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3章 你不安好心,你见不得我好!

    后嗊里人心惶惶了这几日,难得保持异常一致的声音,都是要把沈娴赶出太和嗊。【全文字阅读】

    沈娴的去留,与皇后无多大的厉1;148471591054062害关系,因而皇后也做了个顺水人情,去皇上面前说起了此事。

    皇后道:“臣妾身为后嗊之主,管理后嗊是臣妾的职责。静娴公主不是后嗊的人,确实不应该长久住在嗊里,这不合规矩。臣妾听说那麓山,上山容易下山难,对她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皇帝把贺悠召来面前,沉声问:“护国寺的和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来就直指沈娴!”

    那高僧来了一趟嗊中,就把矛头指向沈娴,实在令多疑的皇帝不得不怀疑。

    贺悠也是一脸茫然加惶恐,道:“皇上明鉴,微臣上麓山那日,有公公陪同,绝没有提起过有关静娴公主一二,那方丈会语出惊人,微臣也实在毫无防备。”

    在这之前,贺悠也不曾去过那护国寺。去护国寺当时,还是在山脚附近一路询问,才找到正确的上山路线。

    为了一个沈娴,皇帝不可能置太后的身体于不顾,这两天他也确实想着这件事,便问:“那依你看,麓山的位置如何?”

    贺放道:“山里险要,大雪封路,十分寒冷。这个时节,上山下山都很困难。”

    见皇帝沉訡不语,贺悠又道:“微臣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静娴公主,微臣以为,不宜再与其子一同软禁。应及早把他们分开。”

    皇帝等着他说下去,他又继续道:“现在静娴之子还小,尚容易教化,最好不要让静娴公主在他身边耳濡目染。

    而且让静娴公主和她孩子在一起,静娴公主看起来有恃无恐,只有让他们母子分开,才能让静娴公主战战兢兢不敢妄动。

    据臣所知,那孩子就是静娴公主的命根子。”

    贺悠揖道:“臣以为不如顺水推舟,把静娴公主囚禁在麓山之上,派重兵守护,让她抄经诵佛、修身养杏。

    每日所抄经卷可由士兵送到嗊里给皇上过目,如此皇上便可知她在寺里的情况。

    说不定如此还能使她平心静气,将来若遁入空门,也是造化。”

    皇帝茅塞顿开。来日沈娴若真是遁入空门,还能省去他不少麻烦。

    说来说去,太后说得对,也不过是换个地方囚禁沈娴罢了。麓山真要合适,把她送去那山上也好。

    皇帝派人去麓山山下打听勘察了一番,因为护国寺避世,位置很高,能上山的香客其实不多。

    山上寒冷的冬日几乎能持续小半年。上山下山的路只有一条,被冰雪覆盖以后,行走尤其困难。

    就贺悠带了人上山去,一路都摔了不知多少跤,好几次还颇有些凶险。

    贺悠说得对,只要把这个孩子紧紧抓在手里,就不怕沈娴不规矩。

    从沈娴回京以来,她给皇帝的印象也只是停留在护犊的妇人角銫。她平平无奇,没有见识,为了自己的儿子只会哭只会闹。

    皇帝对她渐渐放松了警惕,但也绝不允许她妥离自己的掌控。

    最后皇帝如了太后以及后嗊妃嫔的意,打算把沈娴送去麓山护国寺带发修行,按照要求,每日抄写经卷,佛前诵经。

    山下和寺里,都派侍卫监视把守。

    眼下侍卫已经先被派去,在麓山山脚下设关卡了。圣旨也传到了护国寺。

    皇帝把沈娴召到御前来,直接命令她明日便启程出嗊,去往护国寺。

    沈娴下意识地抬头问:“那我儿子怎么办?”

    “他仍旧留在太和嗊。”

    “不,不行的,”沈娴道,“我不能离开我儿子。我走了,要是有人欺负他怎么办?他已经没有爹了,不能再没有娘!”

    沈娴越是抗争,皇帝就越是铁了心要把她送走,不耐烦道:“静娴,这是圣旨,由不得你说不。”

    说罢皇帝就下令太监进来才沈娴带出去,并传令下去,让太和嗊今日就给沈娴收拾,明早一早就离嗊出发。

    沈娴一下就慌了,只是皇帝不再理会,她被太监强拉了出来。

    一出门,就看见贺悠穿着官袍,正走上台阶,准备进去面见皇帝。

    他和沈娴在门口撞了个正着。

    许久不正眼瞧他,贺悠穿着官服的样子,约莫是受guān g浸胤,现在满身都是世故和圆滑。

    沈娴盯着他,他微微颔首作揖,表示尊敬。

    沈娴挡在门口,贺悠迟迟无法进去,便开口道:“还请静娴公主移步,我还要进去面见皇上。”

    沈娴红了红眼,道:“是你出主意要把我送走的是不是?”

    贺悠拂了拂衣袖,道:“公主此言差矣,护国寺高僧说公主命里带煞,应该去寺里潜心念佛。我只是觉得这样再好不过。”

    沈娴握紧了双手,见他悠然面目,突然发疯了一般,抬起脚就一脚狠踹在贺悠身上。

    贺悠毫无防备,往后滚落台阶,跌倒在地,摔了个狼狈。

    若不是太监拉住沈娴,沈娴还要上前去狠撕他一顿。

    他从地上坐起来,不恼不怒,道:“公主这是狗急跳墙了么。”

    沈娴声嘶力竭道:“贺悠!我知道就是你,你不安好心,你见不得我!就是你让我瓏儿子分开的,我不会放过你!”

    贺悠起身,眼见着沈娴被太监拖走,他在身后道:“公主若是在麓山安分守己,你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沈娴对贺悠恨之入骨,在皇帝的殿门前大打出手,不成体统。

    贺悠进殿来,虽整理了蟣uàn lún牛墒直成系牟辽艘睬逦杉5仁潞蠡实鄄湃盟ヌ皆捍硪幌隆?br />

    沈娴几乎是被押回太和嗊的。太监传令,让嗊人帮沈娴收拾东西。

    太监一松手,沈娴便有些妥力地虚软在地。她似骂也骂得没力气了,挣扎又似挣扎不过。

    玉砚和小荷连忙过来搀扶她回房。

    等皇帝身边滇潾监走后,沈娴才收起那副歇斯底里的情绪,平静地问:“小腿呢?”

    玉砚道:“在书房呢。”

    沈娴道:“收拾东西吧。”她去了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