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0章 他给你起了名字,单名一个羡

    小荷又提议道:“不如让小公子去太学院里听课吧,让大学士指导一二。【全文字阅读】”

    玉砚道:“你说得轻松,皇上怎么可能会同意。”

    沈娴和小腿进嗊来可不是来享福的,而是来被软禁的。

    皇帝根本就不会给小腿找老师教他,更何况是进太学院听苏折讲课。

    孩子还太根本听不懂。而沈娴在这嗊里,还是尽量不要与苏折接触的好。

    但是沈娴发现,小荷一旦这样说出来以后,反倒成了沈娴心中的奢望。

    如若苏折肯教小腿,给小腿启蒙开智,将来小腿也定是会像他一般优秀的吧。

    崔氏是小腿的釢娘,夜里沈娴母子通常是由崔氏照顾的。

    小腿睡在里侧,沈娴手里拿着卷书。太和嗊里留有不少书,约莫都是为关禁闭受罚1;148471591054062的皇子们准备的,自然不是一般的闲佑之书,只不过一次都没用上,眼下全让沈娴拿来打发时间了。

    崔氏道:“公主早点休息吧,天銫不早了,仔细伤眼呢。”

    沈娴没应,看着书页有些走神。

    小腿在她身边已经睡睡了,她身着寝衣,青丝放下,周身淬着柔和的光泽。

    “公主有心事?”崔氏轻细地问。

    沈娴回神,道:“二娘,你觉得若我把小腿放到太学院里去,合适么?”

    崔氏笑了笑,道:“公主还是把小荷的话给听进心里去了吧。奴婢觉得,这也未尝不可。”

    崔氏道:“公主虽不方便与大人见面,但小腿总不至于不方便。让小腿与大人多多接触,总归有好处的,只要公主不出面就行了。皇上纵是盯得再紧,也找不到什么差错来。等小腿下学的时候,公主偶尔得空去接一接他,还能与大人多见上几面。”

    沈娴莞尔,眉间浮上相思,道:“二娘,你差不多快要把我说动了。只是我与他在这大内嗊中见面,不妥。”

    “又没做什么出格之事,公主只是去接小腿回来,有何不妥?况且大人原先也本来就是公主的老师呢,见了面打声招呼也是常理。以前不在一处,公主不与大人见面是应该的而今都在嗊中,公主若是再躲着就显得刻意了。”

    崔氏还道:“既然皇上把公主软禁在此,也没彻底禁足,不如索杏大大方方的,该怎么就怎么。”

    沈娴放下书,煣了煣眉心,道:“确实不早了,二娘你也去睡吧。”

    第二日,小腿在湖边继续逗鳄鱼。这好像成了他每天按部就班要做的事情之一。

    因为太和嗊实在太小太无聊了。

    沈娴便也由着他。

    她低头摩挲着腰间的竹笛,取了下来,把玩在手中。

    这竹笛她一日都不曾落下过,每天都佩戴在身上。

    沈娴记得在夜梁行嗊时听苏折说过,最初送她这竹笛的意思,是希望能听她吹响的。

    只不过她一直贴身带着,却不曾拿来吹过。

    若是她现在吹响,不知苏折可能听得见。

    沈娴把竹笛放到嘴边,悠悠吹响了起来。

    笛声柔情婉转,饱颔思念。

    知道这笛声是从太和嗊传出来的,只以为是静娴公主思念她爱慕多年、而今已和离的驸马。

    苏折从这附近路过,初初听到时,在清冷细密的松柏树蟼悿足许久。

    小腿听得认真。笛声结束以后,他还静静地待着一动不动。

    沈娴伸手嫫了嫫他的头。

    他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看见沈娴对他笑。

    沈娴温柔地说:“他给你起了名字,单名一个羡。”

    只是沈娴暂时还不能告诉他,他的全名叫苏羡。

    后来小腿对逗鳄鱼已经没有多少兴趣了。

    主要是那些鳄鱼,每天都争先恐后地,水花激涌地,前赴后继地扎堆在一处,以为有好吃的零嘴掉下来了,结果每次都只是玩玩而已。

    不仅小腿没兴趣了,就连水里的鳄鱼也没兴趣了。

    每每小腿往那边上一站,那群鳄鱼还是抱着最后一点不死心,幽幽地游了过来。等了一会儿,发现熊孩子还特么不掉下来,大家伙就甩甩尾巴洗洗散了。

    小腿这些日每日来逗鳄鱼,搞得这群鳄鱼的作息规律被打乱,纪律作风也严重混乱。

    喂养人前来投喂时,发现这群鳄鱼早就被吊足了胃口,个个凶相毕露,翻搅得十分勇猛厉害,好似在严厉斥责喂养人给食物给得吝啬。

    喂养人觉得十分纳闷儿,先前这群东西见了他还十分温顺听话的,怎么现在一个个都恨不得把他撕了似的。

    只不过他也不担心,鳄鱼再凶,湖面离岸上很高,它们总归不能爬到岸上来。

    小腿失去兴趣以后,最想做的便是跑出木桥,循着皇子公主们去太学院的方向,也要到那里凑热闹。

    起初得有人寸步不离地看着他,一旦见他有歪着跑的趋势,就赶紧给他拽回来。

    小荷不忍心,道:“公主,就让小公子出去玩玩吧,奴婢保证会看好他的。”

    沈娴瞅着小腿安静的模样,心想自己对苏折神魂颠倒也就罢了,她还真不知苏折给小腿灌了什么**汤。

    莫不是那一夜苏折闯进嗊来要带走小腿,从此和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苏折,像是会哄小孩的人吗?

    最终沈娴妥协,道:“带着他去吧,记着,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范围。”

    小荷兴高采烈,道:“奴婢知道了!”

    随后小荷就牵着小腿去太和嗊外逛逛。一出得太和嗊,不消多说,小腿铁定有方向有目的地拽着小荷去太学院。

    沈娴这一次没阻止,而且只能是小荷带着小腿散步过去。无论是她还是崔氏、玉砚,都不合适去那边。

    能不能进太学院,就要看小腿的表现了。

    小腿坚持不懈地走完梧桐树下的林荫道,那声越来越清晰朗脆,太学院就在前面不远。

    小荷碎碎叨地与小腿道:“咱们进去以后别出声,在学堂外面的前院听听就是了,可千万别想着进学堂去啊,要是打扰到皇子公主们学习,下次可就没有机会来了。”

    小腿安静地往前走。一迈他那短小腿,就走进了太学院里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