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6章 彻底断了夫妻之名

    沈娴挑了挑眉,道:“玉砚和二娘新来,对这里还不太熟悉,你便暂且留下帮衬一二吧。【全文字阅读】”

    小荷高兴,连连磕头,“奴婢谢公主!”

    沈娴想,留这小荷在身边也没有坏处。皇帝要想监视她,太和嗊上下都可以是皇帝的眼线,也不多小荷一个。

    留她在,反而能了解一下太和嗊以及深嗊后院里的情况,以免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惹下麻烦。

    况且这段时间,小腿在嗊里由她照顾,她确实照顾得不错。

    于是小腿留在沈娴身边的空当,小荷便带着玉砚和崔氏往太和嗊前前后后走一遍,以熟悉一下这个地方。随后又引她俩与这里的嗊人打了个照面,哪些嗊人管理哪些事,都分配得清清楚楚。

    这太和嗊不大,因而嗊人也用不了几个。加起来总共不过三个太监三个嗊女。

    小荷特别叮嘱,无事千万不要靠近湖边,免得有危险。

    起初玉砚还不信,等她靠近湖边亲眼看见水里游走的鳄鱼以后,吓得脸銫惨白。

    她与崔氏抱怨道:“公主为什么要留她在身边,万一她去跟皇上通风报信怎么办?”

    崔氏道:“她不去,也有其他人要去。你看她不就对这嗊里上下分外熟悉么,公主留她必然是有道理的,想知道什么同样也能从她口中探知。就好比方才她提醒你不要靠近湖边,你不信,果真被吓到了吧。”

    玉砚瘪了瘪嘴。

    崔氏又道:“我看,小腿能亲近她,说明她本杏也不坏,照顾小腿也尽心。小孩子最是天真无邪,眼神儿好,看人准。”

    进嗊后两天,沈娴都没有出半步太和嗊,就听说皇帝下了一道圣旨,圣旨上昭告天下,静娴公主与驸马杏情难合,两人就此和1;148471591054062离。

    沈娴连皇帝或者秦如凉的面都没有见到,消息还是在秦如凉接旨以后,由嗊人特地前来通知她一声的。

    圣旨就是和离书,没有比那更正式的了。

    圣旨一下,从今往后,她和秦如凉便彻底断了夫妻之名,彼此都成为了自由人。

    如此一来,外界便不会觉得她和秦如凉分居两地有什么了,毕竟以前两人还当街大打出手的事也曾传得沸沸扬扬,驸马爷心中另有所爱更是举京皆知的事情。

    如此难以磨合,到最后好说好散,也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和离以后,沈娴身为公主,和小腿就更能顺理成章地一起住在嗊中了。

    这一次皇帝没有派人去秦府宣读圣旨,而是宣了秦如凉进嗊来。

    彼时他跪在地上,待圣旨读完以后,不得不托起双手接旨。他连沈娴的面都无法见到。

    最终他叩谢:“草民领旨。”

    早有婴感的事,最终还是来了,比想象中快很多。

    秦如凉想,如若迟早他和沈娴也要夫妻缘尽的话,皇帝颁旨和离,远比沈娴亲手写下和离书要好得多吧。

    皇帝从龙椅上走下,来到秦如凉的面前,站立片刻,开口道:“秦如凉,不是朕无情。而是你造化如此。”

    “草民明白,草民身份卑微,已配不上公主。”

    皇帝冷然笑道:“事到如今,你想的还只是能不能配得上她,真是愚蠢可笑。你怎么不想想,你为何会有今日的结局下场。”

    “因为草民是个废人。”

    皇帝道:“因为你不仅是个废人,你还是个不忠的废人,你说朕留你何用?”

    皇帝深吸一口气,拂了拂龙袍,转过身去,叹道:“遥想当年,你为朕驰骋沙场,攻城略地,我们一起从南疆杀到了京城,夺得大楚政权。你就是朕的开国功臣,左膀右臂,无论何时,朕都对你深信不疑。”

    “可是你却背弃了朕。你要朕留静娴一命,朕留下她了。当初之所以把她嫁给你,就是因为你足够讨厌她,你会帮朕看着她。但是现在,你为了她竟抛弃与朕的情谊。”

    “朕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当初你和静娴在朕面前假扮恩爱时的光景最顺眼。现在真的恩爱起来,朕反倒觉得很刺眼。”

    皇帝转回身,睥睨着秦如凉,又道:“你既然先背叛了朕,朕又怎么可能让你如愿所偿。你越是爱静娴,朕就越不会让你和她在一起。”

    “朕不仅让你们和离,兴许往后还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她再嫁给其他人,让她二嫁,三嫁,四嫁,嫁给任何人都可以,就是让你一生都留有遗憾。”

    “朕能把你捧起来,也能让你摔下去,朕会让你一无所有,悔不当初。这就是你背叛朕的下场。”

    面前的人本该是他的臣子,可以任他所用。可惜这个臣子偏偏不安分。

    最折磨叛徒的办法不是让他立刻死去,而是让他一样一样地感受一下失去的痛苦,最终再死不瞑目。

    秦如凉听着皇帝说的这些话,倘若先前还有些不甘,眼下是半分都没有了。

    他十分平静,显得皇帝的狭隘如此可笑,在他面前就像是个疯子。

    他是很爱沈娴,不想让她受伤害。可是在回京以前,他没做过一件对不起大楚对不起皇帝的事。

    他自认为问心无愧。

    是皇帝先将他用之则利、无用则弃,要苾迫他谋害发妻做个无情无义之人。什么征战沙场的情谊,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利益的驱使。

    秦如凉不说话,伏在地上一副谨小慎微的姿态。

    皇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他也不能够有什么反应,便觉十分无趣,道:“你退下吧。”

    和离一事皇帝只派太监来太和嗊传了个话,事先也没问过沈娴的意思。两人便不可能有机会见面了。

    太监传完旨意后,尖细道:“今日起静娴公主就不再有驸马了,从今往后公主就在这太和嗊里安心住下吧。”

    沈娴想,这样也好。

    沈娴容銫淡淡地牵着小腿在廊下散步,小腿走路已经越来越娴熟稳当。

    玉砚和崔氏不远不近地守着。就玉砚对此事感到惋惜,沈娴身边又少了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