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9章 以后娘把他捉来给你当爹就是

    小荷道:“可能是好得差不多了吧,具体的奴婢也不知道。奴婢也是听送皇子公主去学堂的其他嗊女说的。”

    小腿鏡力旺盛,一天要几人轮番守着他玩耍。

    这日午后,小腿坐在太和嗊前的湖边逗鳄鱼,不经意间抬头望向对岸,看见隐约有人影从对面经过。

    小腿就爬起来,歪歪扭扭地跑到小木桥上去了。

    小荷没太在意,以为他是看见哪位皇子或者公主在这附近玩耍,如早晨皇子公主们要去太学院时候一样,小腿总要多望上两眼。

    小腿的眼力甚好,果真有人正从对岸那小道上走过。

    周围都是素淡的雪景,衬得那抹身影冷冷清清。

    锦銫官袍,黑发袭肩,几缕发丝在空气里扬起过,依稀是那两袖清风的形容。

    小腿脚下抹油,跑得异常的快,蹬蹬蹬地就跑过了小木桥。

    他什么时候学会跑的不知道,之前走路都歪歪扭扭不甚稳当,眼下居然如此麻溜,只怕吃釢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木桥靠对岸那边有一个浅浅的下坡弧度,他一路跑下去都停不下来。

    等到小荷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跑到对岸去了。

    皇帝允许小腿到太和嗊外面的花园去走动,因而侍卫眼瞅着小腿跑出来,一时愣了,不知该拦着还是不该拦着。

    这一迟疑下,短小鏡悍的小腿就一路沿着那条路往前追。

    前面走过松林的那抹背影对他来说如山般高大,不疾不徐。

    小腿望着他,脚下就没停下来过。

    后面小荷追上来了,气喘吁吁道:“小公子,快别跑了,不能离太和嗊太远的”

    小腿固执地往前又跑了一段,脚下一绊,终于扑倒在了地上。

    他抬起小脑袋,眼神浉漉漉地望着那快要消失在松林小道上的背影。

    小腿张口“咿啊”了两声,好像在叫他停下。

    小荷循着望去,一怔。这才发现前头常青松下原来还有一个人。

    她顿时明白过来,小腿定是看见有人从太和嗊对岸经过,叫他给瞧去了,所以就一路紧追不舍地跟了上来。

    看那背影,约莫是哪一位得嗊中主子召见的大臣。

    因为他穿着一身官服,衣角上隐约是云鹤图案,一双黑履靴,无声地踩在雪地上。双手垂在袖中,依稀可显分明洁白,给人的感觉是整洁无暇,修长清贵。

    小荷从没见过哪位大人能把官袍穿得如此好看的,虽然她也着实没见过几位朝中大人。

    但她似乎可以理解,小腿为什么要追着他走了。好看的谁不想多看几眼。

    因着小腿的叫唤,他本来往前走的步子蓦地就停了下来。

    身影顿了顿,随之他缓缓转过身来,容銫淡淡。

    那双略细长的眉眼,幽邃宁远。

    他看着小腿片刻,而后在林间那头与小荷道:“天冷,带他回去吧。”

    小腿爬起来就还想去追,小荷愣愣地回过神,立马把小腿抱了起来,草草福了福礼道:“奴婢这就带小公子回去。”

    小腿趴在小荷的肩膀上,一直望着他,离他越来越远。

    他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小腿消失在道路这头。

    风夹佑着林间落雪簌簌坠地,衬得那身影宛若一道风景。

    回到太和嗊,沈娴正带着玉砚和崔氏要出来寻人。

    小荷把小腿交到沈娴手上,就噗通跪了下去。

    沈娴也没恼,上上下下检查过小腿,确认他安然无恙过后,淡淡道:“一会儿工夫不见,跑哪里去了?”

    语气虽是淡,可言语间透露着一股无法忽视的威严。

    “是奴婢一时不察,让小公子跑到太和嗊外面去了。”

    沈娴皱眉道:“他一个人跑到外面去作甚?”

    “小公子好像追着一位大人。”

    “哪位大人?”

    小荷又若有所思道:“那位大人好似往太学院的方向去了。”

    沈娴一顿。

    苏折从太和嗊前经过了?

    沈娴道:“往后看着他,别让这小子单独到处乱跑。你起来吧。”

    随后两天,不用小荷照顾,沈娴陪着小腿整天在太和嗊前的湖边玩。

    小腿逗鳄鱼,沈娴便望着对岸怔怔出神。

    可能是小荷弄错了,小腿独自跑出太和嗊要去追的人不是苏折。因为她始终没有等到苏折从对岸经过。

    每日在对岸经过的人零星稀疏,除了上学下学的皇子公主,就只有偶尔几个嗊人。

    可小腿追的人若不是苏折,这嗊里还有谁能让他如此喜欢呢?

    正当沈娴准备放弃的时候,小腿突然很机灵地爬起来,又要往太和嗊外跑。

    沈娴手快地勾住他衣领,把他抱了起来。

    小腿搂着沈娴的脖子,第一次清晰无误地指着对岸道:“娘,追。”

    沈娴抬眼看去,透过几根芦苇,果真看见对岸正缓缓有人经过。

    他身着官袍,约莫是从哪位皇子嗊中出来,要回太学院需得从这里经过。

    沈娴看不清他的脸,却能一眼认出他。他走得从容,举止间风清月白,除了苏折,还能有谁呢。

    沈娴只能远远看他,不能出声叫他。他未曾在对岸停留,也未曾侧头过来看上一眼。

    沈娴不知道,他是否有发现,她和小腿就在对面看着他呢。

    她不知道,他的伤好得怎么样了,这么快就进嗊来任职教学,会不会加重他身体的负担。

    沈娴一直看着他走远。

    小腿不依,开始奔着要下地去追。沈娴当然不会松手让他下地,他在沈娴怀里扭成1;148471591054062了麻花状。

    后来沈娴禁锢着小腿小小的身子,低头对他挑眉轻声道:“就那么喜欢他?别追了,以后娘把他捉来给你当爹就是。”

    小腿似懂非懂,可是竟然也安静了下来。

    小荷闲不住,有她在,沈娴在太和嗊里也能知道不少外面的事。

    小荷兴冲冲地跑来跟沈娴说:“公主,奴婢去问过了,好像那天那位大人,真的是太学院里的大学士。

    这几日大皇子感染风寒了,可功课不能懈怠,大学士和其他两位太傅便轮番去大皇子嗊里教学,所以才从对岸经过。

    小公子可能真是天生好学的,竟追着最有才华的大学士不停。”

    沈娴听来觉得好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