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3章 动人的情话

    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总是奋不顾身地在保护她,哪艂愒己遍体鳞伤。哪怕他自己才从阎王殿回来,第一个想着的总是她。

    沈娴不知心里多怕,苏折来不及道别,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

    那么留下她一个人,等着一个根本不会回来的人,有什么意义?

    他可以为了她的安危独自把她留下,可是沈娴不能。

    她不想丢下苏折。不想再像上次在夜梁那样让他用自己的命给她撑起一方天地。

    她想和他一起,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一起。

    沈娴在山洞里对自己自言自语细细地说:“若是没有你,我自己活着,反正也是无趣。”

    她把山洞门口枯枝全部拂开,这回没有听苏折的,她自己跑了出来。

    黑暗中辩不清方向,她只有靠一路走一路听。

    感官被打开,沈娴凝着心神,前所未有的清晰敏锐。

    她循着打斗的声音往前走,像浑身戒备的猫,脚步放得极其轻稳。

    冰冷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

    黑影在树林间飞快地晃动。

    脚下的路被挡了去,沈娴踢了踢,应是一具尸体。鲜血淌出来,很快就被雪给凝固。

    沈娴蹲下身,嫫到了尸体手上的剑,捡了起来,紧握在自己手中。

    她虽看不清苏折的模样,可是这么多shā shǒu围攻一个人,她便知道苏折在哪里。

    刀剑无眼,苏折腹背受敌。

    血腥味很浓重,沈娴不知道苏折有没有受伤。但是她却看见,在苏折顾及不暇的空当,有shā shǒu往他背后狠狠划下一剑。

    沈娴什么都忘了,她只知道凭着身体本能飞奔上前,在那shā shǒu的剑来不及落在苏折身上之前,一剑透穿shā shǒu的身体。

    那致命一击直穿心脏,手段利落而狠辣。

    苏折回头时,看见沈娴把剑抽出来,迎面就发疯地往围攻苏折的shā shǒu攻去。

    顾不上说话,两人后背相贴,奋勇杀敌,配合得天衣无缝。

    她剑法凌乱而又变幻莫测,她的武功是苏折交给她的,希望她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护自己。

    可不仅仅是保护自己,她也想,她能够在苏折需要的时候也保护一下苏折。

    看见shā shǒu对付苏折一个人的时候,沈娴心里被愤怒所填满,她恨不得把这些想要伤害他的人千刀万剐。

    在愤怒之下,杀戮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的。可以让沈娴越战越勇,忘记了流血和疼痛。

    十余个shā shǒu,一个一个地倒下。

    到最后,善凐四溢的林间慢慢消停了下来,沉沉连一丝风都没有。

    只剩蟼愵后一个shā shǒu,沈娴和苏折同时出手,一人一剑封喉,一人一剑穿腹。

    苏折剑气扫过,直接掀了shā shǒu的脑袋。而沈娴横剑把shā shǒu拦腰斩断。

    不可谓不残忍。

    苏折侧身看着气息起伏的沈娴,低低地问:“不是说好了,在山洞里等我,为什么又出来了。”

    沈娴道:“你有你想保护的人,我也有我想保护的,我不阻止你,你也别阻止我。”

    顿了顿,她嗓音有些哑,又道:“你若回不来,是想让我等你到天荒地老吗。倒不如,我随你下黄泉,去寻你。”

    苏折怔愣。

    树林里到处都是激烈打斗的痕迹。剑痕斑驳地落在常青松柏的树干上。

    然而,就在苏折愣神时,他背后有一棵松树,因受到剑气的重创,猝不及防地朝苏折倒来。

    沈娴也没看清怎么回事,只见张牙舞爪的黑影如鬼影似的,顷刻从头顶压了下来。

    她当即扑了过去,一蟼愑把苏折扑倒在地。与此同时,黑影一股脑全压了下来,伴随着积雪四溅,全压在沈娴的身上。

    片刻的沉默,静得仿佛只能听见彼此的嗅濜声。

    “阿娴”

    沈娴反应过来,顿抽一口凉气。

    原来是树倒下来了。

    这松针够尖的,扎在她后背上感觉似扎穿了她身上的厚衣服。

    这树干压在她的肩头上,也不是很重,还能承受。

    沈娴有些脑热,和他紧贴的心口也1;148471591054062是滚烫的,她埋头在苏折的颈窝里,喃喃道:“没事,就是有雪突然钻进我脖子里的,凉得我打了个寒战。”

    她抱着他的头,“苏折,你还好吗?”

    “我还好。”

    “那就好,幸我来了。方才我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人在你背后举刀想要杀你,我吓坏了。”

    沈娴轻声道:“苏折,以后你若是再留下我一个人,没有意义。”

    “我不奢求我有能力像你保护我一样来保护你,我只想我能努力一点,也可以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护你一二。”

    她细细地对他说,“为什么我要希望你是一个好人呢?好人不长命的。还是坏点好,坏一点能活得更久。

    以后不用担心我会怪你,会讨厌你,你尽管坏,就算是世上最大堅大恶之人,你苏折也依然是我沈娴心中所爱。”

    苏折抬手,握着满是尖细叶子的松树树干,从沈娴的肩上移开。

    他后来有些怔忪道:“阿娴,你何时学会了说这般动人的情话。”

    沈娴抬了抬头,看着他有些发亮的双眼,又靠近去吻了吻,涩然笑道:“动人么,其实我早在心里演练很久了。只是一直较真着别扭着,不愿说出来给你听。”

    她从地上爬起来,见苏折还躺在地上没动,便朝他伸手过去。

    苏折握着她的手起身,顺势将她擒入怀中,“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沈娴拍了拍他后背上的雪渍,道:“我也可以保护你的感觉,同样也很好。”

    天还没亮,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下山比上山更困难,也不知后面还有没有追兵,苏折和沈娴便回到先前的那个石洞中。

    苏折靠坐在洞壁上,沈娴把枯枝又搬来遮住洞口。

    她坐回到苏折身边,道:“天亮之前我们先在这里将就一下吧,等到了明天再下山去找他们。”

    沈娴等了一会儿,见苏折没应,便轻声问:“苏折,你睡着了吗?”

    话音儿一落,沈娴才察觉不对。

    到了洞里,血腥味比先前更浓烈了。

    沈娴声音有些抖:“苏折你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