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3章 是谁教他喂鳄鱼的!

    水里的投喂人还在挣扎,水面离岸上这么高,壁上又浉滑,别说鳄鱼爬不上去,他一个人就更爬不上去了。【全文字阅读】

    “救命!救命啊!快来救我!”

    本是避开以免闻到腐肉气味的侍卫听到呼救声,连忙过来一看究竟。

    结果见那投喂人贴在边缘,他四周全是浮过来伺机而动的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鳄鱼。

    侍卫见了也胆寒。

    投喂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悄然伸手,让侍卫抓住他的手。奈何距离太高,侍卫只有拔出刀鞘来给他抓住。

    他不敢大动,他也知道这些鳄鱼的臭脾气。先前怎么召唤都不肯过来,现在全都一股脑涌过来了,他在它们眼里不是主人,而是一块活生生的肉。现在只要他一大动,这些鳄鱼立刻会疯狂扑食而来。

    投喂人浉浉的手抓住了刀鞘,止不住颤抖,随后他对侍卫大喝一声:“快!就现在拉我上去!”

    侍卫当即用力拉他,而那群鳄鱼几乎与此同时,全部蜂拥扑上来。

    有鳄鱼踩着下面鳄鱼的身体,在那投喂人被拉高之际,突然张起力来,长长的嘴一口咬了下去。

    湖水翻起白銫的浪花,夹佑着红銫的血水。投喂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被两名侍卫给拉了上来,然而瘫在地上一看,竟有一条腿被鳄鱼给生生咬断。

    水里的鳄鱼正疯狂地分食他的那条腿。

    侍卫不敢耽搁,连忙去叫太医,又第一时间将此事上禀给皇帝。

    自从太和嗊养了这群鳄鱼以来,一直都没出过类似的事。皇帝也是第一次听说鳄鱼差点把投喂人给啃了吃了,颇有些吃惊。

    细问之下才得知,原来是小腿在太和嗊里天天喂鳄鱼,才导致那些鳄鱼不服管教引出了事端。

    皇帝便把小腿滇濝身侍婢小荷召来,生气地问:“他一个一岁点的孩子,是谁教他喂鳄鱼的!”

    小荷吓得哆嗦,泪眼颤颤道:“是太和嗊里没有给小公子消遣的玩处,小公子就整日坐在那边上瞅着鳄鱼,公主见他无聊所以才拿来了肉”

    “混账!传朕命令,以后谁也不许给他肉投喂鳄鱼!”

    嗊里盛传,静娴公主对她儿子可以说是非常溺爱的。纵容儿子以肉喂食鳄鱼被皇帝下令禁止以后,她又纵容儿子拿着竹棍在湖边搅水,一度搅得湖里很不安宁。

    那些鳄鱼没东西吃的时候,就喜欢找个安静的角落待着。结果小腿这一搅,鳄鱼只好纷纷跑到对岸去,赤条条地静静地趴在对岸水边。

    每日太学院开学,皇子公主们都要从对岸经过,去太学院里上学。

    结果一路过,看见旁边的水边待着的鳄鱼,正咕噜噜地睁着大眼睛,似在等待时机捕捉猎物一般,面目凶恶可怖。

    小皇子小公主们当场被吓得哇哇大哭。负责送他们去太学院的嗊女太监们也吓得不轻,连走路都腿软。

    好几天皇子公主们都不敢从此处路过。要走别的路去太学院,需得绕好大一圈。

    因而那几天里,太学院里都显得分外冷清。苏折也分外悠闲。

    早晨一到太学院不久,便陆陆续续有嗊人到太学院里来跟苏折说一声,这位皇子、那位公主今个又不来了。

    苏折随口问了一句,嗊人便唏嘘道:“大人有所不知,太和嗊的路被堵了。鳄鱼全浮到岸边的水面上来,无人敢从那里路过。听说前几日,鳄鱼还咬掉了饲养它1;148471591054062们的人的一条腿呢。”

    苏折淡淡道:“太和嗊里的鳄鱼,也不是一日两日,一直也相安无事。”

    “可最近太和嗊里住着静娴公主和她儿子啊,先是拿肉私自喂食鳄鱼,后又是拿竿子往水里捅,搅得鳄鱼不得安宁,就都往对岸凫去了。”

    苏折眉头一动,略扬了扬眉梢悠悠道:“原来如此。只是这样下去怎么行,皇子公主的课业可都被耽搁了。”

    皇帝知道这件事后,意识到那小孩就是太闲了。朝堂上的烂事还一大堆呢,皇帝哪有闲心来管教他。况且北夏使臣正在来的路上,他暂时还不能把静娴那娘儿俩怎么着。

    于是只下令把太和嗊里的竹竿全都没收了,又勒令小腿不得再靠近湖边,再惊扰湖里的鳄鱼。

    鳄鱼纵然可怕,但也只是趴在水边,没有攻击之势。况且它们也根本上不来岸。

    皇帝的皇子公主,胆子只有这么小点儿,还不如一个一两岁的娃娃,传出去让人笑话。

    因而皇帝还下令,明日所有皇子公主都得走这条路去太学院上学,谁也不准缺席。

    是夜,太和嗊里都安静了下来,反正对面整夜有侍卫值守,冬夜漫漫,嗊人便下去睡了,用不着守夜。

    只留下檐下几盏嗊灯,略显黯淡。

    沈娴毫无睡意,小腿也还鏡神得很。

    太和嗊里虽没有了足够长的竹竿,但是厨房里有结实的烧火棍。

    沈娴让崔氏把烧火棍拿到房里来,又找来一捆麻绳,先往棍子上削出一道小槽子,再把麻绳套在槽子里,这样麻绳就不会轻易妥掉。

    小腿坐在地毯上,专注地看着沈娴做手工。

    沈娴在麻绳另一头打了一个巧妙的结,并示范给小腿看,她往绳子上用力一拉,那结立刻就会打死套牢。

    小腿眼里流露出两分兴味,眯了眯眼。

    不知为何,他这表情,让沈娴莫名想起了苏折。

    苏折露出慵懒的神情时,也是会轻窄眼帘。而且那深沉如墨的瞳孔,永远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小腿的双瞳亦是很黑,带着小孩子独有的清亮。只不过以前她倒没注意小腿有这般细微的表情。

    小腿拉了拉沈娴的衣袖,沈娴回过神,暂且不去想其他,慢条斯理地把结打开,又重新系上,边道:“皇帝不准你玩鳄鱼,也不准你玩水,明个那些皇子公主们又要从咱们这里经过,去太学院读书了。”

    小腿眯着眼听着,“嗯”了一声。

    这娘儿俩交流起来一天比一天容易。

    沈娴瞅了瞅他,又循循善诱道:“皇子公主害怕湖里的鳄鱼,又不得不从这条路去太学院,总要有个带头走在前面的是不是?这个时候谁走在前面,谁就勇气可嘉,才能得皇帝的喜欢和夸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