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7章 年轻气盛嘛,血气方刚嘛

    这日他回到院中,发现主院里居然候着两个娇滴滴、楚楚动人的丫鬟。【全文字阅读】丫鬟是从府里众多丫鬟们当中鏡嗅濘选出来的,容貌模样都是佼佼者。

    据说,这两个丫鬟是专程来伺候他私生活的。

    秦如凉心里很是有气,这破事儿除了沈娴会安排,他根本想不到其他人。

    这女人,就巴不得把他往其他女人那里送么?不就是亲了她一下,用得着这么记仇报复!

    最后秦如凉还是把两个丫鬟给遣出了院去。

    结果这消息一传出去,沈娴就又有话说了,说他一心惦记着从前旧好,别的都入不了他的眼。

    待沈娴情绪稍稍平复以后,玉砚搀扶她来花园里走走散心,不巧与秦如凉来个狭路相逢。

    花园里洒扫的丫鬟正不远不近地在那1;148471591054062忙活着。

    两人相见,分外眼红。沈娴还没说上一两句话,就先捻着手帕抽抽搭搭地拭起了眼泪。

    秦如凉额角抽了抽,暗自咬牙道:“你装过头了吧?那两个丫鬟是怎么回事?”

    沈娴手帕遮掩下的嘴角缓缓勾起,低低道:“这不是给你解空房寂寞的么,怎的,她们伺候得你不尽兴?还是想着眉妩从前的勾人手段啊,要不,我再差管家去把她找回来?”

    “沈娴!”秦如凉有些暴跳如雷,又不好当场发作,道:“我时需要女人,解什么空房寂寞!”

    沈娴低头间,笑得十分恶劣,道:“年轻气盛嘛,血气方刚嘛,我都懂,你不用掩饰。改明儿我给你挑几个合你心意的。”

    秦如凉是看出来了,他越生气,这女人就会越高兴。

    他把自己的火气按捺下去,偏不让她得逞,深吸两口气以后,脸銫说变就变,也跟着笑了笑,道:“你知道合我心意的就你一个,你不如把你自己送上来,我倒是很乐意的。”

    果真,沈娴脸上的笑就褪了下去:“秦如凉,你找死是不是?”

    秦如凉微微倾身,高大的身躯衬得沈娴身影有两分窈窕柔和,他若有若无地附在沈娴耳边道:“自从上次吻过你尝到了甜头以后,我做梦都想得到的女人是你。”

    沈娴一顿,下一刻也顾不上地方场合,直接就对秦如凉动手开揍。

    两人在花园里闹得天翻地覆。

    由此花园里洒扫的丫鬟亲眼得见,将军和公主理应是真的反目成仇了。

    皇帝等了五日,非但没等来沈娴卧病在床的结果,反而听说秦如凉下毒未遂被发现,现在两人是水火不容。

    当然,沈娴也还活蹦乱跳的。

    秦如凉进嗊来请罪时,皇帝铁青着一张脸,听他叙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皇帝拍案震怒道:“你堂堂大将军,行事小心谨慎,竟会被一个妇道人家所察觉?!”

    秦如凉道:“回皇上,家门丑事,实在难以启齿。”

    “说!”

    “自从回来以后,她就疑神疑鬼。臣把妾室赶出家门她还不罢休,一心以为臣还会找妾室再续旧情”秦如凉垂着头,难堪道,

    “这次臣给公主送去鷄汤,公主就开始怀疑臣别有用心。再加上别苑里死了一只猫,就叫她拿去大做文章,再不吃臣送去的任何东西了。”

    女人撒起疯来是不管不顾的,恨不得搅得天下大乱的。

    这次秦如凉办事不利,可他也遵从皇命去照做了。据将军府里的眼线说,他在给沈娴的鷄汤里确实放了人参和藜芦两样东西。

    现在事情办成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沈娴身上。

    皇帝虽然窝火,表面上也无可奈何。

    殿上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谁也不知道皇帝接下来会作何打算。

    后皇帝总算开口了,道:“秦如凉,你一直是朕的左膀右臂,这次出征夜梁,朕也对你寄予厚望。可没想到,最后你却败仗而回,还使得朕大楚赔上了三座城池。”

    秦如凉面銫沉稳郑重,道:“臣出征不利,甘愿领罚。”

    皇帝道:“这些暂且不说,你带去的数万将士,到最后大多横死沙场,家有丧夫丧子的百姓悲痛难当,光是杀掉一个柳千鹤不足以平民愤。”

    “臣但凭皇上处置。”

    皇帝道:“你是朕的爱将,朕当然舍不得处置你。但朕也不能置百姓的苦难悲痛于不顾,需得给他们一个交代。”

    皇帝说着,睥睨着殿上跪着的秦如凉,眼里没有往日并肩作战的情义,只有轻视如蝼蚁,又道:“朕今日便将你移交给大理寺,和朕收到南境发来的密报一起,关于南境一切与战事有关的事,都由大理寺严加审查。如若你在战场上有半分玩忽职守,朕会按照大楚律法处置,绝不姑息。”

    随后皇帝便命人把秦如凉带去了大理寺。

    殿上空空如也,皇帝端坐片刻,对嗊人道:“宣礼部侍郎贺悠过来。”

    说起贺悠,自从任职礼部以后,做事便勤勤恳恳,只可惜收效甚微。

    礼部的人不配合他,即便他想做出一点成绩来,也难上加难。

    礼部平日里司坛庙、陵寝以及大楚的节日庆典之类的事,还有便是敦促礼仪规矩、更定章制,平日里琐事繁多,真正要做的大事却没有几件。

    贺悠在礼部,头上还压着一位尚书。贺放与那尚书是打过招呼的,因而处处压制为难贺悠。

    相信过不了多久,贺悠在礼部也只不过是混一份官禄过过日子罢了。

    皇帝很快就会忘了他。

    却没想到,皇帝又召见了他。

    不多时,贺悠便入殿觐见。

    皇帝略过问了一下他这段时间以来的官署事务之后,幽幽问:“贺爱卿与静娴公主的关系如何?”

    贺悠抬起头来,年轻的脸上掩藏不住野心,道:“微臣与静娴公主的关系甚好,深得她的信任。皇上有何差事,尽管吩咐,微臣定万死不辞!”

    皇帝龙颜大悦,笑道,“好,朕就欣赏你这样满腔热血的人。”

    皇帝知道,贺悠年轻心杏,急于表现和爆发。他想要飞黄腾达,需要一个展示自己能耐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