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2章 小荷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

    ,最快更新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诚然,小腿在太学院里是安全的。【全文字阅读】那齐妃饶是再怎么嚣张,也不会脑子坏到把事情闹到太学院里去。那里是皇子公主的学习的清静之地,若是闹大了只会惹怒皇帝,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所以齐妃只有可能是要到太和嗊里来。

    沈娴道:“今日就算了,到下学的时候由二娘去太学院接小腿回来,如此我放心一些。”

    若是齐妃半路lán jié有个什1;148471591054062么事,崔氏也比小荷会应付。

    沈娴也只是担心,不过她想近两日齐妃应该不会来。五皇子都那样了,齐妃若还不管不顾地来寻衅,那也没把五皇子看得有多重。

    到了时候,沈娴估嫫着太学院该下学了,沈娴以为崔氏应该已经去接小腿时,崔氏却匆匆忙忙跑到她面前来,说道:“公主,奴婢一时煨汤忘了时辰,小腿还在太学院没来得及去接。”

    沈娴眉头一跳,又听崔氏道:“汤还没好,奴婢一时有蕚愽走不开,这玉砚和小荷去,若是遇到齐妃路上找麻烦就糟糕了,不如今个公主亲自去接小腿下学吧?”

    沈娴看着一脸真诚的崔氏,道:“平时大家都挺闲的,今日倒凑一堆全忙活起来了。”

    崔氏进屋就给沈娴取来斗篷披风,细声道:“自小腿进太学院以来,公主还一次没去接过呢,眼下去一两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沈娴低着眼,由着崔氏给她系上披风。崔氏又道:“公主想去看看,趁着这个机会,索杏大大方方地去。看一眼两眼也好。”

    崔氏还道:“只不过小腿心思比常人细腻,孩子最知人意呢,奴婢请求公主别生他的气。娘儿俩有什么说一说就过去了。”

    沈娴何尝不知,小腿的内心世界其实是非常温柔且真诚的,她上午也只是说两句气话罢了,又怎舍得真生他的气。

    小腿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这是人之常情,没有错的。

    错的是她,因为有很多的不确定,所以带着情绪。

    沈娴笑笑,随手拢了拢肩上的披风,道:“二娘总是最懂我。”

    崔氏道:“公主莫笑话,奴婢也是过来人。”

    沈娴滣边的笑意淡去,又道:“我是怕,如若小腿真的和他那么像,小荷能看得出来,其他人也定能看得出来。”

    她的所有情绪都是缘于焦虑和害怕。她害怕有人把小腿和苏折放在一起比较,更害怕会被比较出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结果,包括她自己。

    那会是个什么后果,沈娴不敢想象。

    昨夜看了小腿半夜,沈娴也想了半夜。就算小腿再怎么喜欢去太学院,沈娴想,她也不能再纵容他了,她必须要制止掐断这件事,不能再让小腿去太学院和苏折待在一起。

    崔氏道:“所以说,到底是不是小荷说的那样,还是得公主亲自去看一看。如若小荷一点也没夸张,下次公主不让小腿再去,奴婢也一定会繙黥他。”

    “也好。”沈娴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眯着眼看向太和嗊前的这一面平静的湖,湖水温暖,冷与热的交替,溢出丝丝氤氲的气息,她呵了一口气道,“又下雪了。”

    天空中飘着雪,在湖上总也结不起冰。雪花窸窸窣窣落在栏杆上,过不了多久,就会融化成浉漉漉的水迹。

    倒是对岸那大片的景象,天寒地冻,雪白一片。

    崔氏把伞递给沈娴,道:“公主路上小心。”

    沈娴举了伞便走出屋檐下。她披风下的裙角素淡,青丝在伞下丝丝成缕,背影雪中如画。

    今日下雪,天气寒冷,太学院里下学比平时要早一两刻时辰。

    等沈娴去太学院时,里面的皇子公主都已经被接走,一路上皆是冷冷清清。只道路两边的梧桐树,枝桠上堆积的雪,偶尔漏下来摔在地上,啪地发出轻微的响声。

    沈娴站在太学院门前,两扇大门彪掩。她蓦地驻了驻足,耳中清晰地捕捉到苏折的声音。

    许久没听见,那道声音依然扣人心弦,恍若梦中。

    那是苏折在教小腿读书,教他最简单的入门文字。苏折读一句,小腿就跟着念一句。

    一个细致耐心,一个充满稚嫩。

    以前沈娴也见过苏折在民家院舍里教小孩时的光景,那时他只从旁淡淡指导一两句。可而今,沈娴从他的字字语气中听出来,他好像恨不能把自己所有会的都一点点传授给小腿。

    原来这两道声音,可以协调得如此动人。

    沈娴感觉,就好似天生该这样。

    她隔着门站在门外,静静地侧耳倾听。

    沈娴没有第一时间推门进去,因为她一进去,里面就会因她而中断。

    好在这门没能把太学院里的光景全部锁起来,沈娴透过半敞的门缝抬眼看去,正好可以看见学堂门口。

    苏折一袭暗锦銫官袍,风清月白地坐在屋檐下滇潹阶上。他手里握着一卷书,手指修长洁白。

    小腿则穿着厚厚的小棉袄和他紧挨着坐在一起。苏折教他读书的时候,会把书放在他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读给他听。

    这场说来就来的雪,丝毫没能成为他们的阻碍。

    沈娴手扶在门框上,有些出神地看着这一幕。

    她已经很久没见苏折了,现在他就在视野里,他们之间就隔着这场雪和手边的这扇门。

    若是以前,沈娴亲眼看见苏折这样教她的小腿,她一定会感到非常高兴。至少以后,小腿会拥有一位好老师,甚至一位好父亲。

    可是现在,沈娴亲眼见到这一幕,暗暗吸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更多的是困瀖和不安。

    小荷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她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是小腿单独一个人,兴许旁人不会把他和苏折联想起来。可如眼下,这一大一小坐在一起,神情莫名的一致,那双眉眼的轮廓都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沈娴的担心不是没有来由。此时此刻,她由衷地觉得,不论明天小腿怎么难过,不论齐妃还会不会来找麻烦,她都坚决不能再让小腿,和苏折待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