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1章 有个了断也好

    秦如凉不为所动,良久道:“她故意害你,我没有听到她说多余的一句话,反而都是在听你说。”

    “那是她不安好心”

    秦如凉垂眼看着她,冰冷的眼神里犹如山洪卷啸,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怜悯,而他说出的话却尤为平静:“最不安好心的,该是你。我从没没见过有哪个女人,像你这样心机深沉、不择手段。”

    “不1;148471591054062是的不是这样的”

    秦如凉一字一顿道,“你说别人害你,你说别人恶毒,而最坏最恶毒的,不是别人,就是你。小小年纪便心思邪恶复杂,无人能及。”

    秦如凉说,“今日你若自行离开,我便当做你从未出现过。否则,别怪我将你休之撵之。”

    香菱在一旁傻愣愣的。

    她原本是劝柳眉妩罍鞑和的,却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一个结果。

    以前柳眉妩做了太多错事,终究还是兜不住。

    柳眉妩不可置信地泪眼迷蒙地看着秦如凉:“你要赶我走?”

    “是。”

    柳眉妩摇摇头,“可你不是说会保护我一辈子,会给我一个安稳的家”

    “我是说过,但是现在,都不作数了。”

    “怎么能不作数呢,怎么能不作数!将军,我陪了你这么久啊你不能赶眉妩走你想想我们的曾经,我们的情分”

    秦如凉道:“只要现在一想起,曾和你在一起的朝朝暮暮,我现在便觉得恶心发麻。”

    他眼神沉沉的,“我竟和你这样的人,一起度过了这么久的岁月。”

    他弯身下去,捉住柳眉妩的手腕,一点点从自己的衣角上拉开,“柳千雪,即使以前知道你有什么做得不对,即使亲眼看见你和别的男人鱼水之欢,即使知道你为了保护你哥哥骗我,甚至,即使知道你设计想取沈娴和她孩子的杏命,有我的过错和责任,我也从不曾觉得,你有今时今日之卑鄙龌蹉、下流无耻。”

    从一开始,她都在骗他,在设计他。

    柳眉妩脸銫惨白。

    秦如凉道:“现在的你,让我多碰一下,都觉得肮脏无比。”

    他的手看似无力,却不知用了多大的决心,把柳眉妩彻彻底底地从自己身边拉开。

    秦如凉决绝道:“你走,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到你。”

    “我不走!我是不会走的!”柳眉妩又来拉秦如凉的衣角,“我死也不会离开将军的!”

    “我现在不替我哥哥求情了好不好?求求将军不要赶我走”

    柳眉妩哭得伤心崳绝:“以前的事是我做错了,我改怎么我都改,只要不让我离开将军,将军我是眉妩啊,与你相伴了这么久的眉妩啊你不能这么无情的”

    秦如凉闭了闭眼,复又睁开,道:“你不走,要让我日日看见你都想起你干的那些龌蹉事么?”

    “将军真的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了”她死死抓着秦如凉的衣角不放,一手颤颤指着沈娴,

    “以后我不会再害她了,也不会再容不下她了将军要喜欢她眉妩再也不会拦着,眉妩只求将军不要赶我走我是真的爱你,离不开你”

    “真的爱我,会剥夺我所爱?”秦如凉平静而冰冷道,“从你的每一句话里,我所听到的,都只有你爱你自己。因为你只爱你自己,从来想的都是自己要得到的,并为了满足自己可以不惜代价。”

    她要是爱秦如凉,却剥夺他喜欢的人,隐瞒了他这么多年?她爱秦如凉,却只计较着能从他身上获取多少?

    明眼人一眼便看得清清楚楚,她爱的只是秦如凉对她滇澺爱与保护,她只是想得到秦如凉的爱。

    她并不懂得嗅澺与付出,只知道一味地索取。

    这样的爱让今时今日的秦如凉感到疲惫不堪。

    秦如凉道:“其实这样也好,你我总算有了一个了断。这些年我从未亏待过你,自认为问心无愧。我劝你,在我还没翻脸之前,就离开。”

    柳眉妩问:“我若不肯走呢?”

    秦如凉看着她良久,就在柳眉妩以为他还留有一丝心软时,却听他道:“香扇那样的下场,你也想要吗?”

    柳眉妩一顿,继而眼神绝望,“将军难道一定要如此无情?”

    秦如凉道:“比这更无情的还有,我还可以送你去与柳千鹤团聚,以柳千雪的身份。”

    柳眉妩瞪了瞪眼,约莫是始终无法相信这样的话会从秦如凉口中说出来。

    她身子无力地瘫倒在地。

    秦如凉知道她会怎么选。她除了离开,别无选择。

    后来香菱得了秦如凉的命令,把柳眉妩半扶半拖地拉出池春苑时,柳眉妩神情呆滞,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房里顿时一阵沉默。

    秦如凉高大的背影有些萧瑟委顿,他一手扶着桌沿,背对着沈娴。

    沈娴道:“看来意外之喜变成意外惊吓了。”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她做的这些事情了?”

    “只是很早以前听到过一两句,但具体的我也是今时今日才知。”

    顿了顿,沈娴平和道:“秦如凉,你若心里觉得难受,你可以原谅她。我只是想让你听听,至于你怎么做决定我管不着。”

    “原谅她,我心里会更加难受。”他从桌沿无力地垂下了自己的手,朝门外走去,“你一定会觉得,我像个傻子。”

    秦如凉没等沈娴回答,便大步离开了。

    沈娴看着他的背影,其实她没有这么觉得。

    崔氏率先反应过来,赶紧去关了房门,阻挡外面的寒风。

    玉砚犹还愣愣的,道:“柳氏这就算是彻底完了?永无翻身之日了?”

    “算是吧。”

    “这么轻松就玩儿完了?”玉砚道,“完全没有报仇的快感嘛。”

    沈娴笑笑,道:“报仇从来都不是一件有快感的事。况且这点事哪算得上是报仇。”

    “公主,想起柳氏做的那些事,把她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啊!她心狠手辣,鏡心设计了那么多,倒还来恨公主,这种人还要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