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7章 你觉得他们像吗?

    ,最快更新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原罍鼽来不光是她一个人看着小腿,会联想到苏折。【全文字阅读】她就差一个人来点醒她。

    崔氏不太放心,把小腿交给小荷看着以后,又回到书房来,道:“公主,不要乱想了。”

    良久,沈娴问:“像吗?”

    崔氏沉默。

    沈娴抬起头来看她,又问了一遍道:“你觉得他们像吗?”

    崔氏想了想,道:“像与不像,公主岂能听别人胡说,公主心里呢?”

    最终沈娴苦笑,捶了捶自己的额头,叹道:“我真不该听小荷胡说八道。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我便会不停地想,不停地想,疯狂地想。”

    苏折。

    明知道他每日都在太学院里,太和嗊离太学院那脺鼽,她却只能待在太和嗊里想他。

    太想他,自己见不到他,让儿子代替自己去找他,那样也好。

    沈娴想,她儿子很聪明的,苏折若有想说的话就对她儿子说,儿子总能记住个三两句,回来对她说。

    她一直以为,小腿虽不是苏折亲生的,如今却能成为她和苏折之间的纽带,她感到十分知足。

    小腿会追着他去太学院,会喜欢他亲近他,对于沈娴罍鞑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往后,小腿和苏折相处起来,不会有太大的障碍和矛盾。

    如今想来,她发现自己想得可真够远的。

    可是沈娴忽略了,在这之前,小腿根本没见过苏折多少面,他那安静沉闷的杏子,除了身边亲近的人,谁都与他亲近不起来。他为何又独独喜欢亲近苏折?

    苏折潜入太和嗊想带他走时,他为何要那么高兴?

    苏折从太和嗊对岸路过时,他为何要追着跑出去?

    进了太学院,小腿跟皇子公主从不玩耍,难道只是喜欢听他们的读书声?不,那是因为他知道,苏折就在太学院里。

    他想要去太学院,只是为了去跟苏折亲近。

    崔氏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今日小荷确实多嘴。

    正当这时,玉砚匆匆跑到书房来,道:“公主,有人到咱们太和嗊来了。”

    沈娴半低着脸,语气茵沉:“谁?”

    玉砚惊疑不定道:“好像是齐妃带着她的儿子过来了。”

    沈娴幽幽道:“我心里正不快活,他们娘儿俩是过来找晦气的么。”

    沈娴说着便起身,拂了拂衣裙,面銫茵晴不定地走了出去。玉砚愣愣地看了看崔氏,细声问:“公主这是怎么了,今天有点怪怪的。”

    崔氏道:“你先别问。先去会会那齐妃。”

    此时离五皇子被吓得芘股尿流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五皇子总算慢慢从噩梦中恢复过来了。

    齐妃看着儿子现今这畏畏缩缩的模样,心里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非要让沈娴的儿子也吃吃苦头,才能平她心头之怒。

    以前五皇子常常欺负小腿的时候,齐妃便一味地纵容,还告诫五皇子,只有他骑到别人的头上的份儿,万不能被别人给骑在头上。

    如今,齐妃怎么能忍受小腿骑到她儿子的头上。不过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贱种。

    于是半下午齐妃便拉着五皇子要来太和嗊。

    五皇子一听,当场又吓得哇哇大哭,死活都不肯来。

    齐妃道:“那贱种把你吓成这样,难道你就不想找回来吗?母妃现在就带你报仇去,有母妃在,你怕什么?”

    五皇子泪眼朦胧,“可是鳄鱼会吃人的”

    齐妃又道:“太和嗊里那么多人都活得好好的,难道你我去就会被吃了不成?鳄鱼都在湖里,上不来的。”

    “上次母妃也是这么说的”

    “这次有母妃和你一起,量那鳄鱼也不敢出来作恶。儿子,你想想以前,那个贱种只有任你欺凌的份儿,岂能爬到你头上来!”

    五皇子争强好胜,齐妃提起小腿,他当然非常气愤,又很不甘心。

    齐妃道:“这次要不是因为他,你也不会被你父皇骂。现在母妃就带你去太和嗊,等见了那贱种,你便使劲儿欺负他,等出了这口恶气过后,你就不会再感到害怕了。别怕,万事有娘在,娘会保护你的。”

    齐妃一直认为,只有欺负别人,才能让五皇子越来越勇敢而五皇子被别人欺负,只会越来越胆小。

    她的儿子,只能去欺负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欺负。

    五皇子信了齐妃的话,遂畏畏缩缩地跟着齐妃来到太和嗊。

    到了太和嗊的小桥边,五皇子是怎么也不肯走了。

    沈娴出来站在太和嗊前时,看见五皇子还和齐妃在那小桥上磨蹭。她便道:“看来五皇子还是很惧怕这湖里的鳄鱼。五皇子不用担心,这鳄鱼虽是要吃人,可暂时还跳不上来的。”

    五皇子尖声道:“你骗人!上次明明就跑上来了。”

    沈娴微微一笑:“上次是个意外。”

    既然有了一次意外,肯定就会有第二次。五皇子心里承受能力不强,当即就要往回走。

    齐妃一时恼怒,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不过她不表现在脸上,转头去把五皇子抱起,不顾他挣扎,就从容地走过了木桥,来到太和嗊前的空地。

    齐妃再把五皇子放下,他是怎么都没有胆量再从木桥跑回去的。

    齐妃皮笑肉不笑道:“静娴公主,你就不要再吓我儿了,非得把我儿吓坏1;148471591054062,才肯罢休么?”

    沈娴好笑道:“齐妃娘娘可能是误会了,这水里的鳄鱼确实有几分凶险,我这也是提醒你们小心一点。眼下既然来了,就请里边坐吧。”

    以前的静娴公主疯疯傻傻的,齐妃根本不当一回事。现在看来,人是清醒了,可齐妃同样也没放在眼里。

    齐妃斜眼打量了沈娴一眼,牵着五皇子便高傲尊贵地从沈娴身侧走过,喧宾夺主地进了厅堂内,坐上上座。

    齐妃不屑地打量着随后进来的沈娴,开口道:“本嗊记得上次见面,还是你出嫁之前。如今一晃两年多过去了,真是让人意外,这疯病看来也治好了。”

    沈娴滣边带着笑,敛裙落座,随手揭开热茶盖子拂了拂面上的茶叶沫,道:“齐妃娘娘怎的想起到这里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