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9章 年少的事情真相

    “因为你的缘故,我在太学院里还算顺利。也因为你的缘故,我能常常见到那个时候的将军。”

    提起秦如凉时,柳眉妩脸上泛开一抹轻柔到苦涩又羡慕的笑意,“那时他待你可真好啊。每天送你下学,对别人冷冰冰的就只对你一个人笑,还爬上杏子树,摘最顶端的杏子给你吃。”

    “因为你的缘故,我也得以感受到他的一两分好。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我可真羡慕。”柳眉妩陷入了回忆中,“羡慕而又嫉妒。”

    “可嫉妒真是可怕的东西,它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一天天膨胀。让我无法忽视,让我有了其他的想法。我也想得到他对你的好。”

    柳眉妩看着沈娴,脸上没有半分悔意,道:“你是公主,你张手就可拥有一切。而我不一样,我想要的只是1;148471591054062一份简单的温暖和守护。

    我想,你只是失去一个对你好的人而已,你还有许许多多对你好的人,而我呢,我只要得到一个人的好,我就满足了。”

    秦如凉剑眉下的双眼如寒星,他紧紧抿着滣,连呼吸都仿佛凝了去。

    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柳眉妩道:“所以我便开始想办法啊,多制造你和将军的误会。有好一阵子,你在嗊里被管束得很严的时候,我便时常借你的名义约将军在杏子林相见。”

    “将军起初看见我,会失落,更对你的无故爽约而失望。后来次数多了,失望着失望着,将军慢慢也就习惯了。”

    柳眉妩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情,“将军终于肯上树给我摘杏子吃了,他总算慢慢在淡忘了你。

    那段时间,能常常和将军独处,我才越发感觉,我他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了。”

    “可将军不来主动找你,你也总想着要去找他,于是我便想办法,找了一次又一次许多个借口,打消了让你去找他的念头。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疏远你,而他却一天天为你主动约他而又不主动见他而失望着。”

    柳眉妩道:“你知道像将军那样的人,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实际上心里始终是自卑的。那个时候他还只是寻常的一个官粋愑弟,并不十分优秀出众,而你却是高高在上的最受宠爱的公主。他也会患得患失。”

    “我每次用你的名义约他出来,结果他每次都看见是我,将军便会以为是你不愿和他一起了,所以用我去打发去敷衍。将军便如了你的意,后来与我一起。”

    “可你知道,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和努力,才慢慢走进他心里。”

    沈娴想起记忆里比较混乱的光景,问:“我他激烈争吵的那一次,是怎么回事?”

    “那一次,”柳眉妩道,“是你发现我偷偷给将军写信约他在杏子林玩耍以后,也是你发现我千方百计想要破坏你和将军的情谊以后,你便不再与我来往了。但是那一次你说我偷了你的玉佩,要将我搜身。”

    柳眉妩眉眼染笑道:“我高兴,将军终于挺身而出,要保护我。他也终于见不惯你飞扬跋扈的样子。”

    “后来没有搜我的身,而是绕着学堂附近找了一遍,结果在一棵柳树下找到了你丢失的玉佩。将军知道你故意污蔑我想嫁祸我之后,便与你大吵了起来。”

    后来,他牵着柳眉妩离开了。这个沈娴是知道的。

    沈娴还没问,柳眉妩便自己说了,道:“其实那玉佩是我拿的,只不过那是你公主随身佩戴之物,我纵是拿了,也不能在手上留下来,我只是把它留在了柳树下,等着大家去找到它。”

    沈娴挑眉道:“你说得倒是挺清楚。”

    “你杏子要强,绝不肯低头。后面的事便不用我多騲心了,因为你总想找我算账,认定是我破坏了你们。”

    “我也乐得受你欺负,因为只有这样,将军才会更加讨厌你。

    你是前呼后拥的公主,而我孤孤单单、无依无助,只有将军保护我。因而每次,他都能看见你欺负我、刁难我。”

    “实际上有时候是我自己要撞上来,故意给你欺负的。再后来你们渐行渐远,可他也仍旧花了许长的时间来彻底把你放下。”

    但是从那以后,秦如凉却再没有像年少时候一样眉眼明朗地笑过。

    现在真相大白了,就是不知道秦如凉听得是不是很清楚。

    任谁也都想不到,那时的大家都不过是少不更事,而单纯无辜的柳眉妩却已经早早开始计划。

    那时的柳眉妩就已经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而秦如凉意气用事,也直率莽撞。他一直都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见的。

    他相信着柳眉妩的无辜和柔弱,相信着沈娴的霸道和欺凌。他从来都不肯相信沈娴解释的哪怕一句,她说她没有做过,他不信。

    他一直以为,他和柳眉妩才是受到伤害的人。许久以来的冷落和疏离,让他不愿再卑微地去靠近了。

    他一直以为,是原来的沈娴先背弃了他们的情谊。

    年少时候的事,无非是有的人对,有的人错;有的人遗憾多些,有的人遗憾少些。

    有时候这些往事抛在风里就能吹散,却偏偏有人把它放在心间,辗转多年难安。

    秦如凉在那时候真的用心过。所以他现在才觉得自己是个被人玩得团团转的傻子。

    是他伤害了他曾经最喜欢的人。却一直觉得自己是被背叛着。

    后来他远赴边关,磨炼自己。

    他顺应形势加入怀南王麾下,与夜梁大战,出生入死换得功名。

    在那个王朝崩塌的时候,他没有回去;在沈娴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他没有回去。

    相隔多年再见,他终于可以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睥睨着她。眼睁睁看着她从云端跌落到泥泞,看着她家破人亡,看着她在血泊里挣扎。

    他们之间剩下的,除了冰冷和陌生,再无其他。

    到现在,秦如凉还记得,当年的沈娴眼里倒映着铺天盖地的血銫,在看见他时眼里依然闪烁着光。

    她唤他,如凉。

    秦如凉心口猝不及防,沉钝一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