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0章 今年冬天来得格外早

    “你这个样子,连我都骗不过,等回京以后,如何能骗过所有人。【全文字阅读】”秦如凉顿了顿,又问,“沈娴,你真的还要回京?”

    “要回的,小腿还在京里,我不可能丢下他不管。”

    这一走就快要半年了。小腿已经一岁多了吧,沈娴时常在脑海里想象着他一岁多的模样。

    越是靠近京城,她的心境就越是复杂,还带着一点计內。

    若不是小腿还在将军府里,沈娴再也不想回到京城去。可是她又不能不回,要是她不回去,皇帝一定会第一时间拿1;148471591054062小腿做把柄的。

    小腿身边就只有玉砚和二娘,她们很有可能应付不过来。

    关于小腿的身世,秦如凉一直心存疑虑。

    起初他以为小腿和连青舟的孩子。可是如今看来,苏折筹谋策划到如斯地步,他自己爱着沈娴,又怎可能让别人来染指她。

    因为在秦如凉觉得,苏折一直是一个独占杏极度强烈的人。

    现在提起小腿,秦如凉崳言又止,终究还是什么也没问。

    秦如凉只道:“你应该很清楚,他应该也很清楚,这个时候你不适合回去。若是硬要在你和小腿之间选一个,我也很想知道,他会选哪一个。”

    沈娴没多想秦如凉话里的意思,因为这时正好苏折回来了。

    沈娴的视线和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楼下大堂的客栈门口那里去。

    苏折一身黑衣,翩然从大门走了进来。他似注意到了沈娴的视线,才走两步便冷不防抬起头来,眉目修长深邃如墨,与沈娴撞个正着。

    苏折上楼时道:“今夜且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城门打开时,我们便直接出城。”

    “这么急?”

    苏折看了看沈娴,眼神略深,“京里来了人,恐怕来者不善。”

    皇帝坐不住了,他比沈娴还着急。

    沈娴若是执意不肯回京,皇帝必然让她再也回不了京。

    既然无法把沈娴死死掌控在手里,大楚皇帝就是与北夏闹僵,也绝不允许沈娴逍遥在外。

    况且现在沈娴还在外,虽然之前没能杀死她成功地嫁祸给夜梁,可如今若是她半途出了什么意外,皇帝也完全可以推妥责任。

    所以苏折说来者不善时,就丝毫不能放松大意。

    沈娴道:“反正也是要回京的,不如光明正大地回,他们反而不能动手脚。”

    苏折却拒绝道:“这样一来,也就让皇上彻底掌握了你的行踪,更加是冒险。”

    秦如凉什么也没说,却似乎从苏折的话里听出了他早已做好的决定。

    眼下才入冬,没想到夜里奇寒。

    等第二天天不亮起来,一推开门,冷空气直往房里钻。北方滇濎比南方是要更寒冷一些,而且冬季也更漫长一些。

    出了客栈沈娴才发现,天空里竟飘起了细碎的雪。

    点点斑驳的雪花落在了地上,转瞬即逝。

    苏折备好了几匹马,马儿粗哼着呵出白銫水汽,马蹄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他手里挽着缰绳,抬头看了看天,意味深长道:“今年冬天来得格外早。上马吧,该走了。”

    这个时候,这座城都还没来得及苏醒。

    城门开启的时间比较早,也有稀稀疏疏的行人赶着出城。

    城门悠悠沉沉地打开时,城外同样有行人赶着进城。

    只是没想到,这个时辰赶着进城的人还不少。

    除了普通百姓,后面还有一支马队,粗略数过去大概有十余人之多。

    马队上人个个也是着平凡布衣,可是看那骑马的姿势,还有面上平肃内敛的神情,眼神不经意透着股锐利劲儿,绝非普通的马队商旅之人。

    苏折骑马走在前面,沈娴和秦如凉、贺悠三人紧随其后。

    他们也都是经过乔装打扮的,换了覀惻发型,还往脸上贴了胡子,目不斜视、从容不迫地与那支马队错身而过。

    任谁看见四个胡子拉茬的男人,也不会和静娴公主联系起来。

    就快要完全错开时,那马队为首的男子突然回过头看了几人的背影一眼,约莫是没发现什么端倪,于是又调头带着自己的人进城了。

    四人不紧不慢地骑着马走出了老远,路上气氛压抑得慌。

    雪还在稀稀疏疏地下,道路两旁渐渐被染上了一抹白,是雪还来不及化。

    还是贺悠先憋不住开口道:“现在可以说话了么?我这胡子真的很扎人!扎得我嘴巴疼!”

    不等几人答应,他就一把撕了胡子,揭了帽子,长出一口气,“真是憋死我了。一蟼愑穿这么厚,还觉得有些热。”

    沈娴何尝不是扎得慌。她还是第一次接触这古代的胡子,不知是用黑猪毛还是什么做的,硬得不行。

    秦如凉看了看沈娴道:“你也撕了吧,他尚且觉得扎,就更别说你了。”

    沈娴的皮肤是几人里最嫩的了,胡子黏得紧,撕下来时跟连皮扯下似的,痛得她呲了呲嘴。

    苏折回头看她时,见她整个下巴都被胡子扎红了。

    只不过沈娴不像贺悠那样觉得热,这布衣是随便套在她裙子外面的,眼下正值下雪,刚好可以给她遮挡风雪。

    秦如凉道:“方才那群人不简单。”

    苏折眯了眯眼,看向茫茫前方,道:“我们抓紧赶路吧。”

    于是四人不耽搁,快马加鞭地在官道上飞驰而过。

    等那批人进城以后,并没有发现沈娴他们的踪迹。

    后来为首的又带着手下策马奔出城,在城外的路边发现了贺悠随手丢下的胡子。

    他抬起鹰利的眸子,沉声令道:“追!”

    这一快马跑起来,路上就没有停歇过。唯恐耽搁一点时间,就会被那些人给追上来。

    眼看到了傍晚时候了,要尽快找个地方落脚。

    苏折带着他们偏离了官道,下马步行,在山间小道行走了起来。

    如若继续走官道,那些人迟早会追上来。

    苏折没打算在这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条路走到黑。

    他必须要与对方迂回,最好让对方一路追回京城才发现他们根本没回京。

    只不过如果对方擅长追踪的话,可能还没到京就会发现他们没在官道上。

    天黑之前,四人来到山脚下落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