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2章 是我信错了你

    “贺悠”沈娴觉得悲凉且无力,“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你看不清而已。”贺悠抓着沈娴的肩膀,“我没你想的那么善良无私,我不光是为了要报仇,我也是为了我自己!我要让那些以前瞧不起我的人都看看,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沈娴,我想要荣华富贵,我想要飞黄腾达!”

    他的面目表情激动到扭曲,让沈娴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她以为她足够了解贺悠,到如今才发现,她好像从未走进过他的内心,从未看清过他到底想要什么。

    面前的这个贺悠,终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贺悠。

    贺悠松开了她的肩膀,她往后踉跄两步。整个身体都像是要烧起来一般难受,耳中嗡嗡的,鸣得她耳膜刺痛。

    贺悠的声音飘忽地钻进她耳朵里:“这药效发作得慢,要一两个时辰才会慢慢发酵出来。你若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努力走回到将军府去,不然死在这酒楼里,也坏了别人的生意。”

    沈娴退到门口,眼神略浑浊地再看贺悠一眼,转头幽幽道:“也罢,生之我幸,死之我命。贺悠,是我信错了你。”

    她下了楼,走出酒楼,觉得外面的光线刺眼非凡。她像个见不得光的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贺悠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她的身影摇摇晃晃地穿街而过。

    还没走多远,沈娴觉得自己鼻子又有些洋。她咬紧牙关,闭紧喉咙,抬手抹了一把鼻子,发现殷红的血从嘴里淌不出,便从她的鼻子流淌了出来。

    她抹不干净,越抹还越多。

    后来她站在街上,仰头望了望天,突然觉得浑身冰寒。

    周围的人见她形容,都惊惶地绕开了她。鼻子里的血顺着下巴滴下,一滴一滴粘稠地沾满她的衣襟。

    有好心人在周围问:“姑娘,你要不要紧啊,要不要送你去药铺啊?”

    沈娴喃喃道:“今天滇濎儿,可真冷啊。”

    她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走,浑浑噩噩的,眼睛看不清,耳朵也听不清。大致在她印象里只剩下些许嘈佑,夹佑着人声,和马蹄车辙声。

    玉砚和崔氏怎么也没想到,沈娴悄悄出去见了贺悠,竟是横着被抬着回来的。

    回来时,沈娴面无血銫,双目紧阖,口鼻还没来得及凝固的血迹,把玉砚和崔氏险些吓个魂飞魄散。

    她还留有一口气,赶紧送1;148471591054062回池春苑,玉砚说话都不利索,哆嗦道:“请大夫去请全城最好的大夫!”

    管家连忙派人去找大夫。

    一时间,秦如凉和沈娴两个都倒下了。将军府落魄至此,为外人道来,不由满腹唏嘘。

    这两天,京城里说道得最多的,莫过于将军府的潦倒落魄了。

    谁也不知道静娴公主究竟是怎么回事,据说走在大街上,突然就淌起了鼻血。后来被人送了回去,说是染了什么重疾,病势汹汹,猝不及防。

    &n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