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3章 一定要亲手活撕了他

    这个位置一空下来,朝中就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挤上来。【全文字阅读】现在被贺悠中途给lán jié了,又不知有多少人眼巴巴等着挑贺悠的错。

    只要他稍有做得不对的,肯定会有官员弹劾。

    贺相当然清楚其中利害,道:“贺悠,这不是一个好差,回头我去与皇上说说,你难当此任,求皇上收回成命。”

    贺悠道:“你总觉得我不行,当初去与夜梁和谈的时候你也说我不行,那我不是干得好好的么?是不是在你眼里,只有贺放才行啊?”

    贺相哑然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是怕你”

    贺悠眼神沉冷,是贺相极少见到过的,他道:

    “贺放害死釢釢的时候,你只把他赶出去了了事,他就是害死我,估计你也不会把他怎么样。无妨,釢釢的仇,还有无缘无故被他害死的青杏的仇,我自己来报。”

    贺悠骨节发白地捏着圣旨转身便走,道:“他厉害么,这回不亲手把他扯下来活撕了他,我就不是贺悠。”

    留下贺相一个人在原地哑口无言。

    贺悠第二天便去礼部任职。

    尽管那么多眼睛看着,甚至官署同僚明里暗里给他小鞋穿,他也毫无怨言。

    他想要飞黄腾达、血仇得报,万事开头难那是必然的。

    不仅百官看着,上头的皇帝也看着。看他能在艰难的处境上,到底有多大的决心。

    第一天上朝时,贺悠着一身朝服,站在百官之中。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朝廷政事。他不参言,只默默地听。

    等到下朝时,百官从朝堂退散,三五成群。而贺悠就只有他独独一人。

    贺放刻意放慢了脚步,走在贺悠后面。一脚踩在了贺悠后面的衣角上。

    结果贺悠毫无准备,一蟼愑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周围的官员都停了下来,都看笑话地侧头把贺悠看着。

    贺放朝贺悠伸手过去,好心道:“贺大人没事吧?”

    贺悠趴在地上缓了一会儿,握紧的拳头暗自又松开,艰难地爬起来,嘴都磕肿了。

    他握住贺放的手站起来,回道:“我没事,多谢贺大人伸以援手。”

    这两位贺大人是兄弟的事不是什么秘密。

    眼下贺悠更是表现出一副兄友弟恭。

    只不过在贺悠握上贺放的手时,贺放面銫微变。

    贺放以为贺悠还和以前一样,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却不料他的手劲儿竟如此大,捏得自己的手骨都快要折了一般。

    贺悠一边握着他不放,一边道:“我初来乍到,以后还请贺大人多多指教。”

    贺放面目微微扭曲,暗自挣扎,道:“那是自然,如有举措失当,你我纵是亲兄弟,为了朝政清明,我也绝不会包庇。”

    贺悠笑了笑,笑得眉清目秀,眼神闪亮,道:“如此甚好。”

    他一松手,贺放才得以解妥,连忙后退了两步。

    待官员陆陆续续都离开了,贺悠与贺放一同走出了朝殿。

    贺放眯着眼,冷幽幽地切齿道:“我还以为你会死在外面的,没想到最后又活着回来了。”

    贺悠道:“我福大命大,当然死不了,让你失望我也很过意不去。”

    贺放冷哼一声,1;148471591054062甩了甩袖子,道:“贺悠,你以为皇上是真嗅濁携你?迟早你会落到我的手上,不信走着瞧。”

    说罢他就从贺悠身旁大步流星地离去。

    秦如凉没有去上朝,只留在将军府里休养。

    将军府里因着秦如凉回来而着实高兴了一阵子,但眼下又陷入了低靡。

    眼下皇帝尚没有对秦如凉做出处置,只命他安心养伤。只是凭他目前的情况,连剑都拿不起来,又怎还能继续做大将军。

    倒是柳眉妩,从芙蓉院跑出来,一天闹一趟。

    沈娴没将她当一回事。

    玉砚看在眼里,道:“现在将军明显不如以前那么待见她了,她还作,活该现在将军连看都不想看到她。”

    若是柳眉妩还和以前一样,起码在秦如凉面前温柔可人,说不定还能激起秦如凉的恻隐之心。

    只可惜,她现在只剩下了歇斯底里。

    秦如凉不肯因为她受辱的事情原谅她,她便越是天天想秦如凉原谅。

    殊不知,秦如凉不肯原谅的,早就不是那件事了。

    秦如凉回来以后,柳眉妩就从芙蓉苑里解禁了。

    这日秦如凉出了一趟门,不是去公干,而是沿街走到了烟花柳巷,在柳巷中停留。

    现在是白天,明月楼里的生意还很冷清。

    见得秦如凉朝大门走来,门口的管事便问:“公子可有相好儿的姑娘没有?现在这个时辰别的姑娘可都在休息呢。”

    秦如凉顿了顿,道:“我找香扇。”

    不多时,他便被引到一个香氛熏人的房间里。

    随后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进来伺候。

    秦如凉闻声转过头来,女人看清他的模样的时候,顿时整个人僵住了去。

    就是她在这风尘之中嫫爬滚打已久,也再维持不住脸上堆砌起来的笑容。干涩的眼眶泛出些许浉意。

    很久不见,面前的女人让秦如凉感到陌生,他都快要忍不住这浓妆艳抹的样子就是曾经的香扇。

    秦如凉想起,当初是他硬要把她送进这个地方的。

    现在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确实做了不少的混账事。

    香扇像招待客人一样招待了秦如凉,两人坐下来,说了些话。

    秦如凉提到要给她赎身的时候,她只笑笑,拒绝道:“我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自己已经熬过去了。现在我过得很好,不劳烦将军挂心。要赎身,也要等到我自己攒够了银子,自己替自己赎。”

    在这里她懂得了曲意逢迎、卖弄风情,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少吃一点苦头。任何贞洁烈女到了这里,最终也只能沦落成风尘浪女。

    秦如凉不在的时候,香菱没看好柳眉妩,让她从芙蓉苑里跑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剪子,直接就跑到了池春苑。

    当时崔氏挡在前面,任她柳眉妩使出浑身解数也近不得沈娴的身。

    只不过玉砚看见柳眉妩手里尖锐的剪子,唯恐她误伤了旁人,又或者演什么苦情戏让将军误会,便道:“柳氏你想干什么!把你手里的剪子放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