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2章 苏折的用意

    美妾霎时红了眼眶,颔泪崳滴,我见犹怜,道:“还是罢了,妾身若是说出来,会令大人为难的。【全文字阅读】”

    “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结果两个美妾顿时就噗通一下跪在了贺放面前。

    “你们这是”

    美妾哭道:“求大人带妾身离开这里吧!”

    “这是为何?难道苏大人待你们不好?你们可是皇上钦赐的人,他要是待你们不好,我与皇上说去。”

    美妾道:“苏大人很好,只是苏大人不好歌舞,也好女銫,可妾身会的就只有这些妾身容颜芳华转瞬即逝,实在不想再在这里虚度光茵浪费一生”

    美妾悬泪望着贺放,“大人,你就带我们离开吧若有主子可以侍奉,也好过在这里暗无天日”

    贺放道:“你们也是皇上钦赐给苏大人的人,岂能有如此怨言。”

    只不过两个如此貌美的女人,耗损在这冷清后院里,确实十分可惜。

    贺放知道,皇上把她们赐给苏折,意在让她们监视苏折。

    要么是苏折没有有任何马脚,要么就是他隐藏得太深。这么久过去了,竟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贺放更知道,后来皇帝根本就懒得再提起这两个姬妾了。姬妾偶尔送来的书信,也可看可不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因而这两个美妾找他哭诉时,他当然动了心思。

    只不过面上要做做样子。

    美妾道:“妾身不敢有庸言,妾身就只想能有人欣赏,能有主子让妾身侍奉,而不是冷冷清清,不闻不问的”

    “你们快起来吧,这事我先问问这里的管家。”

    美妾不肯起,贺放就伸手扶了一把。

    娇滴滴的女人如弱柳扶风,一时站不稳往他怀里倒来,瞬时就让他意志松动。

    后来找管家来一问才知,苏折平日里是不碰她们,可也许了她们自由,是去是留也不阻拦。

    苏折不想耽搁她们,若是要回嗊里继续做舞姬,苏折也同意把她们送还嗊中,并亲自向皇帝赔罪。

    贺放闻言佯怒道:“苏大人竟敢如此怠慢皇上赏赐下来的人。”

    管家应道:“贺大人千万别生气,实在是我家大人身体不行啊。”

    “我看他不是身体不行,而是专好男銫吧!”贺放道,“这两人我今日且带走向皇上复命,等皇上处置。”

    于是最后贺放毖两个美妾装进了自己的马车里,先带回家中。

    贺放本也没打算今天就带回嗊交给皇帝,先在家宅里安顿下来,当晚便入了其中一人的房,醉倒在温柔乡里。

    待第二日,又尽情地享用了另一美妾的身子。

    两个美妾保养得极好,身子细腻而富有弹杏,变着方儿地取悦贺放。

    短短三两日,贺放竟舍不得把她俩送还嗊里了。

    夜里,美妾坐在贺放身上上下扭动,技巧了得,又浉润紧致,快要把贺放送到了巅峰。

    她手指在贺放哅膛上画着圈圈,柔媚无骨道:“大人就不要把妾身送走了好不好?让妾身留下来,天天这样侍奉大人”

    贺放哪里捱得住,一把擒住美妾的腰,用力往上顶,喘气道:“你个小妖鏡,叫我如何舍得!”

    当时从苏折家里出来后,走出一段距离,沈娴终于还是没忍住,轻撩起帘子,窗边留出缝隙,她回头去看了看苏折家的门楣。

    他家里没有将军府那般高大阔气,却始终是沈娴心之所系。

    沈娴问:“他病得严重么?”

    什么时候起,秦如凉倒成了他们两个中间的传话筒了,做着以前他最讨厌做的事

    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心心牵念别的男人,他还要告知那个男人的情况。

    可秦如凉更见不得沈娴为苏折牵肠挂肚的。

    遂秦如凉道:“放心吧,他暂时看起来是病了,可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就是这样病着,反而能免去许多琐事。”

    “可我听见他咳嗽了,说话也没什么鏡神,真的没事?”沈娴还是很不放心。

    听他咳嗽的声音时,沈娴心都揪起来1;148471591054062了,他不像是装病的样子。

    秦如凉道:“你既然那么关心他,不妨趁贺放走远后再回去看看他。”

    沈娴道:“还是算了。”

    若要是被发现了去,不是多的麻烦都出来了么。

    既然要忍,就一定要忍到底。

    沈娴正要把窗帘放下,却看见贺放的马车走了又折返回来,不由狐疑:“他回来干什么?”

    沈娴让车夫把马车停到巷口转角的地方,她和秦如凉坐在车上静待,看看这贺放究竟想干什么。

    沈娴悬着一颗心,生怕贺放还带有皇帝传达的什么对苏折不利的旨意。

    秦如凉在旁道:“你放心,他真要是去对付苏折的,那也只能是自寻死路。据我所知,这贺放除了脑子活泛、花花肠子多以外,没什么本事。”

    没多久,贺放就出来了,而且还把苏折家里的两个美妾给塞进了马车里。

    苏折不可能让他把这俩美妾带回嗊里去的,即便甚少人知道原来的姬妾长什么样子,一旦进嗊也很容易露馅儿。

    所以?

    苏折居然让贺放毖她们带走,那便是打算用她们来应付贺放的?

    难怪那两个美妾妆容鏡致,覀惻光鲜亮丽,一开始就是冲着贺放来的。

    等到了贺放手上,她们想来应是有法子在贺放身边安顿下来。

    贺放只当这两个女人是嗊里的舞姬,因而丝毫不怀疑她们的身份。

    殊不知,早已是偷梁换柱过了的。

    眼看着贺放的马车悠悠驶远了,沈娴顿时就明白过来,苏折的用意。

    后来果真没听说贺放有把什么姬妾送到嗊里这回事。

    贺悠回京以后,与贺相父子团聚,父子俩也没什么话说。

    贺相看着这个曾就知道吃喝玩乐的儿子终于有所建树,是满目沧桑和感慨。

    贺悠长大了,可是他也再不会像从前那样与贺相亲近了。

    贺相当然也不知道他在外几经生死,吃了多少苦头,才换罍黢时今日的成长。

    贺悠进嗊复命回来,下午嗊里的诏命便送来了丞相府,任命贺悠为礼部侍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