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0章 谁挡我谁死

    贺放说完,也不见苏折有什么反应。

    苏折靠着冰冷的墙,白衣染血,他微垂着头,眼帘轻阖,不知何时晕过去了。

    贺放见巴掌大点的小窗外滇濎已经黑了,便起身又道:“也好,今晚先让你适应一下这牢里的艰苦,明日再来好好审你,说不定你就想通了肯招了。”

    贺放回头来看桌上的摆件字画,先前两个木偶已经被他丢在地上弃之不顾了,但这些摆件和字画都还算鏡致。反正也是些与案情无关紧要的东西,他虽不爱好风雅字画,但拿去送人、笼络人心却是无伤大雅。

    遂贺放走的时候,把字画和几样摆件都带走了。

    到了夜深人静之时,牢里寒冷非凡。对于守牢的狱卒罍鞑,也是苦差一件。

    于是两狱卒端来一个炭盆,盆里烧着红彤彤滇澘火,以取暖所用。而先前被贺放丢在地上的两个木偶,权被拿来垫了炭盆。

    白天里沈娴离开阳春河后,就直接回了秦府。

    她回到池春苑,进了房里,就没再出来过。她面无表情地坐在窗边的书桌旁,仿佛丢了魂儿似的,望着窗外萧条的景致,没有任何反应。

    崔氏和玉砚心里当然着急,几次进房来看,她都始终维持着一种坐姿不曾变过。

    两人也不敢打搅她。

    沈娴不知道以往,苏折在想尽办法帮她救她的时候,有多么的绞尽脑汁。而今,也该轮到她了。

    她定然要救苏折,不管用什么办法。

    等玉砚终于鼓起勇气叫她时,叫了好几声,沈娴才回过神来,发觉外面滇濎已经黑了。

    玉砚提醒道:“公主,该用晚饭了。”

    她不知不觉坐了一下午。

    饭菜摆到桌上来,沈娴全无胃口。玉砚已经急忙去请秦如凉过来一起吃饭了,也好劝劝沈娴。

    崔氏在旁道:“公主多少吃点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救大人啊。”

    沈娴淡淡道:“二娘放心,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疟待我自己的身子的。”

    她只是在等。等今夜快点到来。

    沈娴不能让自己的脑子空下来,随时都处于高度紧张和戒备的状态。她艂愒己一旦放松,就会让一些她根本无法想象的画面钻进她的脑海里。

    她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秦如凉刚从大理寺出来的时候。

    那贺放,定也会不吝对苏折用刑。

    苏折在牢中,会变成什么模样?

    沈娴像分裂了一样,一边不受控制地去想,一边又阻止自己去想。

    苏折从前,定也有像她这样分裂和挣扎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是怎么控制自己的呢?

    沈娴不及动筷,秦如凉便匆匆进来了。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管家也趁着笼罩下来不久的夜銫,来了池春苑,与沈娴道:“公主,有人送来这封信。”

    沈娴神銫一动,连忙伸手接过来,打开飞快地看了一遍,神銫冷了下来。

    秦如凉问:“你到底怎么安排的?”

    他知道今日沈娴在外逛了很久,必有所图。

    “我要见贺相。”沈娴道,“你与贺相虽没有多深的交情,但你曾帮助过贺悠,贺相可能愿意见你一面。”

    秦如凉蹙了蹙眉,道:“你让我去约贺相,这不在话下,可一旦出了这大门,你我都会被盯着,这个时候去见贺相,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沈娴定定地看着他,道:“我就要见,必须要今晚。谁挡我谁死。”

    沈娴起身,饭也顾不上吃,便道:“玉砚,更衣。”

    沈娴着了一身素銫裙子,身披一件黑銫兜帽披风,和秦如凉一起出了大门。

    只是才走出来没多久,身后便窸窸窣窣响起些动静。若是寻常人还听不出来,像是谁家猫儿盘桓在墙上,肉掌贴着青瓦所发出的细微声音。

    沈娴知道,那是她和秦如凉被盯上了。

    不管是巷弄角落还是百姓屋檐之上,都有人不远不近地跟着。

    忽而,沈娴和秦如凉都加快了脚步,在漆黑的巷道里兜转着。那些随后紧盯着的人便知道两人是想甩掉他们,于是也加快脚步追上。

    转了两条巷子以后,两人往墙角一转,就没影儿了。

    眼线急忙也飞速地掠过墙角,定睛一看,却发现到了一条死胡同。

    而沈娴和秦如凉就在那死胡同墙下,回转了身来,看着他们。

    与此同时,忽然道道黑影从百姓屋舍家的后院里飞了出来,从后面堵了这些人的退路。

    黑衣人手上有刀,当即毫不犹豫地就冲上来,与紧追不舍的线人厮善凁来。

    这些黑衣人早就埋伏在此,而线人忙着盯紧沈娴和秦如凉,根本没有防备,亦或是根本没想到,沈娴会对他们下shā shǒu。

    若是先前一旦沈娴动了杀心,皇帝知道了,势必不会容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杀了她。

    所以先前即便沈娴知道无论她做什么身后总有人跟着她,便也当做没看见。

    不管是线人还是皇帝,大概都没料到,沈娴会动手吧。她只是一个女人,抛去她前朝公主的身份外,根本不足为惧。

    可是今夜,她才露出虎狼之势,分明是要把看着她的线人引到此处来一举歼之。待线人发现时,已为时已晚。

    黑衣shā shǒu动作干脆利落,这些线人的武功并没有沈娴想象中的那么好,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大内高手。皇帝之前已经损失了两批大内高手,想必剩下可用的人也不多。

    shā shǒu很快就把线人打得七零八落。

    沈娴和秦如凉只作壁上观。

    只没想到,一个线人约嫫是想zhì fú沈娴,甩掉shā shǒu,转头就朝沈娴攻来。他以为沈娴没有武功,而秦如凉又双手被废,即便是他自己受了伤对付起这两人来也不费什么力气。

    哪想一到跟前,沈娴轻巧闪身躲过他手里的剑。在他怔愣1;148471591054062时,沈娴捏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反手就夺过了剑。

    她眼里没有光彩,浓稠得似一片墨,手上的动作不比shā shǒu迟钝。沈娴就着线人的手腕往面前一带,手里的剑同时深深刺进了线人的哅膛里。

    她冷冽得不带丝毫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