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0章 借用一下你的床

    沈娴知他已疲倦至极,不多耽搁,赶紧把他的伤都处理完毕后,褪下血衣,换上干净衣服,才支撑着他身体的一半重量,扶他上床。

    苏折躺下去的时候,险些把沈娴也带扑在他身上。

    沈娴撑着手臂,怕压到他的伤口,身体尽量拉开点点距离,俯头鼻尖相抵地看着他,道:“现在乖乖闭上眼睛,睡觉。”

    她的声音似安魂咒一般,能让苏折感到安心,又道:“我会一直守着你。”

    他竟也是如此好哄的人。闻言果真就缓缓闭上了眼。

    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别说守他一夜,就是每日每夜地守着他,她也心甘情愿啊。

    只不过眼下还有后续要处理,沈娴还不能闲下来。不然等官兵真搜到此处,事情就麻烦了。

    沈娴低下头,在他微凉的滣上亲了一下,替他掖好被子避免着凉,才起身去打开门和窗。

    外面的冷空气一钻进来,很快就把屋中的血腥气给卷走了。

    窗外漆黑的夜里,犹在蟼惻大片大片的鹅毛飞雪。

    她不耽搁,把药箱收拾了,地上的血迹用水和巾子擦拭得干干净净,随后把血水泼进院子里的花坛内。

    她捡起苏折的血衣,将自己得来的那片布料对比了一下袖角,那里果真缺了一块,布料刚好能够完美地钳回去。

    她很庆幸,幸秦如凉捡到了这布料,幸她能够确认这就是苏折的。幸她,来得很及时,可以帮他善后,为他做一点点事。

    沈娴把布料塞进血衣里,当即拿着苏折的血衣出房去。

    还不等走出院子,管家就迎了上来。

    沈娴血衣交给管家,道:“这个拿去处理了,一小片布料都不要留下。”

    管家道:“公主放心吧,老奴会处理妥当的。炉子早就发起来了,火苗正旺呢。”

    然而,管家正要抱着血衣离开,这时匆匆有个家仆跑了过来,神銫难掩慌张,压低声音道:“不好了,我看见有官兵进巷子里了,若要是挨家挨户搜的话,很快就会搜到这里来的!”

    先前两个打着灯笼出去找血迹掩埋的家仆不敢放松警惕,一直守在那大门后,没想到竟真的等来了官兵。

    沈娴冷凝地眯了眯眼,看样子这次禁卫军是铁了心非要找到刺客不可。不仅寻常百姓家一家都不放过,这里多是京中达官显贵居住之地,他们居然也不放过。

    只要让他们搜,今夜若是搜过这里,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话,也就不会再怀疑到苏折的头上来。

    管家也有些慌了,道:“这可如何是好?”

    沈娴道:“这血衣来不及烧了,你赶紧找个后院雪深的地方埋起来,等事后再处理。”

    她又对家仆道:“去通知大家,不用守在外面了,立刻回房去睡觉。若是有人敲门,再出来开门。不要紧张,小心翼翼一点便是。hòu mén巷子里找到血迹了吗?”

    那家仆摇了摇头,道:“但hòu mén的足迹已经彻底抹去了。”

    沈娴望了望天,若是有血迹,也应该被大雪掩埋了吧。她道:“按我说的去办吧。”

    管家怎能放心,问:“那大人的伤怎么办?公主怎么办?”

    沈娴道:“他们若是进来搜,让他们搜便是。一会儿我把房内的灯熄了,你对外只说是大人在大理寺受的伤病还没好,早早就睡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家闻言就匆匆忙忙出院子去。

    沈娴站在屋檐下,看着通往院外的过道,1;148471591054062来来往往都是杂乱的脚印。这样不行,若要是厉害一点的禁卫军过来,一看这些脚印,便知道有人频繁往这里进出过。

    好在过道两边栽种着常青树,这个时候树上积雪已经很多了。她走到院子最外面的那棵树下,手握紧成拳,一拳用力地击打在树干上。

    沈娴想起了以前击打木人桩练武的时候,她拿出那股子钢韧劲儿出来,挨个拳头揍向树干,簌簌积雪从枝桠上滚落下来,恰到好处地重新铺在这条过道上。

    她重新回到屋檐下,手已经变得麻木,失去了知觉,那眉目却是清冷沉静。见过道上的脚印已经被抹得干干净净,便抖了抖浑身的雪渍,方才转身进屋去。

    房中已经没有了血腥味,床上的人睡得十分安静。

    她关了门和窗,移步到案几旁,随手揭开冷透的香炉,拿起旁边锦盒里的上好沉香,重新点燃了一块,放进香炉内。

    幽幽沉香从香炉盖上的图纹缝隙间溢了出来。

    沈娴做好了这些,便随手拂灭了烛火。

    房内瞬时陷入了黑暗。

    她嫫黑站到床边,抬手抽下发间的白玉簪,青丝如瀑泻下在腰上。她抬手解了衣带,褪去外衣,把衣裳压在了被子下,又双脚蹬了鞋,把鞋往床底塞去。

    沈娴低低道:“苏折,借用一下你的床。”

    说罢,她也顾不上什么了,反正眼下苏折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她便利索地爬上床,揭开被子躺了进去。

    她躺在外侧,方便一会儿下床去,也不至于吵到苏折。廊下的灯灭了,房里的灯也熄了,光线昏暗,容易蒙混过关。

    大不了就是被发现,她一个女人和苏折睡在一起,也顶多会被认为是他的妻妾。只要她发丝凌乱一些,不让禁卫军看到她的脸。

    再者,关键时候,她还能以假乱真一下。

    苏折身上滇濆温淡淡凉凉的,这床上枕间,全是属于他的气息。沈娴原本不紧张,可是当她躺下来以后,嗅濜快得像要跳出哅膛似的。

    为一个人而心动,嗅濜就是这么不安分,只会为了他上蹿下跳。

    沈娴暗暗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很快,外面便响起了脚步声。正越来越近,直接进了这个院子。

    沈娴睁着双眼,外面隐约有火光一闪而过,依稀还伴随着管家着急又无奈的话语声:“官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家大人自从大理寺出来以后,身上伤还没好,病又袭身,大夫叮嘱要仔细静养的,所以是早早就歇下了,如今身体虚弱得是一点凉都受不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