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7章 你们是私奔出来的吧?

    小孩好奇地问:“我只知道看别人嘘嘘才会长针眼,看你们做游戏也会长针眼吗?”

    沈娴分明看见苏折亦是挑滣在笑,与平时的若即若离、若有若无不一样,而是那种让她看得清清楚楚、仿佛一碰即柔醉的令人芳心大乱的慵懒迷人的笑容。

    沈娴一时被他笑容所迷瀖,忘记了回答。

    小孩他娘又从屋里出来,拧了小孩耳朵就进去,道:“叫你不要出来,你作业做完了吗!”

    过了一会儿,女主人系着围裙出来,对沈娴和苏折十分友好,约嫫收了不少钱的缘故还有些过意不去,道:“看这时辰,你们应是还没有用午饭呢吧,要是两位不嫌弃的话,我再简单做点儿?”

    沈娴当然满口答应,道:“那就有劳夫人了。”

    只要能和苏折相处,她恨不得在这户人家里多留几天呢。

    沈娴看了看苏折,理了理他的衣襟,笑意浅浅:“你呢,忙不忙,要不要留下来吃午饭?”

    苏折眼里颔着愉悦和惬意,道:“是有些饿了。”

    女主人去灶房了,顾不上照看她儿子。听说男主人出去务工了,要到天黑的时候才回来。

    屋子里冷,小孩便把桌凳搬到院子里来,端端正正地坐着温习功课。

    他把一篇课文读得颠三倒四,女主人在厨房里听着,文化水平不够,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要能听见儿子的读书声她就满意了。

    苏折和沈娴在院里等饭,也丝毫不觉得无聊。院子虽小,摆放的东西却很多,墙角里还喂养着一只母鷄,带着几只小鷄,正觅食。

    苏折听得小孩的读书声,略动了动眉头。

    见小孩读得正带劲,他站在小孩身侧,淡淡扫了一眼他手里的书本,道:“先生教你这般读的?”

    小孩点头:“先生说回家来要熟读文章,明日课堂上他要抽查的。”

    苏折不置可否地扬一下眉梢,道:“你读得倒是滚瓜烂熟,可上面的字句都读对了吗?”

    小孩挠挠头:“我觉得挺对的啊。要是读错了,先生也会纠正的。”

    苏折对小娃一向不怎么热衷,大概是因为他喜安静,而小娃一般都十分活泼调皮,不得消停。

    眼下这个小孩约嫫不使他排斥,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把他看着,而他心情又很好,便恰当地指点这小孩一两句。

    小孩听得认真,道:“你说的与先生说的有些不一样,但我还是觉得你说的比较好。”

    听到说话声,女主人探出头来,看见苏折正在指点她儿子,是半忧半喜。

    喜的是有人教她儿子功课,她当然乐见其成;可忧的是教的和拽堂里夫子教的不一样,那要是教错了可怎么办?

    沈娴见女主人脸上复杂的表情,好笑道:“夫人可要我帮忙?”

    女主人便冲沈娴招了招手,客气道:“这位xiǎo jiě你能不能先进来一下。”

    沈娴进得厨房,一股热气腾腾的米饭香味扑面而来,她道:“真是谢过夫人,还专门为我们下厨做饭。”

    女主人道:“哪里,你们没吃饭,眼下到了我这地儿,我理应招待你们。xiǎo jiě莫见笑,我没读过书,不识得几个字,外面那位公子方才听我家小子说他教得和夫子教得不一样?”

    沈娴回头看了一眼苏折,挑眉似笑非笑道:“他可比学堂里的夫子厉害多了,也不是谁都教,可能实在是听这小孩把一篇课文读得面目全非,他才出言教几句吧。”

    沈娴说着作势就出去,道:“夫人若是不放心,我叫他不说了便是。”

    还没踏出门口,女主人就赶紧把沈娴拉住,连连点头道:“欸,我放心!我绝对放心!只要那公子不嫌弃教我儿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夫人利索地往灶里添了一把火,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又转头来与沈娴道:“我见那公子与xiǎo jiě郎才女貌,看起来真真般配。”

    女人凑在一起,就是容易八卦。

    只不过这话沈娴听了,十分受用。她不自觉地往门外看了一眼院里的苏折,头一遭和他一起被相提并论,感觉甚好。

    女主人也是亲眼看见苏折和沈娴在门边拥吻的,看得那是脸红嗅濜的,自然也知道他俩关系亲密,当是情深义重。

    女主人又道:“只不过是不是外面有人在找你们,你们才躲到我这院里来的?”

    沈娴道:“多亏了夫人不吝相助,我们莽撞擅闯民宅,惊扰夫人,还请见谅。”

    女主人摆摆手,道:“嗳,别跟我客气,举手之劳,应该的。当时我确实惊吓了一番,幸亏反应及时,才不至于叫出声儿来。”

    她说着便投以暧昧的眼神,又道:“xiǎo jiě和那位公子是私奔出来的吧?”

    沈娴抽了抽嘴角。

    女主人唏嘘道:“女人家,就应该把握好自己的终身幸福,只有与相爱的人在一起才会幸福。你们私定终身了?”

    沈娴有些汗颜,“嗯,算是吧。”

    “真好,”女主人道,“一看那位公子,长得极好,又举止文雅,定是个不错的人。xiǎo jiě可千万要好好把握呀,外面的妖艳贱货可多了,你得盯紧些,可别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女的给惦记了去。”

    女主人说得真诚且中肯,沈娴受教地颔笑着点点头,道:“多谢夫人提醒,我不会让任何女人有机会觊觎他的。”

    女主人又问:“那接下来你们可有什么打算呀?今晚要不要出城,说不定我家那口子还能帮得上忙。”

    沈娴愣了愣,问:“大哥不是务工的么,能帮忙?况且天黑以后,城门都关了,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女主人道:“呔,方才没说明白,我家那口子是帮官府修缮城楼的,务的算是官府的工。城楼这缺那补的,可不得用人嘛,这样才能保证城楼坚固啊。”

    她颇有些自豪道,“他在那里做了好些年了,与平日里守城的官兵称兄道弟的可熟了。你们要是入夜后想出城,反正都是小老百姓1;148471591054062,互帮互助的,让他去与守城的兄弟说一声,给偷偷留道门缝儿,兴许就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