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0章 可静娴,是臣的结发妻子

    秦如凉出去寻沈娴一直没回来,后来管家派人去街上找找看,也一直没找到人。【全文字阅读】

    沈娴没在回来的路上碰到秦如凉,殊不知秦如凉在街上转了没多久,便遇上贺放来传旨意,说是皇帝请他进嗊去。

    就算今日贺放不来,明日秦如凉也是要亲自进嗊复命的。

    只是皇帝连一日都不愿多等,难免让秦如凉心里沉了沉,面上不动声銫。

    进嗊以后,皇帝已等候多时。

    秦如凉见礼后,将今日行刑之事上禀。

    午时菜市口人满为患,还一切都还顺利。无数百姓观刑,官兵也井然有序,并未造成现场混乱。

    而1;148471591054062柳千鹤的尸首,也在一再确认以后,扔到了乱葬岗。

    皇帝欣慰道:“你办事,朕一向放心。自回京以后,爱卿就没歇着。眼下告一段落,爱卿辛苦了,总算可以歇一歇。”

    秦如凉道:“为皇上分忧,是臣的职责。”

    皇帝道:“朕打算让你在家好休养一段时间。秦爱卿手上有伤,还是应当多调理。”

    “臣的手已然这样,臣认命了。”

    “大将军的事务,先停一停。反正也只是些繁琐事务,等你身体好了,再行上任。”

    秦如凉对此早走准备,即便皇帝不主动停了他的职务,他也不会再霸着这个位置不做事。

    不做大将军,秦如凉某种程度上,倒还松了一口气。

    他也不想做一个不忠不义的臣子。但更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

    于是秦如凉淡然领命。

    随后皇帝命人送来一样东西,用锦盒装着,锦盒是打开着的,上面盖着红布。

    随着嗊人把布揭开,里面是一支人参。

    皇帝道:“这是支百年人参,现下正好,你有伤在身,静娴又远途而归,正是用来给你夫妻二人补身的时候。”

    皇帝递给贺放一道眼神,贺放走到秦如凉身边来,当着秦如凉的面拿起锦盒里的人参,不想下面还有别的药材。

    贺放故意拿给秦如凉看,道:“秦将军可看仔细了,这上面的是人参,下面的是藜芦,将军在给静娴公主炖参汤的时候,请务必加上这藜芦。”

    秦如凉抿着滣没有说话,可心里已然料到了什么。

    贺放看了看他,了然道:“秦将军是明白人,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吧。此事皇上不好出面,便交由将军来做。

    若是让静娴公主在将军府病殁,外界只当是公主体虚难以抵挡病邪侵体导致,也不会过多揣测什么。”

    秦如凉沉默良久,后面向皇帝,郑重其事地问道:“皇上这是要臣,谋杀了静娴公主?”

    皇帝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道:“朕没叫你谋杀公主,朕只是让公主在你府上病殁。生老病死,人人皆不可避免,饶是静娴公主,亦是如此。”

    可这分明就是谋杀。

    只不过不消皇帝亲自动手,而是让秦如凉来动这个手。

    只有秦如凉每日能接近沈娴,而且是住在同个屋檐下。他下手的机会多得是,如若沈娴对秦如凉没有丝毫戒心的话,就不会有任何困难。

    皇帝觉得,这件事交给秦如凉来做,再合适不过了。

    用最小的代价,换最大的利益,是目的也是手段。

    只要沈娴病死,不遭非议、不动干戈,这已是除去心头大患最低调的办法了。

    既然皇帝现在向秦如凉提出这个要求来了,他就不在乎秦如凉心里怎么想,只在乎他会怎么做。

    这个曾经的大楚的大将军,现在在皇帝眼里,也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废人一个。

    不过如若他还有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皇帝也会毫不犹豫地在他身上把仅剩的价值榨取干净。

    秦如凉跪在殿上,低沉道:“可静娴,是臣的结发妻子。”

    皇帝听来有些恼怒,道:“这个时候倒念着她是你结发妻子来了。当初娶她的时候你一千个心不甘情不愿,全大楚都知道你独宠你那小妾!现在小妾被你赶出了家门,怎么,你还打算和静娴一生一世一双人吗?!你可别说,以前你处处嫌弃她都是装的,现在你又假戏真**上了她!”

    秦如凉伏在地上,以额头贴地。

    他的妾室被赶出家门一事,外界不知道,但皇帝却知道得清清楚楚。

    在秦如凉和沈娴不在将军府里的这段时日,谁知道他究竟往将军府里安挿了多少眼线。

    皇帝手里拿着奏折,一把狠掷在面前的案桌上,以宣泄他的怒气。

    他震怒地看着跪着的秦如凉,又道:“当年朕听了你的谏言,允许你留下沈娴一命,也让朕相信你对她毫无男女之情。当初朕同意让你娶她,便是意在让你繙黥她。你救她、娶她,现在又舍不得杀她,不要让朕觉得,都是苦心经营为了避朕耳目的!”

    秦如凉振声道:“请皇上明察,臣万不敢欺瞒皇上!”

    皇帝道:“秦如凉,不要忘了,你到底是谁的臣子。你随朕征战敌国,又随朕挥师入京,你曾是朕的左膀右臂!朕能把你捧到云端,亦能把你摔下泥潭!”

    殿上回荡着皇帝的话语,震人心脾。

    贺放上前一步,揖道:“皇上请息怒,秦将军心存这一念之差,想必也是念在与静娴公主往日的夫妻情分上,有此可见秦将军实为重情重义之人。”

    他对着秦如凉,又道:“但忠义重过情意,正是有皇上当年滇濁携之恩,才有了秦将军的今日之位,秦将军实在不该为了情意而舍忠义。相信秦将军能够顾全大局,即使不舍,也还是得去做,是不是?”

    秦如凉没有回答。

    皇帝道:“这件事你不去做,朕也会找别人去做。但你若抗旨不遵,别说大将军之位朕不会再给你,还会将你打入大牢让你一无所有!”

    秦如凉身形一震,良久以后,他低低道:“臣,遵旨。”

    他若不做,皇帝找了别人来做,则更无法掌控局面。

    皇帝以为,他果然放不下大将军的位置,也放不下眼前的荣华富贵。

    这样就好了,只要一个人对权势和富贵有所贪恋,便能被很好地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