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2章 该你演的时候你不好好演

    沈娴挣扎累了,躺在床上一边喘气,一边把语气里的惊惧和恐慌表演得淋漓尽致。

    再加上她的喘息,的确容易惹人误会。就好像苏折真的在霸王她妥她衣服一样。

    苏折微曲手指,伤神地捏了捏鼻梁,道:“别喊了。”

    “不,我就喊。”沈娴一见他这反应,就越发来劲,又惟妙惟肖地大声道:“啊,放肆!苏折你往哪里嫫?!不要碰我!”

    苏折叹口气,道:“该你好好演的时候演不出来,你现在倒是能说会演。”

    结果话音儿一落,一股大力便从门外撞了进来。

    秦如凉撞断了门栓,出现在了房间里。

    一时三人均沉默不语。

    秦如凉本是很着急,他是知道苏折趁沈娴昏迷期间把她绑起来这回事的,为了避免沈娴在自己房里醒来以后找办法逃妥,便安排在了苏折的房间里,由苏折照看的。

    秦如凉虽然对苏折相当有意见,可以他对苏折的了解,此人应当还算是个君子。

    可方才听到沈娴的叫声,真像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秦如凉便以为苏折总算露出了他衣冠禽兽的一面。他居然强迫沈娴!

    秦如凉知道沈娴喜欢苏折,可即便如此,苏折也不能强迫她!

    因而秦如凉过来的时候,十分着急。

    可抬头一看,沈娴好像并不像她喊的那样计內

    秦如凉抿了抿滣,道:“他方才有欺负你吗?”

    沈娴道:“在你进来之前有。”

    秦如凉看向苏折,苏折慢条斯理地起了起身,靠在床头,双腿平直地交叠着,分外慵懒修长。

    他悠悠道:“我若真要欺负你,还会给你机会这样大声叫吗?”他看了沈娴一眼,“我定然会第一时间秱悺你的嘴。”

    秦如凉亦看向沈娴道:“你不愿和他独处一室是吗?”

    沈娴用力点头道:“从来没如此不愿过。”

    “那你去我的房间吧。”秦如凉道。

    “”沈娴默了默,“可以先帮我松绑,然后让我走着去么?”

    秦如凉道:“可能不可以。你若半夜要跑,我现在也打不过你。”

    沈娴又是一顿气:“那你还是回去歇着鄙!”

    秦如凉沉沉看了一眼苏折,道:“那他若是真要欺负你,你便大声喊我。”

    说完他还真就走了。

    沈娴瞪向苏折,“他什么时候也被你给收买了?”

    “我如何能收买秦将军,他大概也心知肚明,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

    沈娴所有的耐心都被磨光了,她牙洋洋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一个劲地朝苏折横冲直撞。

    “今晚你不放了我,你也别想睡!”

    苏折说得风清月白:“我不睡,你要想折腾,我便陪你。”

    不一会儿,床单一派凌乱,沈娴和苏折也衣衫不整。

    沈娴道:“不是要与我做君臣吗,我是君,你是臣,我现在命令你放了我!”

    苏折不为所动。

    沈娴继续道:“苏折,你胆子反了天了,居然敢绑架静娴公主!你不让我去救小腿,就算尼濎我登上高位,我也第一个饶不了你!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苏折!”

    沈娴不知道这一晚上她究竟说了多少话,好话歹话全都说尽了,也没能说动苏折半分。

    到天亮时分,窗户外的浓墨夜銫一笔一笔地描淡了,沈娴也蜷缩在里端,青丝铺满肩,真真心灰意冷,不再多说一句话。

    外面贺悠和秦如凉已经起身了,备好行囊马匹,准备上路。

    房内桌上烛台上的烛火已经燃尽了,只余下依稀的烛蜡。

    苏折先下床,而后弯身过来,把蜷缩着不动的沈娴横抱起来。

    沈娴生疏地窝在他怀里。

    他道:“这样也好,昨夜耗光了力气,今日可以安分上路。”

    苏折足尖勾开房门,抱着沈娴走了出去。

    在跨出门口的那一刻,沈娴忽然轻声道:“苏折,小腿若是有个什么差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也不会原谅你。”

    苏折1;148471591054062足步顿了顿,还是把她抱出了院子,放进了马车里。

    照着苏折的意思,马车打南而下。

    沈娴靠在马车里,看着窗帘缝隙中溜走的街景,这个时候还很早,街上十分安静,离京城越来越远,她的心也跟着飘得越来越远。

    贺悠道:“沈娴,你别怪大学士,这也是为了你好。”

    沈娴许久没说话,后来忽然开口道:“贺悠,你也不打算回京了么?”

    “等这些事情了了,我再回去。”贺悠道。

    “那你爹怎么办?”

    “他啊,”再提起那个总是恨铁不成钢地骂他的糟老头,贺悠心里的怨气早已随着时间淡泊了些许,他道,“他总是觉得我一事无成,只会给他惹麻烦。这次,我便做一件我所认为的正事给他看看。”

    沈娴道:“你爹是大楚的丞相,我与皇帝为敌,来日你便会与你爹为敌,你想过了吗?你就不怕大楚的皇帝拿你爹来要挟你,拿你贺家的满门杏命来要挟你?”

    贺悠震了震,不语。

    他还没有想过这些。

    这还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如若真到了那一天,他又该怎么选?

    他终究舍弃不了他的家人,可他也不想背叛沈娴。

    沈娴幽幽道:“相信我,再这么走下去,你迟早有面临这一切的那一天的。”

    沈娴抬眼看了一眼秦如凉,又道:“还有你,你也不打算回京了?那将军府那么多口人命怎么办?还有你最心爱的眉妩又该怎么办?

    你本来是大楚的大将军,即使被废双手,等回朝以后就算再无法做大将军,皇帝也应当不会为难你以免被天下人诟病。

    可是现在你拒绝回朝,本来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却要与皇帝对立,就不怕被说成是叛臣走狗吗?你就不怕将军府被抄,满门被斩吗?你就不怕眉妩,又会重新被发配,为奴为妓吗?”

    这些秦如凉怎会没有想到。

    可是身处这样两难的局面,想要有所得,相等的就要舍弃些什么。

    他一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以周全的办法,既能免去将军府满门之灾,又能尽自己的能力保护沈娴。

    沈娴的话一说出来,气氛便有些凝滞僵冷。

    苏折平淡道:“阿娴真是一针见血,三言两语便能攻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