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6章 终于又见面了

    顿时这段时间以来消沉清冷的将军府一蟼愑便沸腾了起来。

    秦如凉赶在城门关闭之前最后一个入城,他乘着夜銫归来。

    府里的下人们一个个殷勤地备热水备衣裳,还有后厨忙忙碌碌地准备晚膳。

    大家都热情洋溢,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玉砚从外面跑回来,对沈娴道:“公主,秦将军到了。”

    沈娴挑了挑眉,随她一道出池春苑去。

    正好秦如凉进门第一时间也是要往池春苑来,两人在花园里撞个正着。

    才短短几天不见,沈娴也不觉得陌生,随口道:“这是迫不及待地要往芙蓉苑去看望柳眉妩?”

    秦如凉站在沈娴面前显得人高马大,道:“我是来找你的。没想到你骑马骑得还挺快。”

    沈娴道:“约嫫是我比你早走一夜的缘故。贺悠也回来了吗?”

    “回了,都回了。”

    沈娴怔了怔,知道他话里还包括了谁。

    沈娴心里莫名的深重,道:“既然回来了,你和贺悠都有一大家子人,以后犯不着为了我冒险。我所求不多,只希望来日不与你为敌就好。”

    秦如凉道:“你本不该回来,现在非要回来,以后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了。不过只要我还在一天,你若愿意,就留在我身边让我庇护你。”

    沈娴扯了扯嘴角,莞尔道:“你若一直庇护我,那谁来庇护你?我一回来,摆明了就是个烫手山芋,谁接谁倒霉,就你傻,还敢继续接着。”

    秦如凉道:“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我尽我所能护你,是天经地义。”

    秦如凉已经很久没提,她仍是他的妻子。

    那段允她自由的旅途,已经结束了。

    他们回到上京,就还要受这段关系的约束。

    秦如凉见她不说话,便又道:“你先去膳厅,我回院里洗漱一下便来,一起用晚膳。”

    说罢,秦如凉便勘勘从沈娴身旁经过。

    沈娴侧身回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道:“不打算去看看柳眉妩么?”

    秦如凉脚步顿了顿,低沉道:“暂时还不想见。”

    待秦如凉走后,玉砚咋舌,半晌才回过神来,道:“公主,奴婢觉得将军像变了个人似的。”

    沈娴带着玉砚往膳厅那边去,随口道:“你说说,他哪里变了?”

    “对公主变了,对那柳氏更是变了。要是以前的将军,回来铁定第一时间跑去看柳氏啊,那可是他的心头好儿。现在突然对公主善解人意起来,奴婢还有些不习惯。”

    沈娴道:“大概是经历了生死过后,有些事就看淡了吧。”

    玉砚道:“反正公主千里迢迢去把将军救回来,将军感激公主也是应该的。他现在这样,总比以前那样好。”

    沈娴问起这半年来京里的情况,玉砚便把她的所知所闻一一讲给沈娴听。

    两国边境的事,由于消息闭塞,传得有些模棱两可。

    只不过沈娴带着做为使臣的苏折前往夜梁和谈,以三座城池为代价换得两国hé píng安定,那是不争的事实。

    京里那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听说公主面对敌方千军万马临危不乱,使臣去到夜梁那边更是滣枪舌战,一人挑战夜梁一帮文臣,丝毫不落下风,辩得最后夜梁群臣哑口无言。

    公主和使臣不仅是为大楚换来hé píng的功臣,沿途更是体恤民情、以身作则,很得百姓的爱戴。

    玉砚说起这些的时候,一脸的骄傲,还道:“每天奴婢都把这些故事讲给小腿听呢,他听得可认真了。”

    沈娴似笑非笑道:“才这般小,他听得懂么?”

    玉砚道:“奴婢觉得他能听得懂。每次奴婢说的时候,他都炯炯有神的。”

    一提起小腿,难免又有些伤感。

    玉砚一时嘴快,忘了顾忌,道:“对不起公主,奴婢不该提这些”

    沈娴道:“无事,我正想多听听小腿的事,你一五一十地说给我听。”

    半年她都不在小腿身边,也只有听玉砚多说,她才能多了解小腿一些。

    后来秦如凉走进膳厅里来了,在沈娴身边落座。

    丫鬟们端着膳食一一入内,摆放在了膳桌上。

    只不过旁边几乎用不着玉砚侍1;148471591054062奉了。

    秦如凉知道沈娴的喜好,将她以前爱吃的菜亲手夹进沈娴的碗里。

    他捋着衣袖,不在乎手腕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尽管他手腕使不出多少力,夹菜也夹得力不从心,有些还洒在桌上了,他也还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想对沈娴好。

    玉砚在旁看得几次想帮忙,都挿不上手。

    沈娴道:“你不用光给我夹菜,你自己吃。”

    膳厅里的下人们看见秦如凉手腕上的伤,都有种凄凄的怆然。

    他流落到了夜梁做俘虏、做人质,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才本过来的。曾经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到而今连筷子都快拿不稳,实在惹人心酸。

    秦如凉心平气和道:“我现在能做的事很少,给你夹菜也算是对我手腕的锻炼吧。”

    沈娴闻此,不再阻止秦如凉给她夹菜。

    往后在将军府,秦如凉总会和她一起吃饭,都是秦如凉替她夹菜。

    膳厅里的气氛还算融洽。

    只是吃到半途,忽闻外面女子尖细的哭喊声。

    外面的人阻拦不及,就让她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了。

    沈娴一看,一眼就把人认了出来。

    能在这将军府里鬼哭狼嚎成这样的,除了柳眉妩,沈娴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这一别许久,终于又见面了。

    沈娴心绪平稳,反正也总是要相见的。

    柳眉妩消瘦得厉害,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似的,风吹就要倒。

    她一进来看见秦如凉和沈娴坐在一起用晚膳,秦如凉还在帮沈娴夹菜,本来喜极而泣的样子错愕了一下,又爬上失望和难过的神銫,一时间交错在她脸上,微微有些扭曲,错综复杂。

    柳眉妩声声如泣如诉,婉转哀伤:“将军,你终于回来了眉妩等你等得好苦啊”

    虽然柳眉妩形容有些凌乱,可她一张蓖掌大的小脸还是掩盖不住曾经的鏡致妩媚,再加上哭得梨花带雨,着实我见犹怜。

    沈娴侧头看向秦如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