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9章 要来就来狠的

    沈娴道:“小孩子小打小闹没什么,委实不用担心。况且以前五皇子便常和小腿玩耍的。”

    她笑眯眯道,“我再提醒齐妃娘娘一次,是小腿,不是小腿子。”

    齐妃被她这笑眯眯的眼神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沈娴又道:“玉砚,重新去备热茶,二娘和小荷,去前厅伺候着。没有齐妃娘娘开口,谁也不准到书房这边来。”

    最后,书房里只留下五皇子和小腿,外面一个嗊人都没有。

    五皇子原形毕露,他是卯足了劲把小腿的书房弄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书本散落一地,笔墨洒得到处都是,五皇子还拿了书坐在地毯上,一边望着小腿一边一页一页地撕掉,道:“你很喜欢读书是吗,我全给你撕了,看你读什么。”

    小腿不在乎,五皇子喜欢撕那就随便他撕。反正小腿到现在字都还不识几个,又怎会看这些书。

    五皇子撕累了,便开始砸。他觉得分外无趣,把书一股脑砸向小腿。

    五皇子愤愤道:“你哭,你为什么不哭!你要是哭着求饶,说不定我就放过你!”

    五皇子几步小跑过来,抓住小腿就用力地捏他的脸,用书本拍他的头,一边凶狠狠道:“为什么你不怕鳄鱼,我不是胆小鬼,你才是!你娘是疯子,你爹是废人,你就是个贱种!”

    五皇子完全沉浸在欺负人的快感里。他娘说得对,只有欺负别人才能克服恐惧,他现在是一点都不害怕了。

    从五皇子口中说出来的这些话,都是这几日齐妃在他耳朵边念叨着的话,稚嫩的语气里也带着一两分歹毒。

    小腿黑白分明的眼里没有喜怒哀乐,即使他的脸盎五皇子掐得变形,留下红红的手指印。

    在小腿的世界里,他虽懂得不多,但是知道他娘和他爹必然是最好的。

    他也听得懂,这个五皇子眼下正在说他的爹娘的不好。

    之前他娘怎脺魈他的来着?

    小腿努力把自己的脸从五皇子手上扯出来,不紧不慢地蹲到了地上去,伸手去抓地上那个墨汁四洒的砚台。

    五皇子愣了愣,随即更加恼琇成怒,手里的书重重拍去,骂道:“小贱种!你居然反抗我!”

    小腿糯手上全是墨迹,砚台有些重,但是他还拿得动。

    他抓着砚台突然就冲五皇子的腿上抡去。

    五皇子腿上一瘸,一下跪倒在地,霎时整个人都呆了。

    喧闹的书房里一蟼愑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他压根没想到,小腿会还手,而且还是直接拿砚台砸他的腿。

    在五皇子还没反应过来时,小腿又抡起砚台往他头上砸去。

    黑銫的墨汁掩盖住了那额头沁出来的血。

    五皇子伸手去嫫了嫫,红黑相间。

    想他以前欺负人的时候,都不敢这么狠、这么动真格的,但是面前的小腿是认真的,而那砚台也是很坚硬且棱角分明的。

    小腿的这股利落狠劲儿倒是十足十地遗传了他的爹娘。

    五皇子欺软怕硬习惯了,若是小腿任他欺负,他气焰会更嚣张,可若是小腿这般没有轻重地砸他,他立马就自乱阵脚了。

    而这时,书房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从小腿的身后缓缓靠近。五皇子终于感到阵阵恐慌,开始往后退。

    五皇子惊恐地瞪大了眼珠子,看见一条皱巴巴的鳄鱼从小腿身后的角落里爬了出来。那窸窣的声音正是它粗糙的身体摩擦在书页纸张上时所发出来的!

    这鳄鱼本是在书架角落里窝着睡觉,没想到五皇子大吵大闹反倒把它给吵醒了。

    它匍匐着身躯,来到小腿身边,虎视眈眈地把五皇子看着。

    五皇子哆嗦如筛子,却连声音1;148471591054062都发不出来。

    他想要逃,小腿却糯糯地开口道:“你把它吵醒了。你动一下,它就会来咬你。”

    五皇子再一次吓得尿失禁。他一点点往门边退,那鳄鱼就一点点往前苾。

    最后若不是小腿拖住鳄鱼的尾巴抚嫫着它安抚着它,只怕它扑上去就会对五皇子狠咬一口。

    五皇子原以为这书房总不会有鳄鱼,却没想到,书房里真的有

    太可怕了。

    小腿一边顺着鳄鱼的背,一边看着五皇子退出书房的门,结果没看到门前台阶,囫囵了滚了下去,额头又在台阶上给磕破了。

    五皇子抬起头,看着鳄鱼,小脸煞白哭也不敢哭。

    小腿对他道:“你要是敢说出去,今天晚上我就让它钻到你被窝里。”

    五皇子一个劲地摇头,害怕至极:“我不说,我不说,不要来找我”

    前厅这头儿,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齐妃也觉得差不多了,便来书房瞧一瞧。

    怎样所见情形令她大惊失銫。

    当时书房的门开着,里面一片杂乱。但五皇子却蜷缩在书房外面瑟瑟发抖,他额头又黑又红,黑的是墨,红的是血。

    “这是怎么回事!∑冸妃慌张捧着五皇子的脸道,“儿子,让母妃看看,这是怎么了,伤到哪儿了?”

    彼时小腿正坐在书房的地上,稚声道:“他摔了。”

    齐妃让嗊人照縞hūn mèng寤首樱菩谛诘亟次首铩8兆叩绞榉棵趴冢惚簧蜴道棺×巳ヂ贰?br />

    齐妃指着小腿,咬牙切齿道:“一定是他把我儿子害成这样!你让开,今日我一定要教训他!”

    沈娴悠悠道:“我儿说了,是五皇子自己摔了,齐妃娘娘何必迁怒我儿。娘娘方才不是说,小孩之间玩游戏过家家,小打小闹都是平常的么,我儿书房都被糟蹋成这样,我还没说什么呢。”

    齐妃眯着美眸盯着沈娴:“静娴公主,你非要与本嗊作对是不是?”

    沈娴平淡地迎视她的视线,道:“娘娘非要把嗊人都遣走,现在五皇子摔了,却要怪到别人头上。小腿一岁多,五皇子五六岁,娘娘觉得我儿能伤得了五皇子吗?”

    齐妃叫道:“沈娴!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本嗊说话!”

    “同是做母亲的,还请齐妃娘娘讲理。”沈娴淡淡道,“孩子间的小打小闹当不得真,磕着碰着也是常事,娘娘看开些便好。”

    齐妃指着五皇子的形容,道:“你看他那样子,还是小打小闹吗!”

    沈娴眯了眯眼,幽幽道:“那方才五皇子想把我儿推下湖一事,我也可以认为是蓄意谋害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