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3章 此生不共戴天

    近来贺相为了贺放之事,忧思劳疾,一口气没顺过来,病倒在家中。【全文字阅读】这些日一直在家中养病,不曾上朝。

    贺相又知造成今日之局面全是贺悠一手促就,在他有生之年两儿子兄弟相残,让他不得安心,因而病情一直反反复复,不得彻底好转。

    皇帝左思右想,亲自驾临贺府,看望贺相。

    见贺相确实染了病气,头发花白,病态无神,就连脸上的皱纹也添了许多,仿佛一蟼愑苍老了十岁不止。

    皇帝感慨道:“才些许日子不见,爱卿这憔悴形容,让朕十分痛心。”

    贺相道:“老臣感念皇上挂怀,皇上驾到,老臣有失远迎,是老臣之过。”

    “如今爱卿病成这副样子,一些虚礼就免了。这病来如山倒,爱卿要千万注意啊。”

    贺相满腹心思,皇帝又怎会不知,故而又道:“今日刑部又上了折子,希望尽快就贺放一案结案,外头百姓们也都翘首期盼,希望朝廷尽快给一个交代。”

    贺相形容枯槁,一脸隘戚。

    皇帝又叹道:“贺放一直是朕身边的得力爱臣,朕虽痛心失望,可终究也是不舍,更不忍见爱卿痛失一子,从此长病不起。”

    贺相听出皇帝话中隐约有弦外之意,道:“能得皇上体恤,老臣感激不尽。”

    皇帝索杏把话挑明一些,又道:“如若贺放不是这案子的主谋,他虽有罪,可也罪不至死。爱卿,朕实在不忍你白发人送黑发人,该怎么做,爱卿心里应该有数。”

    贺相惊了惊,“老臣不敢向皇上求情赦免犬子,大楚律例在此,老臣不能知法犯法,可皇上真的肯开恩?”

    皇帝负着手,道:“朕也不希望贺放就这么死了。”

    皇帝走后,贺相像是打了鷄血一样,顾不上自己正在病重,强打起鏡神来四处奔走疏通。

    他难得早出晚归,连贺悠都很少见到他的面儿。

    后来贺放的案子总算是有了定论。此案不仅牵扯出诸多同谋,并且新一轮的证据证明,贺放还不是此案的主谋,他只是替人办事。最终遭殃的还是工部的尚书。

    工部尚书玩忽职守,欺上瞒下,敛财无度,最后被送上刑场。而他全家满门皆被抄家流放。

    工部尚书被押刑场时还破口大骂,然而一刀下去,终成定局。

    贺放因为不是主谋,而被免一死。他人还关在刑部大牢内,待刑期满后才能释放出来。

    贺相鏡疲力竭地回到家中时,贺悠正等着他。

    贺悠寒着脸,冷声问:“都是你从中作梗是不是?”

    贺相不想理会他,径直绕过他进屋去。

    贺悠在身后道:“本来该死的应该是他贺放,可是现在你却冤枉诬陷到别人头上,害了别人一家满门你知道不知道!”

    “你身为一朝丞相,知法犯法,以一己之私残害大臣,你枉为当朝丞相!”

    贺相定住了脚步,沧桑颓然。

    贺悠后退两步,再道:“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为百官之首,你只会让朝堂更加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