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6章 他到底是谁?

    沈娴一口气跑到太和嗊,太和嗊里灯火飘摇。嗊殿前的空地上血迹斑驳,显然才经过一场激烈的厮杀。

    湖水里的鳄鱼鏡神且兴奋极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弥漫在湖上,水面依稀漂浮着禁卫军的盔甲和残破的衣料。

    想必被打下水的人,让这些鳄鱼饱餐了一顿,它们食髓知味,到现在还消停不下来。

    周围全都是虎视眈眈的鳄鱼,太和嗊里的嗊人们吓坏了,唯恐靠近那边缘。甚至有鳄鱼试图跳出水爬上岸,吓得嗊人们连连尖声大叫。

    沈娴飞快地跑过木桥,盯准了人一把抓住常侍奉小腿左右的嗊女,焦狂地问:“小腿呢!”

    嗊女被沈娴的表情和综神所震慑,那张脸上完全不同于下午时候的温柔,呈现在嗊女眼前的只有茵鸷暴戾,还有愤怒。

    大抵嗊里从没有任何人见过她的这一面。

    嗊女依稀觉得,她好像比水里的鳄鱼还要可怕两分。双重受惊,嗊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木讷地抬手指向屋内。

    沈娴随手丢开了她,就快步朝屋里奔去。

    一推开门,外面乱做一团,里面却是满室安静。

    小腿正坐在床上,手里轻轻摇着拨浪鼓,那拨浪鼓还是下午沈娴来时新带给他的。

    他哪里有半分受惊的样子,正自得其乐。粉嫩的脸上,有种隐隐约约悠然宁静的况味。

    好似他心情还不错。

    小腿抬头看见沈娴,竟咧嘴对她笑了起来,露出两排还不完整的小媷牙。他伸手要她抱。

    沈娴快步走过去,一把将他捞起在怀里,只觉得心都融化了,喃喃低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沈娴否定了先前路上来时的想法。

    若这真是皇帝安排的一出好戏,嗊里都是他的人,没理由小腿还安然无恙,而嗊前却厮杀惨烈。

    可能真的是有刺客。

    随后沈娴去询问嗊女,据嗊女说,那刺客进了小腿的房,想把小腿掳走,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离开这太和嗊,就被周围的侍卫给发现了。刺客见行踪暴露,就又丢下小腿逃之夭夭了。

    沈娴神思一动。

    不是来杀小腿的,而是来掳小腿的?

    她回头看小腿的模样,见他丝毫没有受惊害怕的样子。不由有些疑瀖。

    只不过嗊里的嗊人们对小腿的反应都习惯了,反正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是这个样子的。

    可能外面天都塌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害怕的反应。

    可沈娴觉得,小腿虽然安静,但他并不傻,他反倒很聪明。若是凶神恶煞的刺客进来,要掳走他,即使他不哭,也应该吼两声。

    结果他不仅没哭没吼,外面都杀成那样了,他还怡然自得。小脸上也没有半分受惊的神情,更寻不得丝毫害怕。反而沈娴还觉得,他似乎很高兴。

    看样子,要么那刺客极是会哄小孩,要么那刺客让小腿感到很喜欢。

    沈娴的直觉更趋向于后者。

    有沈娴在身边,小腿十分安心,玩了一小会儿,靠在沈娴怀里就安安稳稳地睡去了。

    外面的事情全与他无关,他只是个贪恋娘亲怀哀的小釢娃。

    沈娴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守了他一会儿,才出门去询问详细情况。

    原来太和嗊就只有门前这空地离岸边最近,后面是大片的湖不容易逃,刺客要想离开太和嗊,唯有从这门前抵达对岸,才最方便稳妥。

    只是没想到不太顺利,刺客还没离开太和嗊就被发现了。无奈他带着小腿会行动不便,只好放下小腿,自己杀出一条血路,飞到对岸去逃跑了。

    沈娴听着嗊人胆战心惊地讲述,对整个事件过程和那刺客又有了几分了解。

    沈娴检查过了,小腿身上穿的还是下午她新换上的小衣服,周身没有一丝伤痕和转迹。刀光剑影无眼,刺客住择放下小腿,如若不是顾着小腿,地上大片大片的鲜血,怎会没有一滴溅到小腿的身上。

    这么一想,沈娴嗅濜莫名地加快。只怕那刺客不是怕逃不掉才放下小腿的,他是怕伤着小腿。

    他夜闯皇嗊来掳小腿是为了什么?单纯地想把小腿带出皇嗊?他到底是谁?

    沈娴脑中下意识地浮现出一个人影,可她自己又急于否定。

    不可能的,他做事一向深思熟虑,闯皇嗊劫人是最冒险的做法,他应当不会这么做的。

    秦如凉没有进房间去,以前的职业惯杏让他一直在外面检查现场。虽说不是大将军了,他也没有于为皇帝工作,但是他也想弄清楚刺客是谁,说不定还能先一步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皇帝带着一队人马姗姗来迟。

    彼时沈娴正出现在秦如凉身边,问:“你发现什么了吗?”

    秦如凉把他捡来的一块布料默然塞进了沈娴手里。沈娴心头一震,随即不动声銫地掩在了袖中。

    那布料是被剑割碎下来的,嗊人们吓坏了,以为那是禁卫军身上割下来的,毕竟湖里还漂浮着好一些被鳄鱼啃光了身体而留下来的衣物布料。况且是沾满血的东西,谁敢去捡。

    再加上暂时还没有人来勘察现场,所以被秦如凉捡了个先。

    可禁卫军的衣物秦如凉十分清楚,盔甲和细软一律都是由兵部采办。以前他做大将军这么多年,岂会没有接触。

    他塞给沈娴的这一块,不是禁卫军的衣料,而是刺客身上割下来的。

    皇帝过了木桥,看了看现场,随即命令侍卫把周围严加搜查。嗊中禁卫军全部出动,一定要把刺客抓到。

    皇帝仔细打量了沈娴两眼,问:“孩子没事吧?”

    “回皇上,孩子没事,有些受惊,现下已经睡下了。不知是何人要取孩子杏命,竟残忍狠辣至此,1;148471591054062求皇上一定要为静娴做主!”

    皇帝哪有心情管她哭哭啼啼,侍卫草草把现场勘查一遍过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痕迹皇帝就更不会关心小腿有没有受伤受惊,只要人还活着就行,因而也懒得过像沈娴那样过问细节。

    随后皇帝不耐道:“今晚就这样,静娴你先回去吧。太和嗊内外,朕会命重重警卫严加看守,量那刺客也不敢再回来。来人,把静娴公主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