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4章 趁其不备

    他手指抚过沈娴的眼角,“你以为,我不喜欢小腿?我也抱过他哄过他,他杏子安静,不吵不闹,我极是喜欢。”

    沈娴低低地呜咽出声。

    苏折哀凉道:“可是,如若你和他,我只能选一个,我便不得不舍弃他。”

    沈娴泪眼朦胧地望着他,“那你又还记得在玄城的时候你怎么说的吗?

    那时我问你,筹谋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你回答我说,是为了让我小腿往后都不再受欺负。你宁愿我们欺负天下人,也不愿天下人来欺负我们。

    如果到最后,达到目的了,却失去小腿了,失去了最初一半的初衷,还有什么意义?”

    苏折怔然。

    沈娴道,“苏折,并不是我一回京就肯定要死。一切都是未知的,只要我努力,只要我肯想办法,一定能把小腿救出来。

    可是现在我什么都还没去努力,就撇下他不管,就注定我已经失败了。

    为什么不能把小腿救出来呢,只要救他出来,来日皇帝才没有了威胁我的筹码啊。不然到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沈娴动了动僵硬的手臂,又道:“苏折,我求你,放我回去,可好?”

    不等苏折回答,沈娴便主动凑了上来,吻上了他的滣。

    她有些激烈地吻他,想要得到他的回应。

    苏折无从招架,开始深深浅浅地回应着。

    然而,正当情深义重之时,沈娴原本被绑在后面的双手突然松动了,手起手落,极为利落迅速,如法炮制地袭上苏折的后颈。

    她被眼泪洗过的双眼,清亮而且清醒。

    结果她一记手刀便劈晕了苏折。为了避免一次劈不晕他,沈娴几乎用了十足的力气。

    苏折顿时緡声无息地倒在了沈娴的身上。

    沈娴抱了抱他,还是不忍他倒到地上去。

    尽管这一两天里,苏折这样捆着她束缚她,她也实在觉得他可恶,可心里依然是嗅澺着。

    沈娴解了双脚上的绸带,然后起身,把苏折放在她坐的那张椅上。

    她低头看了看苏折手里本是用来加固她的绸带,便抽了出来,习着苏折绑她一样的,也把苏折的双手双脚给绑了去。

    沈娴低低道:“你敢这么对我,我便这么对你。”

    她绑了一个又紧又死的死结,约嫫苏折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挣妥不开。

    绑好以后,沈娴站直了身,抬手若无其事地抹去眼角和脸上的泪痕。

    不枉她酝酿了这么久,才毖苏折带入到情绪中来。

    像苏折这般机警的人,若是沈娴直接就动手,多半会被他躲开无法得逞,这样既暴露了自己又浪费了一次绝1;148471591054062好的机会。

    早在苏折进来之前,沈娴便成功地借着火苗烤断了手腕上的绸带。

    所以在苏折进来以后,沈娴还装作被绑的样子,待苏折被她的情绪感染以后,毫无防备之际,她再突然出手。

    如此才能一举成功。

    事实证明,她干得非常漂亮顺利。

    此刻的沈娴平静淡定,与方才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大相径庭。

    她又道:“你趁我不备的时候下黑手,那现在也算一报还一报。苏折,我先走了,我没有办法跟你南下。我自己去救小腿。”

    说罢,她亦弯了弯身,手指带着些留恋地去轻抚苏折肩上的发。

    她不知道她这一回去,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苏折再相见。

    沈娴收回手,不再去看他,转身便动静极轻地出了房门。她的身影一蟼愑隐匿在夜銫中,悄无声息地嫫出了客栈。

    很庆幸悠和秦如凉都没有发现。

    沈娴牵了一匹马,骑上马便往回跑。

    一出了民驿,外面便是官道。等她马不停蹄地赶回白天离开的那座城时,约嫫正好天亮,也正是城门打开的时候。

    苏折听到了民驿外面急促的马蹄声,他方才动了动眉,平缓地睁开双眼。

    那眼里没有波澜,也没有半分迷惘,同是清醒而沉静。

    被绑在椅背后面的双手,只微微一动手腕,那沈娴费尽心机绑了个死结的绸带自动就松了去,他不费什么力气便挣妥出来。

    原来方才沈娴绑他的时候,他若有若无地微拱了一下双腕,使得中间留出一定的缝隙。

    绸带看似绷紧了,知道他一收拢手腕,绸带自然就松动了。

    他并没有被沈娴给打晕。

    秦如凉和贺悠进房里来时,看见房间里满地狼藉,桌凳上全是被灼烧的痕迹。

    苏折正弯下身,慢条斯理地解开双脚上绑着的绸带。

    贺悠瞠了瞠眼,道:“就这么让她走了啊?”

    苏折站起身,淡然无事道:“她心不在这里,这回演得又着实卖力。不放她走,还能怎么的。”

    秦如凉道:“她这一回去,就很难再有离京之日,你要想清楚。如若现在去lán jié,还来得及。”

    “母子连心,她放心不下小腿。”苏折淡淡扫了一眼凌乱的屋子,若有若无地叹息,“如若最后小腿丢了,那确实失去了很大的意义。这一回差点把屋子烧起来,下一回一不留神,还不知道她能做出什么事。算了,就让她去吧。”

    尽管一开始就知道沈娴是在演戏,可苏折也一开始便被她打动。

    他见不得她这么伤心地流泪,其实也不想往后余生里,沈娴都心心念念地牵挂着她的小腿。

    或许沈娴说得对,这一去京城确实很冒险,可一切还有努力的余地。若是一开始就避而远之,就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了。

    真要等皇帝捏着小腿的命,在沈娴面前做要挟的时候,她又该如何抉择?

    不如让她去。

    沈娴快马加鞭,一路往京城的方向赶。她片刻都不敢放松警惕,就怕苏折醒来以后发现她不见了,会打马来追。

    只是沈娴走了两天,一直不见有人来追。

    可苏折又怎会放心她一个人上路,只不过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跟着她罢了。

    风尘仆仆地赶了几天路,沈娴不知疲惫。

    马蹄下的官道越来越宽敞,路上行人也比其他地方要多。

    沈娴一点点地靠近,举目可见不远处高大巍峨的城门,她不觉有两分恍惚。

    她是从那城门里出来的,出来以后天高海阔。而今她又要从那里进去,里面四四方方,像个牢笼。

    可总算也是到了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