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5章 竟有人对自己如此狠心的么

    以前苏折刻意瞒着她不准她回京,让她以大局为重的时候,沈娴可以理解。【全文字阅读】

    因为那时她不知道小腿是苏折的儿子,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无法体会那种丧子之痛。

    她更不知道小腿被带进嗊中是他的刻意安排。她一直以为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所以她能够理解苏折那时的理智和清醒。

    可是而今,事实重新摆在眼前,她却一点也不能理解,苏折究竟是怎么能够割舍蟼愒己的亲骨肉的。

    沈娴没想到,长夜漫漫,到最后,无心安睡的那一个竟然是自己。

    她以为只要苏折说清楚,她就可以不计较苏折这两年来的隐瞒,她可以不计较他不认小腿。

    可是在他的心里,大概从来没有把小腿当做是他的亲骨肉吧。对于他来说,小腿兴许只是一种手段,一枚棋子。

    沈娴回头去看小腿熟睡的小脸时,突然间觉得,如若苏折不是他的父亲,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苏折就是小腿的生父这件事,已然让沈娴的心境万般复杂。而今知道了这些细节,等她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怎么枯坐到天亮的。

    第二天,崔氏来房里时,看见沈娴坐在外间,惊道:“公主怎的披着衣裳就坐在这里呢,怎么不叫奴婢?”

    沈娴看着崔氏,许久,红了红眼,问:“二娘,玉砚说的都是真的么?”

    崔氏一顿,问:“玉砚与公主说了什么?”

    玉砚亦是一夜无眠,道:“当初的那件事,我都跟公主说了。公主总不能糊里糊涂地选择往后要过一生的人。”

    崔氏嗟叹道:“玉砚,大人的事大人自会处理,你多什么嘴!”

    玉砚道:“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他主动与公主说。我要是不说,只怕他要瞒着一辈子吧。”

    沈娴再问:“二娘,都是真的吗?”

    崔氏一下跪在了沈娴面前。

    沈娴淡淡道:“小腿一会儿该醒了,玉砚,去叫小荷进来,给小腿穿衣,带出去用早饭,然后去书房里玩耍。”

    “是。”

    小腿醒来坐在床上,煣了煣惺忪的眼。沈娴坐了一宿,浑身都一股寒气,不想过去冰着他,小荷给他穿衣时,沈娴也没进里间去。

    小荷牵着小腿出来时,沈娴道:“小腿乖,先跟小荷去用早饭,娘与她们有些话说。”

    小腿乖乖就跟小荷出去了。

    沈娴这才看向崔氏,崔氏道:“奴婢虽不知玉砚到底与公主说了什么,但一切都是奴婢擅自做主,与大人无关。”

    “与他无关,”沈娴走到她面前,一字一顿道,“真要是与他无关,那又是谁给你的胆子?你可知道,我们母子今时今日这样的局面,全都是你当时一念之差所造成?”

    崔氏伏在地上,泣道:“奴婢也不想,可当时如若不那么做,势必会连累到连公子。公主,这些话原本该由大人来跟公主说,大人对公主,定然是掏嗅澩肺般好的!”

    沈娴低着头,手撑着额头覆住双眼,指缝间淌下浉润,“对我掏嗅澩肺般好,就可以送小腿去死吗。1;148471591054062小腿可是他的亲儿子,二娘,这世上竟有人对自己的孩子如此残忍,对他自己如此狠心的么。”

    崔氏拭泪道:“公主,如果两者必须择其一,他这是始终如一地选择公主,连他自己都可以不要。大人的苦心经营,不允许失败,他必须要为公主创造一个安稳的环境他才能安心,緡了这样,什么他都可以舍去”

    沈娴低沉地打断她:“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再听。你出去。”

    后来小腿的生活,沈娴一概不准崔氏挿手。

    太和嗊里好像比从前要冷。

    齐妃的事在嗊里传得沸沸扬扬,小荷本来是打探得仔仔细细,回来想在沈娴面前说叨一番的,但是沈娴都提不起任何兴致。

    因而小荷也只有私底下与玉砚说道:“齐妃娘娘死了。”

    玉砚一惊:“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死了?”

    小荷道:“昨夜嗊宴后,听说是被皇上一剑刺死的,和她的那个堅夫一起。皇上当时都气得吐血了。”

    玉砚细问之下才得知,原来昨个晚上齐妃趁皇帝不在去了御书房,结果后来还有另一个人也去了御书房。

    那人还是刚从大牢里放出来的,以前是皇帝身边的宠臣。哪想两人趁着皇帝不在,**,竟在御书房苟且了起来。

    那声音大得惊扰了外面值守的侍卫,这才去禀报给了皇帝,结果皇帝带人去到御书房,正好活捉了现场。

    小荷悄悄与玉砚道:“齐妃那么受宠,要不是她触犯了皇上的底线,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

    玉砚赞同道:“御书房是什么地方,两人在御书房里那么做,肯定是不想活了呗。”

    小荷四下瞅了瞅,见无人,才细声道:“两人不仅把御书房搞得大乱不说,竟还搞到了龙椅上。听说皇上去的时候,看见两人正交叠在龙椅上打得火热呢。皇上怒极攻心,当即抽了侍卫的剑,一剑就刺穿了两人,双双当场殒命。皇上还命人把两人尸首剁碎了,丢去喂了野狗。”

    嗊里已经严禁讨论此事,但事情已经流露出来,不仅嗊里人尽皆知,就连昨夜参加嗊宴的朝臣和使臣都知道了。

    沈娴带小腿散步回来,冷不防出现在她俩身后,道:“在这里乱嚼舌根,就不怕被拔舌头吗?”

    玉砚一吓,知道沈娴心情不好,跳起来就拉沈娴一起八卦道:“公主,你知道吗”

    女人八卦一下,心情总会稍稍好起来的。只是玉砚话还没说完,沈娴就道:“说得这么大声,不愁整个太和嗊听不见。”

    沈娴把她所有的思绪都收起在心里,面上若无其事,该怎么还继续怎么。

    皇帝自侍卫把齐妃和贺放剁碎的尸体抬出去喂食野狗后,就心力交瘁地在寝嗊里休养了两日。

    皇帝被怄地吐血过后,明明正值壮年,看起来却仿佛有些与之年龄不符的苍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