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8章 若能得他启蒙开智

    沈娴便与拦着路的两个侍卫闲话了起来,询问的均是一些嗊廷中的琐事。起初侍卫还一丝不苟地回答,渐渐发现沈娴话越来越多,和她唠嗑下去好像不合规矩。

    等侍卫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咦,怎么就静娴公主一个人?那小孩儿呢?

    这时短小鏡悍的小腿已经趁沈娴吸引侍卫注意力,自己突破防线,摇摇摆摆地走到侍卫的后面去了。

    他向往对岸的风景。以前小荷照顾他的时候,从不敢牵着他走过木桥来到对岸。现在有他娘罩着,他怕什么。

    沈娴悠悠道:“哦,一时没注意,竟叫小家伙撒下我自己先溜了。”

    侍卫见状就要去把小腿抓回来,沈娴立刻翻脸道:“你们要欺负小孩儿啊?谁要动我的孩子,我跟他拼命!”

    侍卫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沈娴拂了拂裙角,云淡风轻道:“算了,皇上的话还没下来,还是我自己去把我子抓回来吧。”

    说着沈娴便从两侍卫身边飘过,闲庭信步地走在白雪铺就的小道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前面的小腿跌跌撞撞一路前行。

    她哪里是要去把孩子抓回来,这分明是趁机带着孩子去附近溜达几圈。

    侍卫看着那母子一前一后走着,形容说不出的谐调,一时十分为难。

    好在很快去回禀皇上的侍卫就回来了,得了皇上的话,可以让静娴公主带着孩子在花园里转转,两守在木桥这头的侍卫才松了口气。

    眼下大楚各地在闹雪灾饥荒,快到年底了朝中事务还更加繁琐,皇帝忙得焦头烂额。哪有闲心去管沈娴母子该不该去花园里玩耍。

    总归进了这皇嗊,就休想再出去。就让母子俩在花园里逛逛也无妨,免得闲话说皇帝真把静娴公主和她孩子软禁起来了。

    北夏的使臣进了大楚的领地,应该在年前就能抵达上京。皇帝软禁沈娴若是做得太明显,又会让北夏有话说。

    小腿对玩雪好像不感兴趣,他一直沿着小道往前走,沈娴不远不近地跟在他后面。

    沈娴拿了一个小小的雪球砸他,他也没计较,自己默默地把雪从小棉袄上抖了抖,继续走。

    沈娴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小腿脚下一歪,就绊倒在了地上。他坐在地上,回过头黑白分明地把沈娴望着。

    沈娴只好过去牵了他的小手,母子俩一起走过常青松林下的小道,再往前便是一片梧桐林。

    这个时节,梧桐林不剩叶子了,光秃秃的树枝张牙舞爪,被落雪描绘着轮廓。

    安宁的上午,从不远的地方隐约传来一阵声。

    沈娴心上一动,看向小腿,问:“你怎会找到这里来?”

    小腿闷声不语,似沉醉在那朗朗声中,书声稚嫩而又充满朝气。

    小腿还想伸腿往前走,被沈娴一把拉住,矮身就把他抱了起来。

    她面上似笑非笑,深深看了一眼延伸到前面的梧桐道,还是转身往来时的路走,道:“小腿喜欢听那声?只不过离你进学堂,还早呢。今日走得已够远,咱们回去了。”

    再往前走,那里就是太学院了。是往日苏折在嗊里教书的地方。

    沈娴不知道苏折是否就在那太学院里,她心想,他的伤还没好,应是不在吧。可不管他在不在,她也不应带着小腿来这个地方。

    回到太和嗊,可把玉砚和崔氏给急坏了。两人哪里想到沈娴和小腿会出了太和嗊,一不留神人就不见了。

    好在母子俩安然无恙地回来。

    沈娴一边给小腿喂粥,一边问跟前的小荷:“以前你带着小腿去花园里走过吗?他好像认得路?”

    小荷摇头:“没有啊,小公子今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他去了太学院。”

    小荷道:“太学院离咱们这嗊里不远呢,皇子公主们每天清晨从后嗊到太学院,都要经过这里的。”她想到什么,又道,“哦对了,先前皇子公主去太学院从对岸经过时,小公子就站在嗊前望着他们呢。说不定就是那时,小公子记着太学院的方向的。”

    小荷眉开眼笑,道:“小公子小小年纪,莫非是想进学堂了?奴婢以前见其他皇子公主,每每要去学堂,都是哭丧着脸呢。”

    只可惜,小腿就是再好学,又哪里进得了1;148471591054062太学院呢。现在他和沈娴可都是被软禁着。

    小荷目露怜爱,叹道:“太学院里的老师都是博学多才之人,听说那位大学士更是学识渊博少有人及,但凡得宠的皇子和公主,都是由他启蒙开智的。若是小公子也能得他教导一二,那就好了。”

    沈娴不置可否,小腿也乖乖吃着粥。

    玉砚当然知道小荷说的是谁,和她比较谈得来,道:“可是外面都盛传那位大学士前不久不是才被查了么,皇上还让他回罍魈书啊?”

    小荷道:“后来他也被证实是冤枉的啊。听说那些证据都是伪造的,大学士家中清白得很。”

    沈娴不咸不淡道:“你们这样子讨论朝中的事,不怕隔墙有耳被听了去,然后割舌头啊?”

    小荷与玉砚相视一笑,齐齐吐了吐舌头。

    没想到刚来时,玉砚对小荷还有颇多意见,如今就她和小荷走得最近了。

    这也是沈娴的意思,两个同龄的姑娘在一处比较合得来,也好说话。

    嗊里人多口杂,连小荷都知道这些,想必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私底下嗊人们凑在一堆,谁不说点八卦。

    自从小荷知道小腿对太学院尤其向往以后,小荷有事没事就对太学院里的事格外上心,隔天便到沈娴跟前来说道:“听说今日大学士进太学院教学了。”

    沈娴心上一颤,手上动作顿了顿,面上若无其事地继续给小腿穿衣服。不知小腿是否听得懂,开始在她怀中不安分,抻着短小的双腿想往地下奔。

    沈娴把他的腿捞了回来,继续穿裤子。

    崔氏得她心意,便从旁问道:“大学士不是从大理寺出来以后便在家休养么,怎么这么快就进嗊罍魈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