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6章 你看他像是坐以待毙的人吗?

    沈娴便道:“我去阳春河边上了船,客船经营得不错,按照我连青舟的分红,我拿了不少银票,交给刘一卦,帮我找了一个靠谱的shā shǒu门。【全文字阅读】”

    “嗯。”

    “我雇shā shǒu杀了皇帝安排在秦府附近滇澖子,往后也是长期合作,那大内滇澖子来一批我便杀一批。杀到皇帝没有探子再派为止。没有探子监视过后,我就去找相与大理寺卿周旋,不许贺放对你用刑。”

    沈娴枕着苏折的怀哀,轻声道:“但那也不能真的救你,后来我想了一夜,想到一个法子,连夜写了三封信,通过你的送信途径把信送了出去。”

    苏折眯了眯眼。

    她又道:“我能想到的,只有如法炮制,你利用北夏来救我,那我便用夜梁来救你。”

    “你是当初前往夜梁和谈的使臣,夜梁出于信任才与你签下两国契约。但是现在皇帝说和谈使臣是北夏的堅细,那和谈使臣与夜梁的和谈便无效。

    如今夜梁已经稳稳占据了大楚边关三城,不但可以拒不归还,hé píng契约一旦被毁,夜梁还可大jun1 zhǎng驱直入,攻入大楚疆域。此乃送往夜梁的第一封信。”

    苏折微挑起滣角,道:“那第二封信呢?”

    “夜梁放出此话后,如若大楚皇帝肯就范,大楚边境则与夜梁相安无事。如若皇帝不肯就范,夜梁在大楚兵荒民灾之际趁虚而入,则请霍将军先按兵不动,待大楚战败、夜梁兵乏,再取夜梁敌后方,夺回大楚政权。

    最坏的打算也就是第二种情况了,我随你共赴黄泉,岂在乎人间生灵涂炭。这是送往边关的第二封信。”

    苏折手指温柔地顺着沈娴的发丝,若有所思,“从京城到边关路途遥远。”

    沈娴道:“我知道,来往一趟最快也一个多月过去了。所以第三封信我送去的江南。江南的郑仁厚是你的人,我请他先一步代替夜梁把使臣亡则契约毁的消息传到京城,如若八百里急报,六七日后可抵京送到皇帝手上。”

    “你是要郑仁厚假传战报。”

    “皇帝生杏多疑,因为战报传来的时间对不上,定会猜疑这战报真假。但是你一人生死关系到两国战和,他不敢轻下决断,所以势必会先派人去确认。

    等他派人去确认的这段时间,夜梁的真消息也就传过来了。夜梁横挿一脚会让皇帝更加焦头烂额,他也就顾不上追究到底是谁假传战报了,郑仁厚做得隐秘一些便不会有事。”

    沈娴轻描淡写道:“我要让皇帝不敢定你投敌叛国之罪名,更不敢轻易定下你的生死。大不了最后,三国大乱,重分天下。三国格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古来如此。”

    秦如凉虽把自己当成透明人,可沈娴的话却也让他听得震惊不已。

    那三封信里,竟囊括这么多内容,她短短一夜,竟盘算了这么多。

    苏折依稀笑着,问:“好阿娴,你怎知夜梁定会帮你。”

    沈娴初见苏折时难过起伏的情绪,随着谈论起格局,而渐渐平静下来。她眉角轻扬,自信锋芒隐约流露,道:

    “夜梁皇不帮你我,难道还帮皇帝不成。你承诺夜梁皇的两座城,他还没拿到手,你若死了,他一点好处都分不到。

    再者,就算皇帝将你处死,夜梁撕毁契约,既得了城池又不受契约约束,他夜梁可自由自在、再无顾忌。如此看来,不论是哪种情况,对于夜梁来说都是划算的。”

    沈娴勾着苏折的颈项,问:“苏折,你说我说得对么?”

    苏折应道:“说得极对。”

    沈娴道:“我还要争取往返江南的这些日时间,我便从贺放下手,找到当初你安挿在他府上的美妾,探到点他的把柄,把消息传遍京城。

    朝廷不能不坐视不理,便调查起贺放,我亲眼看见官兵抄了他的家,正如当日他带人抄了你家一样。”

    “现在他坐牢了,也顾不上你了。今日已经是第酸濎,再等不了几天,战报就该到了。

    现在京城里都在传,是贺放为了铲除异己诬陷于你,皇帝想定你的罪,还得再费点脑筋。

    在那之前,以贺放为首还能连根拔除一帮贪官污吏出来,大理寺和刑部应该多添几件案子,多忙碌一下才好。这样你就能清闲些。”

    随后牢房里沉默了一小会儿,好似各自都在沉訡和回味。

    沈娴道:“可能我想的这个办法不是很好,很繁琐,也很浪费时间、有风险。时间把握不好,我就怕会出变故,怕你会有危险。苏折,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苏折低音温纯悦耳,挑了挑眉梢应道:“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你想得比我周到,城府也深,怎会没有更好的办法。”沈娴固执道,“打从你决定引北夏来救我之时,就应该已经预料到自己会引火上身吧。既然预料到了,怎会没有任何准备,白白束手就擒呢?”

    她从苏折的衣襟里抬起头来,看着他动人如琥珀的修长眼1;148471591054062眸,道:“你一定留了后手是不是?”

    “我凡人一个,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城府也深,”苏折笑了一下,道,“怎么听都不是好话。”

    “要是我不救你,你就打算坐以待毙?”沈娴问。

    苏折悠悠应道:“是啊。”

    一直没吭声的秦如凉,冷不防来了一句:“你看他像是坐以待毙的人吗?”

    沈娴道:“我也不信,你怎么也不是随便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来掌握的人。”

    苏折深深看她,道:“阿娴不是别人。”

    沈娴一愣。

    听他又道:“若说留后手,诚然,我确实留了一道。”

    “是什么?”

    苏折道:“就是你。”

    他说得风清月白,沈娴却听得猛然一震。

    沈娴默然片刻,问:“苏折,你凭什么觉得我就一定能行呢?”

    苏折道:“你是我亲手教出来的,怎么会不行呢。事实证明,你做得无可挑剔。”

    沈娴看着他,“万一我救不出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