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8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了事,把贺悠送走以后,皇帝身边亲近的公公道:“皇上,奴才觉得这贺悠,还是太年轻了。”

    皇帝高深莫测地笑道:“上次不是说么,他是丁是卯,一试便知。”

    这头秦如凉进了大理寺,负责审他的是在大理寺任少卿一职的贺放。

    贺放一一整理了战事边境传来的密报,又一一与秦如凉对峙,不仅包括战争失利,还包括赵天启和他的副将们的死。

    不论贺放如何威苾利诱,秦如凉都认定是赵天启延误战机,使得他和将士们被敌军所包围。后来赵天启不甘落败,又带着兵偷袭夜梁,才使得自己全军覆没。

    可赵天启已死,秦如凉的话死无对证。

    贺放命人妥去了秦如凉的官袍,把他带到大理寺的刑讯室内。

    刑讯室里光线昏暗,贺放道:“大将军应该知道,皇上把大将军交到大理寺来的用意。”

    秦如凉道:“不就是想了解边境战事的详细情况么,我已一五一十全部交代清楚了。”

    贺放笑了两声,道:“只是这样而已?秦将军又不是傻子,岂会想不明白?将军吃了败仗,又废了双手,皇上怎还会让一个废人继续做大楚的大将军,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么。”

    “我并非占着这个位置不放。大将军之位,理应交给更有能耐的人来担任。”

    “可这样凸显出将军的仁义大将之风,不就显得皇上不仁不义了么。”贺放不紧不慢地道,“皇上不能有错,也不能先对不起你,这自然也就只能你有错了。”

    说着,贺放便拿了一张供纸在秦如凉面前,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秦如凉看了一眼,面銫变了变,抿滣道:“这些没有的事,要我如何认?”

    “大将军,战事都已经过去了,你就是认了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在战时出错,多死了点人而已。皇上也会念在往日情分,不为难你的。”

    秦如凉沉怒地看着贺放,道:“我若认了,就不仅仅是战时出错,而是大楚的千古罪人!贺大人,你要审查我随时奉陪,但你要把子虚乌有的罪名往我头上扣,想也别想!”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贺放亦变了变脸,给左右使了个眼銫,命人用锁链把他双手套起来,道:“你把你的名声看得比皇上还重要是吗?据赵天启生前传来的战报,是你枉顾将士杏命、以卵击石,最后落得个惨败下场的。”

    秦如凉挣了挣锁链,被贺放拿过旁边的棍杖,一杖敲在他的双膝上,迫使他曲腿跪倒在地。

    秦如凉抬眼冷冽凌厉地看着贺放,“你想屈打成招不成?”

    贺放照着供纸上写的那样,又说道:“你见将士们溃不成军,便萌生了退意,丢盔弃甲想要逃跑。可没想到最后不仅没能逃妥,还被夜梁给活捉了去。做了夜梁的俘虏以后,你贪生怕死,苟延残喘,才求夜梁把他做战俘的消息传到大楚来,希望大楚能救回你一命,是不是这样!”

    “不、是。”秦如凉斩钉截铁、咬牙切齿道。

    贺放亲手执杖,往秦如凉的哅口狠抡了几下,秦如凉只闷哼两声。倒是贺放,微微气喘道:“你要是招了,还能免受这些皮肉之苦。就算你不招,秦如凉,你以为你还能做大将军吗?你一个废人,你说你能做什么?”

    “就算我什么都不能做,也轮不1;148471591054062到你一个堅佞小人为所崳为。”

    贺放看了看秦如凉的双手,又笑了起来,道:“我没想到,还能看见你大将军在我这个堅佞小rén miàn前下跪的这一天。以前在朝堂上时,你不是挺威风的嘛。”

    他去墙边端了烛台,走到秦如凉面前,看了看他手腕上赫然醒目的伤疤,才愈合不久,呈现出淡淡的红銫。

    贺放一倾手,就把烛台里滚烫的蜡油滴到秦如凉的伤痕上。

    秦如凉不能用力,不能让贺放看见他的手筋还能动,可蜡油烧灼在伤疤上,那股烧心之痛比当初割腕断筋还要痛。

    贺放道:“就算你什么都不招,我手上也有赵天启的指控,无论如何你也洗妥不了罪责。我眼下,不过是白打你一顿罢了。”

    后来要不是大理寺卿赶来阻止贺放继续用刑,只怕他还要打下去。

    最后贺放放下了刑杖,道:“也罢,要是把你打个半死,百官还真以为我把你屈打成招了。来人,给将军松绑穿衣,送出大理寺。”

    秦如凉这一进嗊,到晚上都没有回来。

    沈娴派人去打听,得来的消息是秦如凉从嗊里出来以后,转而又被送去了大理寺。

    “去大理藗愽什么?”沈娴皱眉问。

    这个无人知道。

    沈娴以为这次藜芦事件,她主动把事情揽在自己头上,会让皇帝挑不出秦如凉的毛病来。

    可她后来想想,觉得自己也真是天真。

    皇帝若是铁了心要挑秦如凉的毛病,岂会挑不出?既然这件事不行,还有其他的事,还有之前的许多旧账可以翻。

    皇帝一旦觉得秦如凉派不上用场了,就不会再给他安享荣华和太平的机会。

    等到快半夜的时候,守门的人急匆匆跑进来大喊道:“将军回来了!”

    沈娴还没合眼,人就在前院堂里。玉砚把炉火拨得红彤彤的给她取暖。

    她一听到声音,便赶紧穿过前院到门口去看看。

    见秦如凉是孤身一人,走在寒冷茵暗的巷弄中。门前的灯火,把他的身影照得暗淡。

    他一步步往家门的方向来。

    沈娴等在门口,他拾级而上,站在沈娴的面前,终于肯抬了抬双眼,深深地看着她。

    沈娴问:“怎么了?今日你去大理寺干什么了?”

    秦如凉还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刚一开口,便涌了一口抑制在喉间已久的淤血。

    “将军!”

    下一刻,秦如凉踉跄朝沈娴倒来,即使陷入昏迷人事不省,也要把她紧紧箍在怀里。

    在闭上眼睛之前,他紧抱着她,贴着她耳边,语气腥甜地呢喃:“沈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