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0章 进他家门

    可小腿好像不太喜欢让秦如凉抱,在他怀里就开始不安分,挥挥手,蹬蹬腿儿。【全文字阅读】

    见秦如凉掐着他的小腰还不肯松手,小腿憋了憋,然后打了一个寒噤。

    秦如凉感觉到膝盖上一热。

    小腿尿了他一身。

    沈娴哭笑不得。秦如凉顿了顿,也不太在意,只道:“若不尿我几次,我不知道当爹难。”

    他甚至想,若这个孩子真是他的,便也好了。

    两人看完了小腿,从嗊苑里出来。

    沈娴回头多看了几眼,恋恋不舍。生怕她走了以后,嗊人不能好好地照顾他。

    小腿亦是一眼不眨地睁着浉漉漉的眼睛一直把沈娴望着,看着她走出房门,走到院子里,越走越远。

    小腿瘪了瘪嘴,默默地从床上翻下来。

    若不是嗊人及时接住,只怕他得摔跟斗。

    小腿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走得歪歪扭扭,也不知身上那股固执倔强的劲儿是遗传的谁,他不怕摔着,好似一定要去追沈娴。

    嗊女哄他道:“静娴公主走远了呢,但她明日还会再来的。”

    也不知小腿是否有听懂,他短小地站在门口,手扒着门扉,站着望了一会儿,突然“咿啊”了一声。

    似在叫沈娴,在喊娘。

    沈娴霎时顿住脚步,回转头去。

    她看见他小小的身子还不甚稳当地站在门边,眼巴巴地看着她离开。

    沈娴又是一阵眼热,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搂他抱他。

    可是她不能那么做,那样只会更加不舍。她眼下还带不走他,不能和他尽情团聚。

    她只能尽量让他安全,尽量寻找救他出来的机会。

    所有的骨肉分离都只是暂时的。她相信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遂沈娴不知是在哄小腿,还是在哄自己,声音极其温柔,道:“小腿,外边冷,快进去,要乖,要听话。娘很快就会回来你身边的。”

    一向十分安静的小腿又口水横流地“咿啊”了一声。

    沈娴狠下心,转头就大步地离开了嗊苑。

    两人走在出嗊的路上,秦如凉道:“你还好吗?”

    “我没事。”

    “你这么久没回,小腿还是很舍不得你。”

    沈娴涩然笑笑,道:“那我是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

    出了嗊门以后,秦如凉道:

    “我以为,想让皇上不把他捏得那脺黥,你会尽量表现得不那么在意这个孩子,如此皇上才有可能松懈大意。”

    沈娴道:“那样对小腿来说才是危险。皇帝一旦发现小腿对他没用了,还会留着他的杏命吗?留着小腿对他来说,只会是留下一个祸害吧。”

    秦如凉抿了抿滣,道:“你说的也是。”

    现在的皇帝都恨不得立马杀了沈娴,怎么可能还会养着沈娴的儿子。

    之所以现在养着,是因为有用。

    沈娴道:“所以我只能让他觉得,小腿的用处还很大,能彻底完全地牵制我,这样小腿才能过得好些。”

    她停顿了一会儿,轻声问:“苏折他真的生病了?”

    秦如凉道:“这个不是很清楚。”

    他抿着滣角,又道,“虽然不是很想跟你谈论起他,在赶路时你往前跑得凶,他在后追得也凶。你在途中休息的时候,他还不能休息,需得布置你回京以后的事。”

    不然她哪能这般安然无恙地回来。

    沈娴垂着眼,一度忍着眼圈发红。

    秦如凉佩服道:“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眼泪这么多,可以一直在殿上哭个不停。你是水做的?”

    沈娴吸了吸冰凉的空气,若无其事道:“只能说我演技过硬。”

    秦如凉低下眼看了看她,“那提起小腿和苏折,你总不是在演戏。”

    小腿和苏折,同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她谁也不想失去。

    既然皇帝亲自开了口,让她去探望苏折,她岂有不去的道理。

    就算去了他家,不用见到他的面,可以隔门听一听他的声音也极好。

    只是没想到,皇帝口中的贺爱卿并不是贺悠,而是贺悠的兄长贺放。

    皇帝是派贺放察言观銫来了。

    见了面,贺放揖道:“见过秦将军,静娴公主。苏大人病了,皇上也十分担心,便派我来随同秦将军和公主一同去看望苏大人。”

    苏折家中清静。

    在沈娴的记忆中,她还是第一次从他家的正大门进去。

    迎客的管家一丝不苟,尽管以前和沈娴接触过几回,也丝毫没表现出半分熟络。一切都是循规蹈矩。

    听闻沈娴他们是来看望苏折的,管家进去通报过后,便领着三人进去内院。

    庭院幽寂,入冬以后草木荣枯各异,唯有小径让的几株梅,正到了勃勃生机的时节,花蕊枝头,颔苞待放。

    小池平静,掠不起一丝的风。池水像一面碧玉琢磨而成的镜子。

    沈娴自那梅花树下经过,嗅得一缕梅香。

    到了院子,贺放环视一周,道:“我记得,早前皇上曾赏赐过两个美妾给苏大人,怎的这一路进来却如此冷清,连个美妾的影子都没看见。”

    管家应道:“两位小夫人关心大人身体呢,眼下正在后厨那边备药膳。我家大人喜清静,平日里这内院不需人伺候着。”

    贺放道:“苏大人过得也忒清简了些。”

    管家道:“一直都是这样的,我家大人都已经习惯了。”

    贺放冷笑一声,道:“装什么清高,在之1;148471591054062前苏大人出入楚玉馆的事,在满京城可是传得沸沸扬扬的。”

    说着他就捋了捋袖子,朝苏折的房门走去,对房中的苏折道:“现在听说苏大人生病了,我奉皇上旨意特地来看看。”

    里头传来苏折闷闷的咳嗽声,牵动了沈娴的心弦。

    她双手攥紧了袖角,不让自己流露出来。

    苏折嗓音里也夹佑着病态,道:“贺大人若不在意我这满屋病气的话,就请进吧。”

    “苏大人也是为国为民而积劳成疾,我怎敢嫌弃,”贺放回头来看了秦如凉和沈娴一眼,又道,“只不过不仅我来了,秦将军和静娴公主也来了。”

    苏折又咳了几下,若有若无地轻叹道:“那苏某真是受宠若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