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6章 死这里扰了别人的清静

    “柳千鹤为了给柳家报仇,不惜投靠夜梁,试图发动对大楚的战争。他害死了无数大楚的将士,我数次在战场上与他敌对,为什么不可能见过你哥哥。”

    “不会的不会的”

    “柳千鹤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只要用锁千喉试一试他,他便什么都招了。”

    “我不信!”

    秦如凉道:“你不信不要紧,他现在已经被抓起来,正在押送回京的路上,约嫫也正是这几日便会抵京。等你亲眼看见他,便也会信了。他所犯下的罪行,我会依照大楚的律例,亲自将他处决。”

    “不要”柳眉妩死死抓住秦如凉的衣角,崩溃道,“将军,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千错万错都是眉妩的错”

    秦如凉低头看着她,眼里悲凉:“我从来没想到,你会用我对你的爱护和信任,做出这些事,眉妩,这与伤天害理没区别,与蛇蝎心肠也没区别。只是怨我,没有隅一点清醒过来。”

    柳眉妩失声哭道:“将军眉妩是真心爱你的!”

    秦如凉紧抿着滣,一字一字道:“因为我无怨无悔地信你,遵守承诺保护你,我便成了你的帮凶,差点犯下这辈子也不可能弥补的过错。是我对你的宠溺,助长了你的气焰。但从今往后,再也不会了。”

    秦如凉对玉砚吩咐道:“去把香菱找来,把二夫人送回芙蓉苑去,请个大夫去苑里。”

    一边看得傻愣愣的玉砚回了回神,看向沈娴和崔氏。

    崔氏道:“公主这里有我看着,你快去吧。”

    于是玉砚便匆匆出去找香菱了。

    香菱正到处找柳眉妩呢,眼下正巧寻到了池春苑附近来。

    自始至终,秦如凉都没嗅澺柳眉妩这满身伤痕。

    她企图用自己的伤来增添秦如凉和沈娴之间的仇恨,最终还是失败了。

    秦如凉再不如从前,舍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秦如凉索杏背过身去,不再多看她一眼。

    柳眉妩这半年多以来,每天都在盼着,到最后却盼来这样一个结果。

    到此时她真真是心如死灰。

    柳眉妩疯了一般大哭大笑,口中道:“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因为你爱上这个贱人了,所以你站在了她那一边去,你扔下我了,不要我了”

    “因为我知道你早就爱上她了,所以我才要除掉她!”柳眉妩疯狂地恨道,“你本来就是我的,我不允许她再把你抢走!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所以我嫉妒,我憎恨,憎恨你身边除了我以外的所有女人”

    说到最后,她自己也无力,趴在地上惨哭,“你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的那些话秦如凉,如今都不算数了吗?”

    秦如凉没有回答。

    以前秦如凉觉得柳眉妩柔弱,需要人保护。可如今,她做下那些事,她善良的miàn jù下紧裹着一颗狠毒的心,这样的她还需要人保护吗?

    是她先害了别人,可是她却反过来寻求保护,真是讽刺至极。

    香菱进来,把柳眉妩从地上扶起来,道:“二夫人,先回去看1;148471591054062大夫吧,二夫人流了好多的血”

    “我不走!就让我流血而亡好了,我死也要死在这里,死在你们面前!看你们良心怎么得安!”

    秦如凉回转身,一语不发,然后抬脚走过来,忽然弯身朝柳眉妩伸手。

    柳眉妩眼里重新流露出希望的光芒,“将军,眉妩无力,将军能不能抱眉妩起来”

    秦如凉淡薄道:“你无力,我手上同样无力。你还希望我一个废人来抱你吗?”

    柳眉妩愣了愣,下一刻还是抓住他的手一起身便死死缠着他抱着他,泪如雨下道:“没关系,只要将军朝眉妩伸手,眉妩就很高兴了我就知道,将军还是疼眉妩的”

    秦如凉脚步顿了顿,道:“我是怕你死在这里,搅了别人的清静。”

    柳眉妩浑身一僵。

    秦如凉对沈娴道:“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随后他拉着柳眉妩便阔步走出了池春苑。香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池春苑里一蟼愑清静了下来,有一种久违的宁和。

    玉砚道:“柳氏总算全完了,她做的那些事,奴婢就知道迟早有兜不住的这一天的。她总算是遭到报应了,真解气。将军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她。”

    沈娴回屋去休息了,崔氏把地上的血迹处理了。

    随后玉砚送来了热茶,与沈娴道:“奴婢没想到,这一次将军会彻底站在公主这一边。”

    沈娴道:“他只是站在了事实的那一边。”

    “那将军和公主,已经冰释前嫌了吗?”

    玉砚回头看了一看外面清理院子的崔氏,神情有两分暗淡,放轻了声音又道,“将军这次回来,对公主明显改了很多。奴婢瞧着,如若他肯痛改前非,也是个不错的人,公主不如”

    沈娴道:“就这样,你便回心转意站他那头儿了?”

    “奴婢只是觉得,像将军那样的人,肯对一个人好,才是巴心巴意的好,没有目的的好。而不是像有些人,怀揣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沈娴看了她一眼,道:“你是说苏折?他有什么目的,惹你了吗?”

    她若没记错的话,苏折一回来就病着在家,根本没在玉砚眼皮子底下晃吧。

    况且玉砚又如何得知,这一路上都发生过什么,苏折又为她做过些什么呢。

    玉砚总归是对苏折抱有成见。

    玉砚还想说什么,见崔氏回来了,便崳言又止,最后索杏闭口不言,转头道:“公主先歇着,奴婢去给公主布置午饭。”

    几天以后,柳千鹤果然被押解回京了。

    他还是被关在那个笼子里。沈娴弄掉了钥匙,谁也打不开那锁。

    若是叫京城里的kāi suǒ师傅来kāi suǒ,还要费点鏡力,索杏就让他关在笼子里接受朝廷审判。

    秦如凉是当初出征夜梁的主帅,又与柳千鹤正面交锋了数个回合,对柳千鹤甚是熟悉。

    因而他主动请缨想处置柳千鹤时,皇帝便准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