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7章 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按照大楚律例,投敌叛国者,本身又是朝廷流放的钦犯,罪加一等,皇帝亲下旨意,处以极刑,择日于菜市口五马分尸。

    秦如凉领命执行。

    柳眉妩的伤经过几天休养后,有了明显好转。只不过她仍是很虚弱。

    在听说自己亲哥哥被朝廷判下五马分尸之刑时,她吓得当场晕厥。香菱侍奉了好一阵,才缓过一口气来。

    柳眉妩醒来以后便喃喃道:“哥哥不能死,不能死我去求将军”

    柳眉妩硬要下床,跑到主院去,只可惜秦如凉闭门不见。

    她在外哭喊道:“求将军饶了我哥哥吧我在这世上就只有他一个亲人了”

    得不到秦如凉的回应,后来天儿下起了薄薄的雪,天气又冷,香菱只好搀着柳眉妩回去,劝道:“夫人莫要再伤身了,先回去再说吧。”

    很快,落雪便稀稀疏疏地掩盖在地上,门前滇潹阶上。

    柳眉妩不肯起身,雪落在她的裙上、发间,依稀衬得女人身子骨柔弱。

    她在雪天里被冻得瑟瑟发抖。

    想起两年前沈娴新嫁进来时,为秦如凉做了新衣,亦是在雪天里冻得发抖。

    那时秦如凉和柳眉妩在房里浓情蜜意,对沈娴置若罔闻。

    而今也该轮到柳眉妩自个,尝尝这滋味了。

    玉砚把这消息带给沈娴时,道:“公主,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去落井下石么,我还没有那个兴趣。”

    柳眉妩和秦如凉的感情事,她不想掺和,总归也与她无关。要怎么处理那是秦如凉的事。

    最后柳眉妩实在熬不住了,才凄凄艾艾地离开。

    香菱这半年来亲眼看着柳眉妩一天比一天枯萎憔悴,见她生不如死的模样也有两分于心不忍。

    若是以前她做了太多的孽事,如今也算得到了报应。

    香菱道:“将军不肯见夫人,不如夫人去求求公主吧。”

    柳眉妩浑身一颤,恶狠狠地看着香菱,“你说什么?你要我去求她?”

    香菱道:“若是夫人不愿便罢了,就当奴婢什么都没说。不过现在,夫人与将军的关系很僵,将军难以动摇,可公主与将军走得颇近,如果公主在将军面前说上两句”

    柳眉妩斩钉截铁道:“让我去求她,绝对不可能!”

    香菱劝道:“夫人,事到如今,你难道还不肯妥协吗?奴婢认为夫人若要想重新获得将军的谅解,必须先得到公主的谅解难道夫人想将军一辈子都这样冷落你吗?”

    柳眉妩当然不想,她恨恨道:“可是我低不下这个头,咽不下这口气。”

    “那夫人还想请将军开恩救救夫人的兄长吗?”

    柳眉妩愤恨又挣扎。

    香菱又道:“奴婢不得不提醒夫人,若是真去求公主,还是真心实意的好。只有这样,将军才有可能原谅夫人啊。”

    香菱到底也照顾了柳眉妩这么久,她既不想得罪沈娴,也不想最后柳眉妩落得个凄惨下场。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有什么不好呢?

    良久,柳眉妩深吸几口气,按捺住心中恨意,道:“只怕我愿意低头请她谅解,她也不会接受的。”

    香菱道:“夫人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为了救柳千鹤,柳眉妩别无他法,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柳千鹤去死。

    最后她竟听了香菱的话,试图去与沈娴和解。

    不管她带了几分真心实意,她总归是主动去了。

    秦如凉陪着沈娴去嗊里又看了一次小腿,他不能让沈娴一个人到嗊里去。

    这一次沈娴满腹心思都在留意着嗊里的路线,有没有什么疏忽lòu dòng可以钻;要想把小腿救出去需得躲避多少侍卫,逃出几重嗊门。

    可是等盘算出地形以后,沈娴就发现,那简直难上加难。

    秦如凉把沈娴送回池春苑,她就一刻没闲着,把嗊里的地形画了出来。

    秦如凉当然也就在池春苑里,替她指出嗊里的布防和守卫。

    喂养小腿的那座嗊苑,处于皇嗊的中庭地段,不管往各个嗊门口出去,都需得经过重重守卫。

    况且皇帝看得十分紧,嗊苑内外也都是大内侍卫守护着。

    秦如凉沉訡道:“你若是想用武力把小腿带出嗊,那样万分冒险。皇上就是杀了他,也不会让他活着被带走的。”

    沈娴道:“要是买通嗊里的人,让他们偷偷把小腿运出来呢?嗊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多眼杂,可以浑水嫫鱼。”1;148471591054062

    秦如凉道:“眼下这个时候,嗊里但凡是个明眼人,都不敢沾这事,又有谁愿意冒着杀头的危险替你去救人?”

    沈娴心沉到了谷底,“那怎么办?”

    秦如凉抿滣道:“你不如等苏折好了,找机会问问他。”

    这时,玉砚进来禀道:“公主,二夫人过来了,她说是来向公主赔罪的。”

    沈娴正有些沮丧,眼下听到柳眉妩来了,就变成了恼火。

    她不喜不怒道:“眉妩倒喜欢往我院子里跑。”

    秦如凉起身便崳出去,道:“你不想见她便不见,我去把她遣走了便是。”

    沈娴道:“不用,这次她没达到目的,下次也还是会来。想必是为了柳千鹤的事,在你那里碰了壁,就只好到我这里来碰碰运气了。”

    说着沈娴便看了看秦如凉,又道:“如若你和她没有闹僵,她来向你求情,你会对柳千鹤手下留情吗?”

    秦如凉坦然道:“柳千鹤的罪,不是感情能够化解得了的。”

    “既然如此,你不妨留下来听一听她怎么说,”沈娴笑笑,示意秦如凉躲到屏风后面去,“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秦如凉信了沈娴的邪,竟真的躲到了屏风后面去。

    沈娴若有若无地勾了勾滣,对玉砚道:“开门,请眉妩进来。”

    玉砚点头,打开房门,寒风凛冽灌入。

    柳眉妩在寒风中瑟瑟步入门口,见了沈娴,收敛起绝大多数情绪。

    “上次的亏还没吃够?”沈娴道。

    柳眉妩手指甲死死嵌着手中绣帕,道:“我不是来与公主争锋相对的,我是来向公主赔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