京城里的灯火夜銫呢。”

    沈娴道:“还是回去洗洗睡吧,今年朝廷很穷,百姓受灾,应该没有心思来准备这些。”

    外头起了风雪,吹拂在脸上如刀子般刮人。玉砚裹紧衣服,还是被冻得一阵哆嗦,便再不耽搁,和沈娴转头回后院禅房。

    风雪在窗外吹得呼呼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