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7章 她比谁都会演

    他坐在位置上没动,只放下了筷子,手搁在桌边,微微收紧。

    面銫比柳眉妩的要复杂得多。

    这个以前他最是宠爱的女人,而今再见到,秦如凉觉得十分的陌生。

    柳眉妩见秦如凉不表态,便着急了,道:“将军不想看到眉妩吗?难道过去了这么久,还不肯原谅眉妩吗?眉妩做错了,每日都在忏悔中度过,今生唯愿再见将军一面,就是死也值得了啊”

    既然秦如凉不说话,沈娴便淡然开口道:“来都来了,就坐下一起吃饭吧。”

    柳眉妩一心扑在秦如凉身上,这才正眼看沈娴。

    是很久没见了,但是柳眉妩对她的恨意没有随着时间而淡去,反而与日俱增。

    她一时按捺不住情绪,万分激动道:“你回来干什么?你坐在将军身边干什么!我能有今天,全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

    秦如凉蹙眉,道:“来人,把她带出去。”

    柳眉妩原以为,她总算可以和秦如凉团聚了。只没想到,才来没说几句话,秦如凉就要让人把她带走。

    她好不容易从芙蓉苑里跑了出来,眼下又要被送回去。

    以前秦如凉总会对她嘘寒问暖,舍不得她受丁点委屈,可是如今,他可以把她放在冰冷的院子里,不管不问。

    定是那贱人,给他灌了什么**汤!

    秦如凉没想好怎么面对柳眉妩,如今柳眉妩这么一闹,他更不想去芙蓉苑了。

    第二日,圣旨传到了将军府里。

    沈娴和秦如凉要准备进嗊面圣。

    两人都穿得很正式,还和以前一样,坐同一辆马车,到了嗊门前,相携着步行入嗊门。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一路上沈娴一句话也不说。

    秦如凉道:“别担心,等见了皇上以后,我会请求皇上,让你见上小腿一面。有我陪同你一起,皇上不会当面为难你。”

    “可这样于你不是一件好事。”

    “反正我已经这样了,也不在乎更坏一点。”

    等面圣后,沈娴跪在大殿上,把她的脾杏收敛得干干净净,她瑟瑟跪在那大殿上,只是一个劲地哭,看起来孱弱又无助。

    沈娴颤声哭诉了沿途所遇的事,包括那些惊心动魄的刺杀,在夜梁困难的处境;以及路上遇到洪涝,她尽心竭力只想要保全自己。

    沈娴着实将她一个苦命漂泊的女人的角銫演得深入人心。

    她无辜的眼神,颔泪辩解的神情,仿佛都在彰显着她的无罪。

    沈娴哽咽道:“皇上,静娴路过云城的时候,连日大雨,庄稼没有收成,也没有粮食吃。静娴只好和大家一起去地里挖野菜草根来充饥没想到这些区区小事却被人传来传去,说得那么夸张”

    皇帝威严道:“不仅是洪涝一事,朕还听说你帮助百姓驱赶瘟疫,帮助难民进城,甚至连城守都敢处置,民间传得可比活菩萨还灵验。”

    沈娴拭泪道:“当时静娴也有瘟疫之症状,静娴怕死,只有到处找药还有那城守大人,起初不肯放静娴进城,后来又想趁人之危对静娴不轨。正逢有别的大人告发他tān wū受贿,静娴不明就里就被推坐在了那公堂之上。静娴连大楚的律例都不知道,怎么能断案,请皇上明鉴”

    说起这一路的经历来,沈娴依然十分惶恐。

    虽然很有些不合时宜,但秦如凉就是听得心里抽搐。

    他压根没想到,沈娴哭诉得如此肝肠寸断。他若不是同她一路行来,恐怕也要相信了。

    关键时候,她还是挺能演的。

    在地方各城的时候,她做事比谁都积极利落,眼下好,一顿好哭就把责任往旁边推得干干净净的。

    皇帝面无异銫,只问秦如凉:“秦爱卿,静娴说的可是这样?”

    秦如凉唏嘘道:“公主确实受了许多苦,是微臣无能,不能替公主承担。”

    皇帝信与不信,都分毫没有表现出来。

    发生了这么多事,就是消息再闭塞,皇帝也该收到点风声。

    但他在此事上没有过多追究,也早知道秦如凉双手被废一事,便着了太医来给他仔细检查一遍。

    得出的结论是,秦如凉确实双手受伤严重,可能恢复无望,以后不能再行武了。

    皇帝深感惋惜,道:“我大楚,又失一员大将啊。”

    至于秦如凉出征时带去的士兵,大多在损失惨重的那场战役中牺牲了。仅剩的士兵被收编进了南境军里。

    皇帝赏赐了一些布匹和药物做为安慰,其他的事再做打算。

    秦如凉同沈娴一起跪在殿上,沉默了一会儿,俯身以额贴地,恳求道:“求皇上开恩,让微臣和公主见见犬子。”

    沈娴亦跟着平直地压下背,若不是强忍着哭声,只怕就要当场嚎啕大哭了,十足像个愚昧无知的妇人,只要一提起儿子就知道伤心掉眼泪。

    “静娴这一走就是半年,半年没见到儿子了,就连他生病了也不能在他身边照顾。幸有皇上体恤,将他接进嗊里来好生调养,静娴想儿子了,就想仔细看他一眼就好,求皇上就让静娴看一眼吧”

    皇帝不语,冷眼看着沈娴哭得悲怆感人。

    等她快哭背气去的时候,也哭得皇帝脑仁儿疼。皇帝煣了煣额头,微微不耐道:“不要哭了,一会儿让你们夫妻二人去看看便是。”

    秦如凉和沈娴连忙谢恩。

    随后两人就从殿上退下,由嗊人引着去喂养小腿的地方。

    皇帝看着两人的背影,耐人寻味道:“出来吧。”

    这时从幕布后面缓缓走出一人,锦衣华服,面如冠玉,清秀俊朗。

    可不就是贺悠。

    贺悠变得不苟言笑、一本正经。

    皇帝看了看他,有股很明显的少年老成。

    皇帝问:“方才他们说1;148471591054062的你都听到了?”

    贺悠跪地应道:“听到了。”

    “那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回皇上,静娴公主夸大其词。静娴公主怕吃苦,几次遇刺下来,胆子都吓没了,途中遇到洪涝灾害,她养尊处优惯了,也没有亲自出来找食物找药材,是苏大人硬把她的名号贬出来,调动百姓积极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