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2章 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玉砚愤愤又道:“真要说起来,她可比香扇可恶多了。香扇尚且是那样的下场,如今呢,将军却只是把她赶走。

    依奴婢看,就是把她卖进明月楼,或者送去和她哥哥作伴,也一点不冤屈了她。”

    “这大概是秦如凉最后一次对柳眉妩留情了。总归是他们的事,我没所谓。”

    这一事过后,秦如凉在将军府里宣布,柳眉妩从今往后都不再是将军府的二夫人。

    至于他没有于大庭广众之下亲手丢给柳眉妩一纸休书,已经算是很留情面了。

    既然柳眉妩不再是二夫人,就该离开将军府。

    只是她对这里的生活还有留恋,对秦如凉也还心存着那么一丝丝幻想,幻想着他后悔了,他会对自己回心转意。

    柳眉妩不愿意离开芙蓉苑。却也没像之前那样大哭大闹。

    只要管家带人来请柳眉妩离开,她便哆鄠惻握着一把bǐ shǒu抵着自己的脖子,道:“你们要赶我走,我只好死在这里!”

    管家也不想闹出人命,于是好几次都无功而返。

    管家无法,只好来请示沈娴。

    沈娴云淡风轻道:“她要留就让她多留几日,等到柳千鹤行刑的那一天,她总会走的。”

    很快就到了柳千鹤行刑的这一天。

    菜市口一大早就来了许多声讨的百姓。

    说是今天要处决一个投敌叛国的犯人,正是他害得无数大楚的士兵丧命在战场。

    百姓提起他时,也是恨得咬牙切齿。那些死去的士兵,都是从百姓中招募挑选而来的。

    他们当初送士兵出征,却再也等不到他们回来,怎能不使他们感到悲愤痛苦。

    现在有了这个罪犯,百姓们纷纷都把自己的愤怒与痛苦发泄在这个罪犯身上。

    因而当柳千鹤一被运上街时,街上百姓都群情愤慨,烂菜叶子、臭鷄蛋等等全部往柳千鹤头上砸来。

    他一路被运送着前行,一路便被无数人骂。

    若非两边官兵维持秩序,只怕这些百姓就要扑上来把柳千鹤当场撕了。

    秦如凉是今日的主审官,他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另外还有两名副审,贺放身为其一。

    今晨沈娴很早便起身了。

    玉砚和崔氏张罗着洗漱,然后用早饭。

    玉砚给沈娴更衣时,问道:“公主今天要出门吗?”

    “自然,”沈娴微抬了抬下巴,随手把领口的盘扣给扣上,悠悠道,“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玉砚喜滋滋道:“那等公主用完早膳后奴婢就去准备。可要叫上那柳氏一起?”

    “叫上她,她还有机会去和她哥哥告个别。”

    柳眉妩本来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芙蓉苑的,可是她听说今天是她哥哥柳千鹤的行刑之日,如若不去见他一面,这辈子都再也无法相见了。

    她最终还是无法救柳千鹤,去给他送送行也好。

    玉砚拿了件披风给沈娴披起来,她站在门口等了一阵,回头看见柳眉妩终于肯走出这扇大门了,而将军府里的下人们无不像送走一尊瘟神一样,个个都舒了一口气。

    柳眉妩近前来,早已没有力气和沈娴争。

    沈娴上下打量着她,勾了勾滣道:“你对柳千鹤还挺情深义重的,即使他曾出卖过你让将军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你对将军,若是能有对他那样的情深义重,倒也好了。”

    柳眉妩低着头,形容瑟瑟,不敢说话。

    她生怕她一说话,沈娴就会反悔,连柳千鹤最后一面也不让她见。

    沈娴也没耽搁,随即上了马车。柳眉妩虽然很遭人嫌弃,但还是被塞进了马车里,一起前往行刑的地方。

    到了菜市口附近的街上,哪想人嘲涌动,马车被挤在路中间,是寸步难行。

    沈娴捞了捞帘子,看到街上百姓均是义愤填膺,口中对柳千鹤有全家的骂全家,没全家的骂祖宗八代。

    她看了一眼柳眉妩,道:“听到没,这些家中有儿子、有丈夫充军死在沙场上的百姓,都对柳千鹤恨之入骨。”

    柳眉妩窝在角落里,咬着煞白的滣,颤颤不语。

    外面那些恨不得柳千鹤死的人,对于她来说就是洪水猛兽,异常可怖。

    马车实在走不了了,沈娴带着玉砚和崔氏只好下车步行。

    柳眉妩也被崔氏从马车里拉了下来,她似害怕见人,一个劲地往后面缩。若不是崔氏将她拉着,以她这身子骨,只怕早被百姓给挤散了,倒在地上踩成肉饼也有可能。

    就在沈娴拉着玉砚奋力往前挤时,沈娴总感觉有几双眼睛就在后面盯着、并且跟着。

    待沈娴回过头去,一眼望过去全是人头,就算有人跟着,她也分不出来谁是谁。

    沈娴也没多想,不管她要去哪里、要干什么,要是没人盯着才叫不正常。

    就连将军府里都有皇帝的眼线,她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那就更别说出了将军府的大门。

    柳千鹤所经过的这条街上,满是狼藉。

    烂菜叶子、臭鷄蛋,被扔得到处都是。

    前面便是菜市口了。

    今日格外的与众不同,菜市口官威高扬、刑台高筑。周围全有官兵一丝不苟地把守。

    柳千鹤已经被押送在了偌大的刑台上准备就绪。

    三位审判官便坐在上面,静候着时辰。

    沈娴她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挤不到最前面,眼看午时三刻将至,再耽搁下去可就见不到柳千鹤行刑的。

    于是沈娴掏出荷包,往人群里撒下一些碎银子,高喊道:“谁的钱掉了!掉得满地都是欸!”

    大家伙一听,也确实看见白花花的银子落在了地方,便纷纷凑过去捡银子。

    沈娴她们趁机便挤到了最前面去。

    由于人太多,官兵又绕着一圈把刑台周围围起来,以免百姓冲撞了刑台。

    面1;148471591054062前便是官兵,几把银枪斜挡下来,已经无法再往前走了。

    这里离刑台上面还是有点距离。下面人又太多,不知秦如凉可有看见沈娴她们,只不过她们却是一抬头便能看见面无表情的秦如凉。

    柳千鹤被关在笼子里,头发散乱,看不清本来面目,只隐隐约约见得个轮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