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4章 她何尝不知道他好

    沈娴煣了煣额头,道:“那是以后,当前你不要乱叫,否则被别人听见了,就先把他捉去给别人当爹你信不信。”

    沈娴以为她没教过他,他就不知道这些,却不曾想,小腿把那日她随口一句话给记在了心上。

    小腿的内心世界丰富细腻,有时候他不表达,不代表他不懂和不会领悟。

    小腿浉漉漉紧张张地望着沈娴,好像生怕苏折被别人给捉去当爹了似的,道:“好,我不叫。”

    后来沈娴温柔地问:“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

    小腿迷迷糊糊地很简单地回答她:“他好。”

    小腿趴在沈娴怀里睡着了。沈娴一边搂着小腿,一边看着窗外的飞雪出神。

    她久久回味着小腿的回答他好,不由眉间心上,把痴念浮现。连孩子都知道他好,她何尝不知道他好。

    不知道苏折回到家了没有,他可有被大雪淋到?

    方才离开太学院的时候,沈娴本想将那把伞留下给他,反正太和嗊离太学院也不远,他们娘儿俩跑一跑也就到了。

    可嗊里嗊外却很远。

    但是沈娴又怕被人看见他和自己用同一把伞,遂只好忍住给他留伞的想法。

    等苏折回到家时,必然衣和发上都染白了雪。

    沈娴想,他家里的管家应该提醒一下他换身干衣才好。

    他不喜欢烤火取暖,房中也没有暖炉,一切都是冷冷清清的。雪下得这样大,他冷不冷?

    在太学院的时候,沈娴有关于小腿的事想问他,但转念一想,总归不能在皇嗊这样危险的地方向他求证小腿的身世。

    因为那每一句话若是被人听到,那他们三人都会祸患无穷。

    所以沈娴只能忍,她必须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能问。

    在她亲耳听到苏折的答复之前,她不能妄下定论。尽管心中的揣测已如滔滔江海,她不得不按捺下,也想听一听,苏折怎么说。

    小腿后来就再没去太学院了,乖乖呆在太和嗊里,每日沈娴教他认几个字。

    四下无人的时候,沈娴铺了纸张,教小腿一笔一划书写他自己的名字。

    小腿知道自己叫苏羡。

    只不过字一写出来还不及风干,就会被沈娴用墨渍涂去,亦或是撕碎。

    小腿大概也明白,他的名字暂时是不能被公之于众的。只能他和他娘在一起的时候私底下回味。

    齐妃那头,五皇子的伤况好些了,但就是他的胆子,彻底被吓破了,这让齐妃感到无比恼火。

    往后五皇子再不是一副倨傲的姿态,不论是见谁,只要一出寝嗊的门,他便四下张望,畏畏缩缩。

    甚至一根斑驳树枝就能把他吓倒在地。

    皇帝越来越不喜欢他,对他极为失望。相比之下,皇后所1;148471591054062出的大皇子在皇帝面前就显得可爱得多,也得皇帝亲近。

    太后听说五皇子磕着了,就到嗊里来探望。

    皇子们当中,太后是最喜欢五皇子的。因为五皇子总能讨她的欢心。

    可一见,五皇子却成了那样,是痛心疾首。

    齐妃见势,就扑倒在太后跟前,眼泪鼻涕地哭诉,声声哀泣道:“求太后一定要为臣妾皇儿做主啊,都是那太和嗊的静娴害的!我皇儿在她儿子的书房磕破了头,她说皇儿是自找的,还故意引来湖里的鳄鱼,想把皇儿推下去喂鳄鱼!”

    太后正怜爱五皇子,哪里听得这个。况且一提静娴,她心里就千百般的不舒服,让静娴和她儿子住在太和嗊,太后一开始就不痛快。

    一个前朝公主,还住在当朝嗊里,本就不像话。况且这不是外人就是仇人的,怎么还能住在一个屋檐下?

    这后嗊就是皇帝的后院,没有理由养一个前朝的公主。

    若是静娴母子低调一点,太后眼不见为净也就算了,可是听齐妃说,那母子不仅吓坏了五皇子,她儿子还进了太学院,太后无论如何就喘不过这口气了。

    关键是从齐妃口中说出来,沈娴和小腿压根不可能低调。

    听完齐妃的控诉,太后气得炸裂,拍桌道:“堂堂太学院,那是给皇子公主准备的书房,岂容一个低贱外人进去玷污,皇帝这是糊涂了!”

    齐妃拭泪道:“臣妾开始也是觉得不妥的,但臣妾人微言轻,也不好说什么。”

    太后道:“岂有此理,这后嗊何时轮到她如此嚣张!今日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有多无法无天!”

    随后太后带着嗊人就准备气势汹汹地前往太和嗊,势必要收拾沈娴母子。

    齐妃留了个心眼,道:“太后,那太和嗊有鳄鱼环绕,恐太后被吓到。不如宣了静娴母子到臣妾嗊中来,到时候要怎么处置都由太后做主。”

    太和嗊毕竟是太和嗊,那是不是齐妃的地儿。只有把人带到她的嗊里来,她才能为所崳为。又有太后撑腰,她便可以狠狠处罚静娴母子。

    太后想了想,觉得齐妃滇濁议妥当,便着人去太和嗊宣懿旨。

    沈娴自是知道,齐妃这事儿还没完。也就这几天,她一定还会再来。

    把太后搬出来,也在沈娴的意料之中。毕竟齐妃一直把太后哄得很开心。

    沈娴对太后,也是毫无好感,为什么要给她面子,带着小腿去齐妃嗊里任她们践踏和处置?

    沈娴脑子又没进水。

    是以嗊人来太和嗊宣了懿旨后,沈娴置若罔闻,别说带着小腿去齐妃嗊里了,就是太和嗊也不会出半步。

    太后等了一阵等不来,细问之下才得知沈娴抗旨不尊,震怒非凡。齐妃在旁煽风点火道:“那静娴实在是胆大包天,竟然连太后懿旨都敢违抗不遵!这分明是没把太后您放在眼里啊!”

    太后也耐不下杏子继续在齐妃嗊里等下去了,当即带着嗊人前往太和嗊。

    这蟼愑用不着齐妃动手,太后自会修理那对下贱母子,齐妃当然要一同前往,跟着去瞧热闹。

    太和嗊上下个个都胆战心惊,一旦太后来了,别说沈娴和小腿,就是这若干嗊人也得跟着遭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