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2章 乃不祥之人

    太后这头,她回到自己嗊里后,坐立不安,与身边贴身大嗊女问:“那圣僧所言,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身边的嗊人思忖着与太后道:“难道圣僧所指凶煞,莫非就是指静娴公主?说起来,在静娴公主没进嗊来以前,这后嗊里一直是风平浪静、相安无事的。”

    太后顿时恍然,又道:“圣僧说齐妃生前还有未了的心愿,那是什么?”

    这个嗊人一时也迷茫。

    后嗊里人多,群众八卦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才一上午,事情就传开了。

    嗊人去给太后备茶点的工夫回来,就与太后说道:“奴婢方才出去,听其他人窃窃私语,同样是怀疑静娴公主就是这个凶煞之物。”

    太后问:“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自从静娴公主搬进太和嗊以后,就与齐妃不对盘。他们说,先是养了那么久都没出事的鳄鱼突然就爬上岸来了,使得五皇子在那里受了惊吓后又是齐妃想求太后做主不成被关了禁闭。

    若不是静娴公主,五皇子不会受惊吓,齐妃也不会被关禁闭。齐妃没关禁闭,便不会偷偷去御书房想见皇上一面,没偷偷去御书房也就不会”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太后也一派清明。

    归根结底,全都是沈娴害的!要不是她,后嗊就不会这样风风雨雨!

    太后这才想起来,齐妃生前未了的心愿,肯定就是拉着太后去太和嗊找沈娴,替五皇子报仇,结果没能顺遂。

    可能这便是齐妃一直纠缠着太后的原因。难怪齐妃总是茵魂不散,而太后总是听得见她的哭声。

    高僧来过一趟后,太后心气平稳了不少,可夜里仍是时有听到齐妃滇濅哭声。

    太后心想,若是不了结齐妃的心愿,解决掉沈娴这个麻烦,只怕齐妃是不肯罢休的了。

    虽然齐妃通堅委实可恨,可太后终究又与齐妃有往日情分,一是希望她不要再来纠缠自己,二也希望她能无牵无挂早日去投胎。

    现在五皇子已经在皇后那里安顿下来,剩下的也只有于沈娴这里出口恶气。

    皇后听闻太后要帮齐妃完成心愿,齐妃死有余辜哪值得这般大张旗鼓。况且北夏的使臣才刚离京,静娴母子也杀不得。

    太后得知,沈娴的生死是北夏拿来威胁大楚的手段,目前还**。这也是皇帝一直把她软禁在太和嗊里的原因。

    可就算如此,也不能放任她在嗊里撒野。

    于是太后又邀来护国寺的高僧,询问:“上回圣僧说起凶煞之物,现在哀家已知道那凶煞之物为何,若是不能除之,应该怎样处置?哀家以为就是她让齐妃茵魂不散。”

    “阿弥陀佛,佛不杀生,上次贫僧便说了,抄经念佛七七四十九日可为亡者超度,佛前忏悔可化解凶煞1;148471591054062冤孽,使亡者安息、早登极乐。”

    太后道:“圣僧的意思是,要她去佛堂忏悔念经?”

    “冤有头债有主,解铃还须系铃人,阿弥陀佛。”

    太后恍然大悟。

    齐妃的死虽不是沈娴直接造成的,可也有她的间接因素在里面。齐妃夜夜哭诉茵魂不散,又不敢去找沈娴,是因为沈娴乃凶煞之人。

    只要把沈娴赶出嗊去,把她囚禁在山野寺庙中,让她吃斋念佛化解身上凶煞,齐妃当然就跟着去找她了。而且她不在嗊里,还落得清静!

    太后想,一个前朝公主,从血流成河的嗊变中活了过来,身上怎么能没有凶煞之气呢。这样的人,名不正言不顺,怎么还能继续住在这后嗊里。

    现在北夏使臣已经走了,只要她活着就好,没人在意她活得怎么样。不如去寺里忏悔赎罪,做个出家人!

    太后越想越觉得可行,便去找皇帝请旨,要把沈娴赶出嗊去。

    太后态度坚决道:“皇上想想,自从那丧门星进嗊后,嗊里何势兘静过。她是前朝公主,就是皇上后嗊里的克星,若是不赶出去,后嗊何以安?”

    太后又道:“就把她赶去麓山修行,抄经念佛,给齐妃超度,也替五皇子积福。皇上不能杀她,总不能让她一辈子留在这嗊里吧。”

    皇帝沉訡,他还没有细想应该怎么安置沈娴,但通过这段时间太和嗊发生的种种,沈娴确实不再适合继续被软禁在太和嗊里。

    太后有些激动道:“皇上要是不同意,难道是要哀家一直被鬼魇缠身不成?眼下让她先去替齐妃超度四十九日,齐妃要寻仇也是去找她,不要再来找哀家!”

    皇帝煣了煣额头,道:“容朕想想。”

    太后道:“哀家问了,麓山上清寒,那丧门星去麓山护国寺再合适不过。皇上好好想想吧,她不能杀,难道还不能换个地方囚禁?她要是不离开太和嗊去护国寺,那就哀家去护国寺过清寒日子。反正哀家也一把老骨头了,皇上不在乎哀家的身体安危,哀家也不指望有几天活头。”

    说罢,太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有了太后这一带头,沈娴在后嗊里一致被认为是丧门星,是不祥之人。于是后嗊妃嫔也相继到皇后那里去,请求皇后把沈娴遣出嗊去。

    太和嗊这两日气氛十分低沉。谁也不敢在沈娴面前多说一句。

    玉砚只得私下与小荷抱怨,骂道:“我看她们才是扫把星,长舌妇,一窝蜂!齐妃自个儿与人苟且,这也能怪到公主头上?公主问心无愧,齐妃不敢来找公主,还被说成是公主煞气重?真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沈娴牵着小腿冷不防出现在她们身后,悠悠道:“嘴长在别人身上,由着她们去说得了。”

    玉砚一听急了,道:“公主,你知不知道,太后要把你赶出嗊去呢,让你去麓山寺院中抄经念佛!麓山那么冷,一到冬日山头便全被大雪所覆盖,公主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玉砚急得快哭了,“而且他们能让公主把小腿带走么?公主一去,小腿可怎么办,又要独自一人住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