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9章 这木偶女的是谁?

    桌上堆着一些物件,无疑是苏折家里的,几幅字画滚落在地,还有他书房里的几样摆件,和两只轮廓模糊的木偶。

    他家最值钱的,就莫过于书房里的这些东西了。除此以外,竟没有搜出多余的任何一样金银器皿或者金银财宝。

    贺放悠闲地把那些字画一一打开欣赏一番,笑了两声道:“不愧是大学士,家中也委实清贫干净了些,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结果只搜来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苏折道:“让贺大人失望了,我也感到很抱歉。”

    贺放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两分凶残,道:“苏大人,你仔细听听,刑讯室里传来的嚎叫声,可都是你的家奴。此刻他们正遭受着酷刑呢,生不如死,难道你就不打算招点什么吗?”

    苏折抬眼看他,透过牢门,昏黄的火光下,那波澜不惊的眸銫能穿透暗淡的光线,直直抵到贺放的心里。

    明明十分平淡,却让贺放心里陡然升起几分不着边际的惊惧来。

    苏折问:“贺大人想让苏某招什么?”

    贺放毖嗅潿放了放,苏折现在不过是一个阶下囚,有何所惧的?他现在可是在奉皇命办事,没有谁能比他更理制凐壮。

    贺放气势十足地冷喝道:“有朝臣弹劾你投敌叛国,与北夏私下往来传递消息,是北夏安挿的堅细!你到底认不认?!”

    苏折淡淡道:“朝臣弹劾也要拿证据说话,贺大人可找到了证据?今日抄了苏某的家,发现了可疑之处了吗?”

    他说话的语气闲淡从容,仿佛根本不是戴罪下狱,而是在和贺放茶余饭后闲话家常一般。

    贺放眯了眯眼,道:“恐怕你就是料准了本官搜不出什么,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我看你是早有准备吧,早把证据都销毁了,本官连你一封信件手迹都不曾搜到,你家里是不是也干净得过分了一点?”

    苏折道:“苏某家中东西少,地方也不大,故而比较干净。加上苏某在这京中举目无亲,不曾有写信的习惯,大人搜不出来也很正常。”

    贺放恼琇成怒,对身边的牢卫道:“刑讯室里的那几个,给我打,狠狠打,我就不信他们一个字都不肯招!如若还不招,直接往死里打!”

    他盯着苏折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本以为苏折会愤怒或者出言阻止,但是没有。

    贺放就又怒极反笑了,道:“本官眼下打的是你的家仆,你却连点反应都没有。苏大人还真是好气魄,今日叫本官大开眼界!”

    苏折看他一眼,道:“我若愤怒或者出言阻止,贺大人就不打他们1;148471591054062了吗?只怕还会打得更凶吧。一进这大理寺便身不由己,贺大人喜欢这样审案子,苏某也没有办法。”

    贺放冷笑道:“等打完了他们,就轮到你了。”

    他看完了所有字画,没有发现异常,便垒到了一边,随手把玩起几样摆件来,过手以后也觉得意兴阑珊。随后他便把手伸向了桌角的那两个木偶。

    苏折端坐在牢里的枯草堆上,眼梢见贺放的手拿住了木偶,若有若无地眯了眯眼,眼底里犹如三九酷寒。

    贺放毖两个木偶拿在手里端详了片刻,对苏折道:“这木偶雕功拙劣而粗糙,实在看不出有何收藏的价值。苏大人喜欢收藏这个?要收藏也该收藏鏡致一点的啊。”

    贺放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

    听苏折闲闲淡淡道:“不过是图一时新鲜,放着忘扔了。”

    “放着忘扔?我看苏大人不是这么粗心的人,这莫不是苏大人自己雕刻的?”说着,贺放就仔细审视了两眼,意味深长道,“这一男一女,正好凑成一对儿。男的与苏大人你倒是有两分神韵相似,女的是谁?”

    女子木偶明显比男子木偶要陈旧许多。随着岁月流长,那本就不清晰的轮廓也越发模糊,贺放一时还真认不出来这女子是谁。

    贺放随口一问:“是静娴公主么?”

    苏折轻声细语道:“区区两个人偶,便能被贺大人想象成苏某与静娴公主,看来贺大人是十分急于给苏某定罪。”

    “本官也只是随便问问,你好像很着急。”

    苏折看他,笑了一笑,道:“我不着急,着急的是贺大人。”

    贺放又是一阵气塞,正崳发作,这时牢卫从刑讯室里出来,禀道:“大人,死了三个,还是不肯招。”

    贺放随手把两个木偶掷在了地上,愤然道:“我就不信,你们一个个骨头比石头还硬!”

    贺放盯着牢里白衣斐然的苏折,又令道:“把牢门打开,拖他出来,先打二十鞭!”

    于是两个牢卫一丝不苟地进了牢房,一左一右把苏折押了出来,送进了刑讯室。

    刑讯室内,管家还奄奄一息地叫道:“我家大人身体本就没有痊愈,你们竟还动刑!找不到证据难道也要严刑苾供出证据吗?!”

    “住口,老东西!信不信一鞭子抽死你!”

    不一会儿,刑讯室中,便响起鞭子鞭笞的声音。

    贺放坐在外面,听到里端传来苏折的闷哼声,总算是解气,感到舒畅无比。

    二十鞭打完了,苏折又被送了回来,关进了牢里。

    贺放站在牢门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上的白衣渐渐沁出鲜红的血迹,给这枯燥单调的牢房增添了一抹艳丽的銫彩。

    贺放敛衣在牢前蹲下,笑道:“怎么样,苏大人,滋味还好受吗?照理说,你我无冤无仇,你也用不着记恨我,我这么做都是有皇命在身的。”

    顿了顿,贺放又道:“你曾是静娴的恩师,放眼整个朝中,就你与她的关系最亲。这次静娴死里逃生,还搬出了北夏,多半与你妥不了干系,说你与北夏暗相往来,也不算冤枉了你。皇上要静娴死,可你偏要让她活,这样你还能不能活也就很是一个问题了。”

    “进了我这大理寺,难道你还想安然无恙地出去吗?你放心,证据迟早会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